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现代都市 > 精选全文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

精选全文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文章原创作者为“夏声声”,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定了……呜呜呜】许氏心里也明白,这段时日倒也强忍着心绪,好好坐月子。陆远泽,一次也不曾归家。她的心,越发冷。“满月宴的日子,可定好了?”许氏养了段时日,总算恢复了些元气。“定好了,已经去德善堂和侯爷都送了消息。只是,老夫人好似皱着眉头,想要改期。”映雪回道。“满月后,小小姐就跟长开了似的,真好看。奴婢就......

主角:陆朝朝陆远泽   更新:2024-04-03 1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全文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朝朝陆远泽,文章原创作者为“夏声声”,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定了……呜呜呜】许氏心里也明白,这段时日倒也强忍着心绪,好好坐月子。陆远泽,一次也不曾归家。她的心,越发冷。“满月宴的日子,可定好了?”许氏养了段时日,总算恢复了些元气。“定好了,已经去德善堂和侯爷都送了消息。只是,老夫人好似皱着眉头,想要改期。”映雪回道。“满月后,小小姐就跟长开了似的,真好看。奴婢就......

《精选全文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精彩片段

《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由夏声声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穿越、团宠、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这本书最新章节第275章 葬身蛇口,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目前已写572303字,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古代言情、穿越、团宠、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团宠、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作者,我恨你!😡为什么不完本再发😭害我现在时刻惦记着,觉睡不好,饭吃不香,不喝茶,工作做不好,是不是来看看更新没😭😭😭😭😭😭😭😭😭😭😭😭😭😭😭😭😭😭😭😭😭

作者大大加油,一个看小说每次都只看一半的我居然把这个看完了,现在坐等作者大大更新了[害羞]

后面越写越不好看,恶意卖萌,剧情尴尬

热门章节

第154章 朝朝拔剑

第155章 解元报喜

第156章 报错喜

第157章 痛打落水狗

第158章 妾永远是妾

作品试读


登枝也想起了此事。

此刻呆愣着半响回不过神来。

大老爷教了许氏,许氏教了……陆远泽!

“夫人,会模仿字迹之人众多,或许,是误会。”登枝语气干涩。

此事许氏没有证据,她仅仅是因着听了朝朝的心声,心底有所猜测。

许氏红肿着眼眶,沙哑着声音道:“去拿个火盆来,不要惊动任何人。”她心跳如雷。

真的是他吗?

是她背弃一切的枕边人陷害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当年是他陆远泽,亲自来求娶自己的!

许氏双眼赤红,俨然气狠了。

她从一进府,陆远泽就让她去书房教写字,他到底,有没有真心待过自己?

当时只觉得温馨,此刻,她却通体冰凉。

他一句在许家感到压抑,自己十八年不曾回家。

也不曾与娘家联系。

娘家送来的各种节礼,她都不曾打开过!

就连,她怀孕时孕吐,母亲送来的酸梅子,她都不敢要!

许氏只觉得自己被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困住,压得她心底喘不过气来。

仿佛置身于一片谎言之中,一步走错,便会粉身碎骨。

【漂亮娘亲,别害怕,朝朝会帮你的,朝朝爱你,mua哇……】

许氏一低头,便瞧见小女儿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撅起嘴想要吧唧她。

【我为我娘举大旗,看谁敢与她为敌】

【冲哇,娘亲!】

许氏心口的压抑散了几分,她何德何能,会得来这么个宝贝。

她没忍住,抱起陆朝朝便在脸上亲了一口。

许氏抹了把泪,将孩子放下。

将灯油倒在木雕上,再点了一把火,放进火盆里。

眼睁睁看着木雕燃尽,烧的只剩一层灰,许氏才缓缓松了口气。

“夫人先去洗漱吧,您还在坐月子呢,便经常哭,又出了一身冷汗。”登枝也心疼夫人,这两日几乎颠覆了所有的一切。

许氏只觉浑身都乏力,全身跟散了架似的。

也知晓自己身子吃不消。

“让人去看看砚书,别让人欺负了去。”许氏每天都要去看长子,这两日起不来床,才停下。

“奴婢每日都去敲打了下人,您放心。”

许氏叹了口气,眉心总萦绕着几丝愁绪。

【娘亲,你现在可不能垮下呀,你若垮了,咱们就死定了……呜呜呜】

许氏心里也明白,这段时日倒也强忍着心绪,好好坐月子。

陆远泽,一次也不曾归家。

她的心,越发冷。

“满月宴的日子,可定好了?”许氏养了段时日,总算恢复了些元气。

“定好了,已经去德善堂和侯爷都送了消息。只是,老夫人好似皱着眉头,想要改期。”映雪回道。

“满月后,小小姐就跟长开了似的,真好看。奴婢就没见过谁家孩子,有小小姐这般好看。”映雪不由感叹。

上天对小小姐真偏爱。

许氏怜爱的摸着女儿的脸。

老夫人和老爷,月子里再没来看过她。

老夫人,知道外室生了吗?

他们去看外面那个孽种了吗?

对孽种疼的如珠如宝,对她的朝朝不闻不问。只派了嬷嬷送了些贺礼,都是些看不上眼的东西。

好在,她会给女儿百分百的爱。

正说着,便听得门外来报,老夫人身边的林嬷嬷来了。

登枝亲自将林嬷嬷迎了进来,林嬷嬷面上带笑,看着是个和善人。

“夫人,老太太近段时日身子不适,侯爷朝中也忙碌。这满月宴,不如改个日子?”

“不如等百日再办?”林嬷嬷面上满是笃定,夫人一直大度和善,定会同意的。这些年,早就拿捏惯了。

【哼,骗子骗子!爹爹想去参加陆景瑶的满月宴,娘亲不要被骗了!】

许氏呼吸微滞。

这一切,老夫人知道吗?

“麻烦嬷嬷回禀母亲。”

“我啊,只得朝朝这么一个女儿,断然不能委屈了她。早些日子,便让人请了长公主来给孩子添福,只怕到时候不好回绝。”

林嬷嬷愣了愣,这还是第一次被夫人拒绝。

有些不适应。

可听得长公主,顿时眼睛微亮。

长公主是陛下唯一的妹妹,婚后多年无子,陛下一直心疼她。

忠勇侯府若能与长公主结交,对侯爷自然百利而无一害。

“奴婢便回去禀报老夫人,想来老夫人也能撑一撑的。”林嬷嬷用脚丫子想,都猜到老夫人会同意。

只是,老夫人和侯爷已经答应要去那边,只怕要食言了。

她瞥了一眼摇篮中的婴儿。

这一看便惊了。

胖乎乎的小奶娃,那手臂跟藕节似的,唇红齿白的模样,只怕谁见了都心喜。

比外面那个生的好。

林嬷嬷回去不过半个时辰,便差人来回,老夫人同意了。

夜里。

许久不曾归家的侯爷也回来了。

语气还有些幽怨。

“你怎么将日子定在了三月初六,那日……”那日是景瑶的满月宴啊。

“侯爷一月未归,回来就指责我,芸娘只是想替夫君谋划,特意请了长公主过府,怎么就成坏事了呢?”许氏捏着手绢抹泪。

“我们夫妻一体,只是想帮衬侯爷。这么多年来,我是什么人?侯爷还不清楚?”

“便是撑着病体,都要孝顺婆母,照顾小姑子,进门十几年,芸娘可有胡闹过?”

陆远泽面上有些尴尬。

表妹再温柔,可惜家世不如许氏。

“芸娘,我哪有埋怨你的意思。你我少年夫妻,你最懂我,也最体贴我。”陆远泽不由哄着她。

“那三月初六,侯爷可一定要回来啊。大哥,可能也会赶回京。”许氏依偎在他怀里,闻得他身上浅浅的,不属于自己的香味,心如刀割。

她这些年与娘家断了联系,很少提及长兄。

陆远泽当即应下。

【完了完了,许家就是三月初六被搜出巫蛊之物的。哎呀呀,我要劈死这群坏东西……】陆朝朝龇着没牙的嘴直瞪眼。

“这次大哥回来,又该升迁了吧?”陆远泽沉声问道,眼底闪过一抹憎恶。

许氏笑了笑:“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大哥在边关做官,边关坚信又多战乱,都是拿命换回来的升迁。。”

“咱们朝朝是个有福气的。听说,北边连年大旱,眼瞅着要逃荒呢,朝朝出生那日就下雨了。”许氏有些欢喜,那日还在侯府门口散了不少喜糖。

陆远泽眉头微微一佻,轻轻应了一声。

只是眼神看向门外,不知在想什么。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许氏眉眼淡淡,若是以前,只怕她早已诚惶诚恐的反思,早已卑微的去认错。

如今陆远泽还想压迫她,怕是想屁吃。

她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行了,不回便不回吧,咱们正好过个清静节日。”许氏明白,今儿中秋,是团圆的日子。

那裴姣姣自然会想法子,将陆远泽留在那边。

陆远泽为了给她难堪,为了让她认错,自然顺势留下。

她会难堪?

登枝委屈的双眼冒泪,夫人是正室,是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嫡妻。如今,侯爷竟然陪外室过中秋!这是欺辱夫人!

“登枝,你要明白,我所求,早已不是他的真心。”而是,带着儿女全身而退。

他越嚣张妄为,越肆意,才能将他推下地狱。

中秋夜,府内没有侯爷,没有老夫人。

可众人却只觉轻松。

许氏甚至让人在凉亭支了个桌子,桌上摆满了肥美的螃蟹,炉子上温着热酒,精美的各色糕点。

她喜爱吃蟹。

但老太太不喜蟹味儿,她已经十七年不曾吃过了。

陆元宵每日放学,都会去大哥院里温书。此刻他抱着朝朝又去寻了大哥。

大哥坐在轮椅上,短短两个月,大哥便丰腴了一圈,甚至隐隐能看出当初的风华。

他的手,已经能慢慢抬起来。

但他不曾告诉任何人。

“朝朝来了?快来大哥抱。”陆砚书不爱笑,有些淡漠,可每每见到朝朝,总会融化寒冰。

呜呜呜,朝朝好想放灯。放孔明灯,放花灯,朝朝也好想玩儿……陆朝朝趴在哥哥怀里,一脸控诉。

陆元宵挠了挠头:“自从上次我把妹妹偷出去后,娘看得越发严。”

陆砚书瞪了他一眼。

若妹妹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大哥备下了花灯,大哥带你去湖里放花灯可好?”大哥笑眯眯的,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

眉眼如画,俊美清隽,若不是坐在轮椅上,只怕能引得全城姑娘尖叫。

陆朝朝小脑袋瓜使劲儿点着全天下最最好的大哥,如果能给朝朝画个观音菩萨的天灯就好啦……

天上有各种孔明灯,朝朝要放个与众不同的,放个菩萨灯,一定很有趣。

陆朝朝心里嘀咕着。

大哥带她放完花灯,便让人拿出了笔墨纸砚。

残疾后,他再未握过笔,这是第一次。

“大哥最擅长画佛像,今日,为朝朝画一幅菩萨画像吧。”他直接提笔,在灯上作画。

小厮欢喜的眼里冒泪花,大公子真正活过来了!!

陆砚书的手不能长时间提笔,一幅菩萨画像,一直到天色全黑才画完。

等上完色,已是夜里。

陆朝朝手舞足蹈,胖乎乎的手腕上,铃铛不断的响动。

“点……点……灯等……”发音不清晰,只能隐约吐出几个字。

她看向大哥的眼神满是惊叹。

真的好厉害!

大哥画的菩萨,眉目慈祥,仿佛在静观世人,就像一座真正的菩萨。

陆砚书听得妹妹心底的震惊,不由露出一丝浅笑。

陆元宵拿着一根蜡烛,点上菩萨灯的灯芯。

灯芯点燃的那一刻,菩萨好似被注入了灵魂,整个人都充斥着佛光,悲天悯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陆元宵后退一步,甚至不敢直视。

他几乎有种跪下参拜的念头。

传言大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果然……

只要有他的存在,便能盖下所有光辉。

陆朝朝仰头坐在大哥怀里,小嘴哇哇的惊叹。

菩萨灯一点点飞上空中,汇入万千孔明灯中。

孔明灯泛着幽幽的白光,漂浮于天地之间。


许家人退出了御书房。

许时芸死死的咬着唇,才克制自己没有哭出来。

“爹爹,大哥,你们受苦了。”她红着眼睛,几乎不敢去看父兄的眼睛。

十八年啊,她拒绝娘家十八年了!

许意霆被冤枉没哭,全家下狱没哭,此刻瞧见妹妹耷拉着脑袋喊自己,差点猛男落泪。

他抬了抬手,声音干涩:“别哭,刚出月子,哭了以后眼睛疼。”

他们寻了个僻静的地儿,也没提许家被冤枉之事。

“这便是朝朝吧?”许意霆偷偷爬墙看过她,长得真好看。这就是他想象中的女儿啊。

许氏急忙擦了眼泪:“对,爹爹,大哥,这是朝朝。”

“出生四十天。还是个奶娃娃呢。”

【外祖父……】

【大舅舅……】略带奶音的声音在两人耳边炸开。

炸的老祖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果然老了,都幻听了!!

许老太爷曾为帝师,位极人臣,乃当朝太傅。

早已致仕养老,如今许家靠许意霆在朝堂上走动。许意霆今年四十,便坐到了正二品的位置,一跃成为京城的香饽饽。

原本以为要以命相搏,保全许家,却不想还一步登天,荣登二品!

此刻两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襁褓。

陆朝朝也极其给面子,咧着没牙的嘴,牙龈全都露了出来。

【命定的结局,外祖父要撞死在御书房,大舅舅一人挑起全家罪责,斩首示众。】

【真好,外祖父活着,大舅舅也活着……】

【大舅舅还升官啦。】

两个大男人眼皮子直跳。

老太爷,他打算以死明志,没告诉任何人。

许意霆,他打算一人扛起罪责,也没告诉任何人。

两人的眼光落在婴儿身上。

【只可惜,我外祖母要死啦。本就年迈,又在牢中磋磨一回,整日提心吊胆,怕是快撑不住了。】

许氏猛地一跳。

还未说话,便听得父兄道:“你母亲和族中长辈还在牢中,我先将她们接出来。妹妹……”

“我明日便登门。今日长公主要见朝朝,妹妹便不与哥哥去接母亲了。”许氏抹了把泪,她只觉为了陆元宵与娘家断绝关系,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我来之前带了大夫,你带大夫同去吧。”

许意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妹妹今日有备而来。

可此刻来不及深究,他看了眼朝朝,便带着老父亲匆匆离去。

许氏寻了个小太监,给了些银子,找了个地方梳洗一番,便随着嬷嬷去了坤宁宫。

许氏尚在闺中时,便与长公主有些情分,在坤宁宫也混了个脸熟。

“许夫人,还望多劝解公主几分。”嬷嬷叹了口气。

“她与驸马成婚十几年,至今无子。让驸马挑个通房,或是妾室,生下孩子养在身边,也算有后啊。”即便贵为公主,膝下无子,也是备受煎熬的。

小朝朝想起满月时的温柔妇人,她子女宫黯淡,确实是无子无女的命。

许氏没应声,她知道长公主有多期待有个自己的孩子。

进了殿内,长公主的哭声才稍稍压抑着停下。

“快将孩子抱上来,她啊,回来三日便惦记了三日。快给哀家看看,到底多好看的女娃。”许氏刚刚拜下去,太后便开口赐座。

太后见长公主哭的厉害,有意转移话题。

哪知陆朝朝抱上来,她就愣住了。

“这孩子眉心一抹红,可是涂染上色?”她摸了摸陆朝朝眉心的那抹红点。

许氏行完礼,浅浅笑了一声回禀太后:“太后娘娘,这刚满月的孩子,哪能给她点红啊。这孩子,眉心生来一抹红,臣妾见了也颇为惊异。”

“这孩子眉心一抹红,反倒瞧着有些悲天悯人的模样。这模样,生的可真好。”太后见了都忍不住取下长甲,朝着陆朝朝伸了伸手。

小胖墩能吃能喝,长得圆滚滚胖乎乎的,又被打扮的浑身喜气,看着便让人心痒痒。

陆朝朝挥舞着小肉手,便扑了上去。

“哎哟,小心娘娘。”许氏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

小胖墩可不轻。

太后刚被奶香糊了一脸,就被小家伙吧唧一口,啃在了她脸上。

许氏吓得面色剧变,噗通一声跪下。

【我亲到了世界上最高贵的女人mua……】

许氏差点晕过去。

太后笑的合不拢嘴,上了年纪的老人,最喜欢孩子的亲近。

民间一直有传闻,孩子见了老人哭泣,那老人必定有灾。若孩子欢喜,老人便是有福。太后威严,平日里谁见了她不战战兢兢,如今出现一个陆朝朝。

可把她欢喜的眉开眼笑。

“不碍事不碍事,哀家无事。”

连长公主都忘了哭泣,红肿着一双眼睛抬头看过去。

“这便是儿臣的梦中闺女啊。”她对孩子的所有幻想,陆朝朝占齐了。

她怎么甘心把驸马送给通房,怎么甘心养妾室的孩子,这是在她心上剜肉啊。

长公主又要哭了。

“你啊,就放宽心。若生下孩子,便去母留子,养在跟前与亲生没有两样。”

“哀家知晓你与驸马伉俪情深,可你膝下无子,驸马又能等你多少年?”这几年,驸马越发等不及了,与公主闹好几次。

小朝朝趴在太后怀里,眼珠子滴流滴流的看着长公主。

长公主心如死灰,哀哀的问道:“你也觉得姑姑生不了吗?”她看着小朝朝,呢喃的问道。

或许,母后是对的。

驸马已经给了她十几年机会。

“啊,啊啊……”细嫩的奶音响起,她看着长公主,嘴巴啊啊急切的叫个不停。

【生生生!生孩子多简单,回去我就给你赐个孩子,你想男孩女孩儿?】她撅着个嘴巴,仿佛说个不停。

许氏眼皮子狂跳。

她这闺女,生气的时候能用雷劈人,还能给人赐孩子??

她想制止,可长公主偏偏问道:“你说我生不了?”

话音刚落,小家伙双手费力的叉腰,小脸憋得通红,朝她喷口水。

舌头咕噜咕噜个不停,口水都飞出来了。

长公主有些惊异,又试探着问道“你说姑姑能生?”她疯了,竟然问两个月的孩子!

让她更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小奶娃口水不吐了,咧着嘴笑到了后脑勺,胖手手疯狂的鼓掌,拍的啪嗒啪嗒作响。

长公主欢喜的直乐:“母后,朝朝都说我能生!”

“再,再给儿臣三个月吧!”

“三个月后,若儿臣依然没怀孕,便……便给他纳妾。一切都依母后做主!”长公主定了心思,跪在太后脚下。

她知道,这次是她婆婆进宫求了太后恩典。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小说《穿书被读心,炮灰家族因我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