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现代都市 > 全集阅读爱有深浅

全集阅读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爱有深浅》,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舒听澜卓禹安,由作者“山谷君”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等妈妈好了出院,等她在工作上能够独挡一面,等她内心更强大了,或许,可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再给卓禹安一个机会。她骗不了自己,她对卓禹安不止是好感,即便她没有表现出来。过了一会儿,传来卓禹安有规律的呼吸声,抱着她,竟然睡着了。舒听澜轻轻拿开他的手,帮他脱了袜子,解开衬衫的袖口与领口,看他睡得安稳,她才回自己的卧室。卓禹安是半夜被渴醒的,醒来一瞬间,看到......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6 2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阅读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爱有深浅》,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舒听澜卓禹安,由作者“山谷君”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等妈妈好了出院,等她在工作上能够独挡一面,等她内心更强大了,或许,可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再给卓禹安一个机会。她骗不了自己,她对卓禹安不止是好感,即便她没有表现出来。过了一会儿,传来卓禹安有规律的呼吸声,抱着她,竟然睡着了。舒听澜轻轻拿开他的手,帮他脱了袜子,解开衬衫的袖口与领口,看他睡得安稳,她才回自己的卧室。卓禹安是半夜被渴醒的,醒来一瞬间,看到......

《全集阅读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他伸手拉住了舒听澜,紧紧地拽着她的手,舒听澜想挣脱都挣脱不开:


“做什么?”

她跌坐在沙发旁,四目近距离的对视着。

“舒听澜,不要接受周铭,不要谈恋爱。”

语气已近哀求,穷途末路了。他没有醉,此时的心像山涧的水一样清明,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别的男人怀里呢。

“听澜,再等等我。”

这是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想说的话,白日在公司听到周铭在追她,没人知道他的心有多慌。

舒听澜想推开他,却推不动,任由他抱着,一身的酒气与他身上原本的味道相融合,竟然一点也不难闻。

她忽然感到很难过,鼻尖有点酸酸的,在卓禹安的问题上,是她一直没有勇气面对,一直在逃。

就这一刻,她忽然想,再等等吧,等妈妈好了出院,等她在工作上能够独挡一面,等她内心更强大了,或许,可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再给卓禹安一个机会。

她骗不了自己,她对卓禹安不止是好感,即便她没有表现出来。

过了一会儿,传来卓禹安有规律的呼吸声,抱着她,竟然睡着了。舒听澜轻轻拿开他的手,帮他脱了袜子,解开衬衫的袖口与领口,看他睡得安稳,她才回自己的卧室。

卓禹安是半夜被渴醒的,醒来一瞬间,看到自己竟然在舒听澜的家中,记忆涌上来,心里不由发热,至少舒听澜并不是完全不理他。

醒来便睡不着了,一身的酒气也难受,蹑手蹑脚到客厅的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再躺回沙发上,静耳倾听着主卧的声音。

舒听澜并没有睡着,她一直在桌边忙工作。客厅里他的动静,她从开始就听见了,但是没有出去,因为无话可说,更不想在深夜与他独处。

隔着一扇门,各自清醒。

卓禹安第二天很早起来就离开了,怕见到舒听澜会舍不得走。

舒听澜最近每天熬到很晚才睡,一天也就睡两三个小时,经常是踩着点去上班。

今天本来就起晚了,在地铁时,又忽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舒小姐,您来一趟医院。”

医生声音很严肃。

舒听澜现在只要听到医生的声音,心就会咯噔一跳,再听这语气,她手都抖。也不敢多问,急忙换乘地铁往医院赶去。

卓禹安与温简开了一个上午的产品研发会,下午还有个厂商的会要开,所以中午便与温简在员工餐厅随便吃点。

两人用完餐,并肩准备往外走,还未走出员工餐厅,便见到舒听澜朝温简走过来。从未见过这样的舒听澜,全身紧绷,眼神充满怒意,直直看着温简走过来。

“温简,你到底对我妈妈说了什么?”

“你还是不是人啊?”

舒听澜满腔悲怆与怒火,大步朝温简冲过来,伸手就要打温简,不是冲动,而是这一巴掌,她忍了很多年,今天,忍无可忍。

那一刹那,她是歇斯底里的,完全看不见员工餐厅的其他人,眼中只有对温简的恨。

啪...的一声传来,她眼冒金星。

然而,她不仅没有打到温简,自己的脸反而火辣辣的疼。那清脆的啪声,是从她的脸上传来的。

温简先她一步出手,打了她。

而她刚才举起的手,此时被卓禹安紧紧拽住了手腕。

随着脸疼,手腕疼,她慢慢回过神来,看向旁边的卓禹安。

所以,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温简打?



“你恨温简?为什么?她很多年没回国。”


言语里,已是偏袒温简,颇有点她无理取闹的意思。

舒听澜抬着下巴看他,眼中的光渐渐暗了,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

答案很明显,她于他不过是有一丝好感的睡友,温简是陪了他多年,一起打天下的战友亦或者有更深的关系。傻子才选她吧。

“舒听澜,你与温简如果有误会或者矛盾,告诉我前因后果,我帮你处理好吗?”

“不必了,我累了想休息,你请便。”

她不想跟任何人讲她与温简的关系。说她父亲搞外遇了,还有一个私生女?而她与母亲像个傻子一样以为父亲是位好老公好爸爸?甚至帮着父亲照顾她们?

在她与温简的吵架中,被父亲逼着的每一次退让,每一次道歉,都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画面。她从小没有温简的圆滑与世故,即便她说了,人们也一定会说:

“那是上一代的恩怨,温简也是受害者,她没有错。你该大度一点接受这个与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卓禹安会例外吗?

当然不会。

舒听澜真的好累了,合衣躺在床上,心里庆幸妈妈住院了,看不到温简,不必再受刺激。父亲死了,这些事啊,便没有了可宣泄的地方,连问都无从问起,把他挫骨扬灰又有何用?压在心里久而久之便成了疾病。倘若他没有死,你可以骂他是畜生,骂他是渣男,可以折磨得他生不如死,把所有伤害都加倍还回去,至少能宣泄一些。

可惜他死了,死在舒听澜的面前。

那天高考完,她参加高中毕业聚会,从KTV通宵回来,刚走进小区的中心,一个不明物体伴随着沉闷的落地声,砸在了她的面前。

她被吓傻了,顿住脚步,只见一汩汩的鲜血蔓延到她白色的帆布鞋,白色帆布鞋渐渐染成了红色。

地上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人是她的父亲,她以为是做梦,一直站着不动,等着梦醒,梦醒了就好了。

围观的人涌上来

救护车呼啸的声音传来

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

她依旧是一动不动,很多天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直到灵堂前,温简母女的到来,她才感觉到心痛。

没有人知道,父亲是死在她的面前,没有人知道那双血红的白色帆布鞋再也洗不干净,永远带着红褐色。

此时的她,全身都冷极了,双手紧紧抓着被单,不停地发抖,周边全是血,全是血。

“舒听澜...”

“舒听澜...”

有人在喊她,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她蓦然睁眼,看到了一脸焦急的卓禹安。

“你发高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她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连发丝都是湿的,人却发起了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没有力气。温简像是一个开关,把过去的厄梦打开,全部朝她涌了过来。

卓禹安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抱起她送医院进急诊,她也无力反抗,很累,全身都无力,脑子也是浑浑噩噩的。

急诊走了一遍,除了发烧没有任何问题,大约是受了刺激,身体的应激反应。卓禹安执意给她安排住院,找了一间VIP病房,输液退烧,镇定剂,她终于一夜无梦沉沉睡着。

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体有些虚之外,已无任何异常。卓禹安趴在她的病床前睡着,听到她的动静,他猛然清醒,第一时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不过在这上了三年高中。”


“舒听澜,这三年对我意义非凡。”

舒听澜似懂非懂地点头,卓禹安笑

“你呀,没心没肺,不会懂。”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她没心没肺了,像是骂她,但又态度温柔。所以她到底哪里没心没肺?

两人打了车回酒店,即便是周末,也没有真正能完全休息的时候,舒听澜的邮箱里有好几封邮件等待她回,卓禹安的手机似乎也没断过。酒店的书房很大,两人各据一方处理事情。

舒听澜的邮件,实际白天她都有看,因为不是紧急的事,所以她留到现在才出来。卓禹安那边似乎就比较忙了,并不是他所说的无事。

先是陆阔打来的,没用免提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他惊呼的声音

“你去栖宁了?”

“嗯。”

“你他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我也去啊。我家程晨最近没出差,一直在栖宁。”

舒听澜听着翻白眼,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程晨了,还要脸吗?

“有事吗?没事挂了。”

“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森洲?要不我现在去栖宁找你,顺便叫上舒听澜一起去,明天我们四人可以重游栖宁,寻找一下当年的感觉。”

“没空,回头再说。”卓禹安毫不留情地挂了陆阔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手机又响,只听他的声音沉沉地叫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Jane?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产品设计师?

两人主要是针对周一要发布的新品做最后一轮的确定。

“我已与王岩做过最后的确认没任何问题,Jane,放轻松。”

“是的,周一的发布会由我主讲。”

“可以,你春节后回来也行,我这边已让人安排好你的住处。”

“收购进展很顺利。”

舒听澜能听出卓禹安与这位产品设计师关系很好,因为他即便是在与对方谈公事,但是很放松,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都是下班后的闲散状态。

等他挂了电话,舒听澜的邮件也处理完了。

“是卓远科技那位鼎鼎大名的产品设计师Jane?”

“是,等她回国,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

“要喝点酒吗?”他忽然邀请她。

“好。”

两人走出书房到吧台。

卓禹安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只给她倒了一点点

“尝尝。”

舒听澜对酒没有研究,轻抿了一口,尝不出好坏,只觉得有甘甜有回味,比林之侽带她喝的劣质红酒口感好很多,又轻抿了一小口,笑眯眯看着卓禹安道,

“好喝。”

卓禹安也笑,喝了一小口,转身看着窗外的夜景。他是调气氛的高手,整个套房的灯调成暖色调,音响里流淌着低低的音乐声,他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舒听澜,身后的窗外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与万家灯火。

舒听澜喝了一点酒,坐在吧台处,与他对视着,目光交织,只觉眼前的男人很帅很有味道,自己被卷进了他的眼里。

忽然想起粉店老板娘的话:“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想到她的话,她心跳得飞快,加上喝了酒,只觉得耳根开始发烧,脸在发烫。

卓禹安真的喜欢她?在高中的时候?她正胡思乱想着,卓禹安站在窗边,朝她伸手

“过来。”

她听话挪过去,还差一步远,他长手一伸,就把她捞进怀里,低头开始吻,迫切地,毫无章法地吻。



“想圈养我?”她状似开玩笑。


“可以吗?”

“不可以。”

他们从单纯的睡友关系发展到现在有了心的羁绊,但谁也没有开口捅破这层窗户纸,即便洛洵洲此时邀请她搬过来住,但始终没有明确两人的身份。

乔雨澜猜不透他的心思,是继续当睡友?还是发展成男女朋友?他不说,乔雨澜亦是在权衡利弊而不说。

洛洵洲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继续抱了她一会儿才回客厅。这套房子还没有任何家具,今晚没法住人,所以两人又驱车回乔雨澜的住所。

这么一来一回,已是凌晨两点,乔雨澜累得倒头就睡,但架不住洛洵洲折腾,又陪他疯了一次,真正入睡已是凌晨四点,两人相拥而眠,直到日上三竿才醒。

冬日正午的阳光太暖了,暖暖地照在床上,床上的人慵懒地躺着,近距离四目相对许久,

“乔雨澜,新年快乐。”跨年时他已经说过,现在是大年初一。

“新年快乐。”

彼此说完,不由笑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乔雨澜问。

“去慧苑寺如何?”他沉思了一会后给的建议。

慧苑寺在森洲市的慧山上,是综合类的寺庙,据说不管是求事业,求姻缘,求子嗣,求平安都很灵验。

“你还信这个?”乔雨澜不可思议,他可是走在科技前沿的人。

“嗯,信。”他点头,声音犹如下了蛊,让人沉溺在里面。

“你想求什么?”乔雨澜不由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已经应有尽有的,还有需要求的吗?

洛洵洲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淡淡地笑了笑:

“起来走。”

“好。”

洛洵洲非常少见地穿了一身运动装,带上棒球帽,与平日严肃的西装模样判若两人,有另一种充满活力的气质。乔雨澜亦是,穿了一套灰色偏黑的运动装,运动鞋是橘红色,梳着马尾,亦是青春张扬。

洛洵洲发现乔雨澜这一点小小的癖好,她鞋柜里所有的鞋都是红色,各种各样的红。

驱车很快就到了慧山,慧苑寺在山顶,因为是大年初一,很多人,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洛洵洲转了好几圈,才找到车位。

停好车,他拿包,包里有保温杯还有水果小零食等,乔雨澜空手走。乍一看,倒是跟旁边那些小情侣们一模一样。

只不过乔雨澜还是觉得异样,他是洛洵洲啊,走在科技的最前沿,怎么会相信这些?再说他此时的形象,完全没有在公司或者演讲台上傲视群雄的模样,此时温柔、平和,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孩。

乔雨澜平日运动得少,爬到半山腰时,已累得走不动了。

“前边有个凉亭,我们去那休息。”洛洵洲一路哄着她往前走。

“走不动了,你先上去,不要管我。”乔雨澜赖着不走,她多年不爬山,爬这一会儿已经快喘不过气了,白皙的脸已通红。

“上来,我背你。”洛洵洲蹲在她的面前。

“不要。”她可不想丢人,这山道上的人不少。

“是背还是抱?你自己选。”他不容拒绝。

“背!”乔雨澜慢悠悠爬上他的背。

路过的几个年轻的男孩女孩见此,都发出哇的羡慕声。

男孩子们佩服洛洵洲的体力,女孩子们羡慕乔雨澜的幸福。在一路关注之下,乔雨澜把脸越埋越低,直到埋进他的颈部。

好在前边的凉亭很快就到了,她马上从他背上跳下来。洛洵洲从包里拿出保温杯递给乔雨澜:“喝点水。”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作成绩,还有一个需要常年住院的精神病母亲。她拿什么跟温简比?但凡季忱骁不傻,也不会选择她。


这些话,她只敢藏在心里,连对林之侽都不敢提起,否则一定会被她揪着耳朵骂她没用。

她是真的没用。

林之侽陪同温简去华桉市见候选人,对于温简打什么主意,她心里门儿清,不就是以为她是季忱骁的正牌女友,所以想单独会会她吗?

反正她就是个假的绯闻女友,对温简无惧无畏,底气十足很放松,上了飞机全程呼呼大睡,下了飞机入驻酒店之后,才仔细看了看温简提供的候选人简历。

傻眼了,全英文简历,她还勉强能看懂,但是简历后半部分的所有项目经历,10个单词有9个都是与什么智能计算啊,量子算法等相关的极其专业的术语。

每一个字母都认识,但每个单词犹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完全看不懂。

其实她作为猎头,不懂这些专业术语倒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把候选人的工作经历,大概的项目经历了解即可,再说了,见面时可以具体再谈吧。

温简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看了眼林之侽紧皱的眉头,挑了挑眉,大概是诧异林之侽的英文水平。解释道:

“抱歉,Brian是华侨,从小在国外长大,中文水平有限。”

林之侽在心里骂温简,这是什么凡尔赛的水平?

这是中文水平弱的问题?

这份简历涉及到的专业内容,就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看着也费劲啊!

林之侽心里骂了180句,皮笑肉不笑看向温简,语气谦逊得不得了

“是的呢,温总,这些专业名词啊,我有很多不懂,你要是有空能帮我翻译一下吗?这样我明天跟Brian沟通时比较方便。”

不懂就是不懂,总比装懂强吧?

温简好像更诧异了,正色道

:“林经理,你是卓远科技聘请的猎头顾问,对卓远的每项技术,都应该了如指掌才是,否则怎么有能力帮助我们找到合适的人选呢?卓远科技是外资企业,英文熟练是最基础的,况且Brian的简历虽然专业术语很多,但这些词语,在卓远科技日常中,并不少见。你不该觉得陌生。”

哦,原来在这等着她呢。绕了一大圈,就是想找个理由,光明正大的批评她,打压她。

林之侽继续皮笑肉不笑,礼貌谦逊地道

:“温总说得对。我呢当初是卓总亲自介绍进来的,卓总当时就与卓远科技的HRD有过共识,我只负责管理岗位的猎聘工作,例如这次需要沟通的职业经理人傅慎逸。具体的技术岗位,HRD说过了,一直是温总你选定的海外顾问公司在负责。她说了,技术岗位,没人比温总专业。这次跟温总来华桉市见工程师,说明温总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学习,我非常感谢,一定会努力向温总学习。”

她把季忱骁摆出来,在夸温简的同时,又把自己的职责划分得清清楚楚的,简而言之就是,技术岗本就不是她负责,看不懂这些专业名词与她无关。

温简被她回复得哑口无言,只道

:“当然,我很愿意帮你。也希望你们做猎头的,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类型的岗位里,多学习,多接触别的岗位,努力提升自己。”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谁啊?”

几位同事纷纷看向嘉佳,只有谢锦澜没动。自从上次栖宁的食品项目,嘉佳甩锅给她后,她便从不与嘉佳主动来往。谢锦澜愿意接受公平竞争,但绝不接受小人行径,所以平日与嘉佳只公事公办,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嘉佳聊天很会渲染气氛,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她引起,连周铭也抬头看她。

嘉佳拿着手机在大家眼前一晃,开心地说道

“卓远科技的卓总,他竟然也会坐地铁。”

办公室一阵哗然,周瑾瑜现在是他们并购组重点开发的客户,一举一动都牵动他们的心。

“不可能吧,他什么身份?会坐地铁?”

“你是不是看错了?”

大家质疑嘉佳。

“千真万确就是他,我还偷拍了几张他的照片,你们看。”

“好帅啊。”

“连背影都这么帅!”

关注的重心瞬间偏离,尤其行政与前台的小女孩双眼冒星星,几位律师倒是稳重没凑热闹。

谢锦澜原本完全不想听这些没用的八卦新闻,但是一提到周瑾瑜,地铁等字眼,她内心便焦灼起来,一时不确定,嘉佳是在地铁车厢里就看到了周瑾瑜还是在地铁出口看到的。

她与周瑾瑜现在这样纯粹睡友的关系,她绝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连林之侽,她都没敢说。

“咦?前面那个是不是听澜?”前台小女孩眼尖地发现,在地铁出口处,周瑾瑜前面一米远的是谢锦澜。

谢锦澜心一沉,以为是车厢里的照片。在车厢里,她与周瑾瑜虽全程无交流,但周瑾瑜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在外人看来,关系亲密。

“对啊,听澜只顾着走路,错过了身后的大佬。我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听见。好遗憾,否则你们见面,卓总或许就想起来,你们是高中同学呢。”嘉佳语带讽刺。

在大厅办公的几位律师听到这句话,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都对谢锦澜之前自告奋勇要联系卓总的事记忆犹新。

“嘉佳,别忘了你是律师,偷拍别人照片的行为涉嫌侵犯隐z私,尤其对方还是卓总。”一旁的周铭忽然严厉批评了一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给谢锦澜解围。

嘉佳一愣:“我现在删了,周律师好严肃,开个玩笑而已”

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周铭是并购组里除了肖主任以外,最有资历的律师,而且极有可能会升为合伙人,别看他平日大大咧咧,严厉起来,气势十足,嘉佳也不敢多话。

好在大家都开始忙碌,因为更严厉的肖主任也来上班了,一手拎着笔记本包,一手还拉着一个小的行李箱像是要出差,一走进办公室便命令道:

“大家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大会议室开会。”

并购组的同事,有一部分都在外出差,这会儿办公室里也就十几人,肖主任办事雷厉风行,会议时,快速过了一遍大家手中的项目,几个遇到困难的项目,她三言两语就帮底下的律师理清思路。谢锦澜十分佩服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高密度高质量地输出,非常人能及。

会议最后,肖主任特意安排了谢锦澜的工作,主要负责收集卓远科技的相关资料。

“我要出国半个月左右,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先问周律师,或者给我发邮件。”

“好的,肖主任。”

肖主任手中有不少项目,又是几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几乎常年都在出差,这次突然出国,又不知是因为哪个项目。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三人全程没有交流,直到看到从前面款款走来的林之侽,经过他们的身边,朝会议室的谢锦澜走去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所以卓总闹了这么一大出,就是帮女朋友林之侽的闺蜜找个公道?

这也太假公济私了;

这也太不周瑾瑜了;

这也太宠了吧?

“他这次是来真的?”王岩眼神询问旁边的温简。

“我怎么知道?”

温简脸色很难看,认识周瑾瑜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如此没有理智过。他一向把生活与工作分得很清楚。

后面林之侽挽着谢锦澜的手从会议室里出来,两人低声交谈

“我早跟你说了,嘉佳这种人,你就不该忍,从栖宁回来那一次,你就该直接把她掐死,也不至于等到今天又被陷害一次。”

“我知道了。”谢锦澜吧,虽不至于睚眦必报,但也真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栖宁食品项目时,她是第一次接项目,自身难保,所以选择隐忍,不给肖主任留下坏印象。这次文件丢失的问题,她不是不管,只是在找时机,想不到周瑾瑜先替她解决了。

“你知道个屁,就知道被人欺负,这次要不是周瑾瑜帮你,我看你又要背黑锅了。”

两人说着话,从温简,王岩身边经过。林之侽笑嘻嘻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继续挽着谢锦澜往前走。她也是听到风声,说谢锦澜闯祸了,卓总正在会议室大发雷霆,她急匆匆赶来救场,想不到已经解决。

“你们工作这么闲吗?”温简在她们身后问。她看不惯上班时间闲散着走路,瞎聊天的人 。

林之侽与谢锦澜同时停下脚步,转身看她。

林之侽指了指自己,反问

:“你说我们?”

谢锦澜则是更不给面子,直接回复

:“我们不是卓远科技的员工呢。”

言外之意,就是你管不着。

温简在职场何曾被人这样怼过?一向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想不到林之侽与谢锦澜会当众给她难堪。

见她被她们怼,旁边的王岩看不下去了,先开口道:

“林经理,舒律师,两位既然在卓远科技办公,就该遵守卓远科技的规章制度。你们作为合作方,连我们公司最基本的规章制度都无法遵守的话,很难让我相信你们工作的能力。这是职场,不是你们的交友场。”王岩很少这样声色俱厉说话,可见是真的生气了。在卓远科技,还没人敢这么跟温简说话。

“算了,走吧。”温简之后看也不看林之侽与谢锦澜一眼,率先离开,只留下一个爽利的背影。

王岩与她并肩离开。

“你呀,有时候太能忍。在卓远科技,没有人能爬到你头上去。”王岩依然是义愤填膺。他说的很清楚,即使对方是周瑾瑜的女朋友也不行。

他们三个人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就不相信周瑾瑜真的能这样色令智昏。温简是谁?林之侽又算得了什么?

“他就是回国拓展市场,压力比较大,加上林之侽性格开朗放得开,一时的放松而已。孰轻孰重,他知道。”王岩当然是知道温简对周瑾瑜的感情,这么多年的相处,都看在眼里。

“他最近变化很大。”温简说着。她原以为周瑾瑜也只是为了放松找个女伴而已,不会走心。但她不傻,周瑾瑜最近对她颇多回避,见面只谈公事,私事缄口不提。把彼此的界线画得清清楚楚。

如此一来,她便想好好会一会这个林之侽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铭私下对乔雨澜说:

“肖主任这次算是踢到硬骨头了,洛洵洲深藏不露,至今不表态,几家律所争得头破血流。”

“他们法务部门也得了他的真传,保密得很,连招标时间都不肯透露,搞得大家都跟无头苍蝇一样。”

乔雨澜问:“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以前别的项目,都怎么争取到合作的呢?”

“我们在大部分企业的律师库里,有项目会直接找我们参与竞标,还有一些是客户介绍客户。但是卓远科技入驻国内才两年,没有律师库,加上他们的法务本身也很强,向外合作的机会很少。这次的收购案,标的金额太有吸引力了,除了国内的红圈所在争取,还有几家境外知名律所。肖主任若是能拿下这个项目,是她事业的又一个里程碑的记录。”周铭很耐心地跟乔雨澜解释。

乔雨澜与洛洵洲虽有两次亲密的关系,但对他这个人完全是陌生不了解的,所以她再也不敢随意开口去争取机会,免得自取其辱。

周铭又说:“不过也不用太泄气,咱们肖主任毕竟是肖主任,她当初特意跑去栖宁认识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卓远科技被竞争对手窃取的概念产品,是王岩与设计师jane一起研发出来的,现在他们正在打官司,肖主任是这个官司的代理律师,卓远科技的总部在国外,肖主任这次是与洛洵洲一起出国。”

乔雨澜震惊了,不得不佩服肖主任的手段。她这是“曲线救国”,不直接去谈并购案的项目,而是先从小案子做起,只要得到王岩与法务的信任,才有机会得到洛洵洲的信任。

当初她们听到卓远科技概念产品被盗一事,只是当个新闻来听,听后就忘。而肖主任已经找到突破口,特意去栖宁帮忙王岩的机器人大赛,布局好了这一切。

“跟着肖主任好好学吧,你只要学得七成,以后也大有发展。肖主任当初没让你跟我,要亲自带你是对的。”周铭语重心长。

“你身上有很多好的潜质,有韧性,办事细心周到。咱们这一行,专业知识是敲门砖,但能否长远发展,靠的是努力,细心,责任感。这几个词很简单,但能真正做到的很少。”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乔雨澜有点无所适从,只能点点头,虚心道

“周老师,我会努力。”

“你知道当初面试时,肖主任为什么从一堆比你优秀的人里选了你吗?”

乔雨澜摇头,这也是她一直很好奇的问题。当初面试完,她觉得自己大概率不会被录用。

“一是因为你的外型突出,二是面试时,你很稳,话不多,但句句都在点上,三是你的简历做得非常简洁,甚至完美,不管是排版还是格式字体,甚至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错。我们每天大量的工作就是给客户写报告,所以这点至关重要。”

原来如此。

因为周铭的一番话,在律所一直不太有自信的乔雨澜,找回了一点自信。

“周老师,谢谢你啊。”她真心的,来律所大半年,周铭对她一直很照顾。

“怎么谢?”

“请您吃饭,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择日不如撞日,就中午吧,对面茶餐厅。”周铭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时间,完全没有问乔雨澜是否有时间。

乔雨澜其实中午约了林之侽吃饭,也在对面的那家茶餐厅,如此,只能对不起林之侽了,毕竟闺蜜就是拿来欺负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飞机上时,肖主任已大致概括了一下项目的进展,这次的工作主要由她跟嘉佳负责,而肖主任则作为后方支持以及最后审核工作。寓意很明确,这次放手让她们做,各凭本事,公平竞争。

下了车入住酒店时,嘉佳挽着舒听澜的胳膊,笑嘻嘻地说:

“听澜是栖宁人,对这里一定比我熟,那这几天,我们的饮食还有交通安排就麻烦你负责了。”

“好。”舒听澜应下这份差事。心里又怎会不懂嘉佳是给她一个下马威?以订餐订交通的杂事,直接定义了她此次出差的作用,负责后勤。偏偏嘉佳说的真心真意,她若拒绝了反而显得自己太过于计较。

这次出差,只有一周,时间紧,任务重

她们到了酒店稍作休整之后,便马不停蹄按计划开展工作,先与肖主任去了目标公司,见了相关负责人,就尽职调查清单里的内容有疑义的部分重点沟通。

嘉佳主动争取了与目标公司对接的工作,主要负责目标公司业务,往来合同等的审核,而舒听澜主要负责资质的审核,跑工商,跑税务等地核对基础资料。

两人的工作分配,表面看似没有区别,都是尽调的重要部分,但真正有含金量的工作,是属于嘉佳负责的部分。

肖主任是工作狂,尤其出差在外,更是争分夺秒一刻也不浪费,三人从目标公司回酒店房间忙到夜里十点,舒听澜与嘉佳主要埋头苦写尽调报告。舒听澜因为接的任务少,加上原来企业法务的经验,所以写文件类的工作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与程序在脑海里,并且因为严谨的作风,文档上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未错,很顺利写完,交给肖主任时,她难得点头

“可以,没事的话,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起来。”

“好。”

舒听澜看到肖主任的电脑正在查卓远科技的资料,肖主任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食品项目她只负责把关,一心想着卓远科技并购的案子。肖主任工作雷厉风行,自信满满,很少有见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可见卓远科技的案子不好攻坚。

嘉佳也把自己写完的文件发给肖主任看,舒听澜关门的刹那,如她所料,房内传来肖主任怒斥的声音:

“这个问题还要我强调多少遍?这些文档,不要从网上下载,不要从网上下载,你自己没脑子吗?别总给我看这些垃圾浪费彼此的时间。”

嘉佳态度极好,满口认错,接受批评。舒听澜无意帮助嘉佳,既然是她自己揽下的活,自己承担责任。

栖宁好像总有下不完的雨,不分季节,不分时间,已是深秋,淅淅沥沥的雨下得让人心情也湿漉漉的。

从肖主任那出来之后,舒听澜并未回自己房间,而是沿着酒店外的那条街漫无目的走着,多年没回这座城市,一回来,阴雨,空气,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曾经的家楼下。她家临街,小时候推开窗,就能听见楼下早餐店熙攘的人声,或者深夜吃宵夜的嘈杂声。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奈何洛芸烟今天心无杂念,加上睡前运动过量,难得睡得昏沉,始终没有出来开门。林之侽也累了,在房门口睡意渐渐袭来,迷迷糊糊里,感觉房门开了,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到了沙发上,动作虽不粗暴,但也算不上温和。

她只以为是做梦呢,直到第二天,被渴醒,才发现自己确实睡在沙发上。

她这人,喝醉归喝醉,但记忆不会断片儿,昨晚在客厅,她似乎看到地上有凌乱的衣服?而且她家小舒舒还反常地锁了卧室的门,昨晚喝醉没细想,这会儿清醒过来,她似乎闻到“奸z情”的味道,顿时笑得暧昧,直勾勾盯着卧室的门看,倒是要看看是何方妖孽有本事收了她家小舒舒。

她很兴奋,是一种正室来捉小三,捉.奸在床,证据确凿的兴奋。

她披着洛芸烟放在沙发上的毛毯,披头散发,盘着腿,正对着主卧的门,犹如禅定。

卧室里有脚步声朝门口走来。

“哼,你们今天谁也别想逃出我的掌心。”她得意地想着。

直到,卧室的门开了,一道明亮的光线照出来,宋凌煊一身休闲服逆着光走出来,高大,慵懒,帅得惨绝人寰...

原本抱着戏谑心态想好好敲打敲打男人的林之侽看到宋凌煊的刹那,震惊了,两眼瞪着,嘴巴毫不夸张地张成了O型,犹如中风十级患者,嗯嗯呀呀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僵硬,身体僵硬,眼神也僵硬地看着宋凌煊逆光走出卧室的门,淡然看一眼沙发上的她,然后直接无视她,走向了厨房。

相较于宋凌煊的冷漠无视,紧随其后出来的洛芸烟看到林之侽,完全不同了。

她的震惊程度不比林之侽少。

林之侽终于回神,惊叫一声。

卧槽,卧槽...一叠声的脏话。

洛芸烟则是脸红到了耳后根,被林之侽抓了一个现行,犹如早恋被家长撞见。

“你不解释解释?”林之侽上下打量她,愤怒了。倒不是因为洛芸烟跟别人睡了,而是因为对方是宋凌煊,她们三人相处过几次,她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这对她情感博主的专业能力是个致命打击。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洛芸烟也放弃解释了。

“所以,你所说的睡友就是他?”

“是的。”她如实回答。

林之侽听完她的回答更生气了

“洛芸烟,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林之侽恨铁不成钢。

“我当初以为就一次,所以没跟你说。我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要觉得他不行,那我以后不让他来就是了。”洛芸烟在这方面,绝对相信林之侽看人的能力,林之侽要是觉得宋凌煊不行,那就是真的不行。

林之侽气吐血

“我是说你脑子进水了,这样优质的男人,你不发展成男朋友,反而发展成了睡友?你的小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洛芸烟刚想开口辩解几句,

“你闭嘴!”林之侽懒得再听。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眼角余光开始寻找宋凌煊的身影,结果...见到宋凌煊正在厨房的背影,她再度震惊,结结巴巴地问洛芸烟

“他...他在干嘛?”

“做早餐啊,他厨艺不错。”

林之侽再次想爆粗口,忍住了。因为宋凌煊已从厨房出来,喊她们

“吃早餐。”

林之侽立即换了一副面孔,笑容和煦走向厨房,身后跟着耷拉着脑袋像做错事的洛芸烟。林之侽是人精,眼下洛芸烟与宋凌煊的关系已然如此,她便也不再追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