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现代都市 > 长篇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

长篇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

冰糖车厘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夏墨傅哲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冰糖车厘子”,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的丈夫。“夏墨,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陆铭气急,扶着夏墨坐下,想要和傅哲动手。“墨墨……我不是故意的,甜甜她怀孕了。”傅哲显然也有些慌,想要解释。夏墨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刚才的一瞬间,对傅哲彻底死心了。宋甜甜怀孕了,傅哲这么着急赶来是怕她对宋甜甜动手吗?可傅哲好像忘记,她病了,一点小伤都可能......

主角:夏墨傅哲   更新:2024-06-11 22: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墨傅哲的现代都市小说《长篇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由网络作家“冰糖车厘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夏墨傅哲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冰糖车厘子”,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的丈夫。“夏墨,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陆铭气急,扶着夏墨坐下,想要和傅哲动手。“墨墨……我不是故意的,甜甜她怀孕了。”傅哲显然也有些慌,想要解释。夏墨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刚才的一瞬间,对傅哲彻底死心了。宋甜甜怀孕了,傅哲这么着急赶来是怕她对宋甜甜动手吗?可傅哲好像忘记,她病了,一点小伤都可能......

《长篇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精彩片段


宋甜甜震惊的看着夏墨。

她……这是要离婚了吗?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冷静。

“姐姐,傅哲哥是爱我的。”

宋甜甜看着夏墨,像是在炫耀。

夏墨笑了。“他爱我的时候,比爱你早了十年。”

宋甜甜被夏墨噎住了。

夏墨和她理解中的原配不太一样,她以为夏墨会来打她。

“对不起……”宋甜甜道歉。“但我不会把傅哲哥让给你的。”

夏墨点了点头,声音无力。“不用让……”

宋甜甜握紧手机,再次开口。“夏墨姐,傅哲哥是好人,你不要……伤害他。”

夏墨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顺畅。

她不要伤害傅哲?

眼前有些发黑,夏墨起身想走,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水杯。

水杯洒了水,洒到了宋甜甜身上。

宋甜甜也猛地站了起来。

“拿着协议,我等你消息。”

夏墨拿起差点弄湿的协议交给宋甜甜,一个身影焦急的跑了过来,推了夏墨一把。

原本身形就不稳,夏墨一下没站稳,往后摔了过去。

“夏墨!”陆铭眼疾手快的接住夏墨,但她的眼角还是磕在了沙发扶手上,瞬间红肿,眼眶有些充血。

缓了好久,夏墨才回神,看着护在宋甜甜身前的男人。

那是她的丈夫。

“夏墨,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陆铭气急,扶着夏墨坐下,想要和傅哲动手。

“墨墨……我不是故意的,甜甜她怀孕了。”傅哲显然也有些慌,想要解释。

夏墨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刚才的一瞬间,对傅哲彻底死心了。

宋甜甜怀孕了,傅哲这么着急赶来是怕她对宋甜甜动手吗?

可傅哲好像忘记,她病了,一点小伤都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陆铭怒意浓郁,上手给了傅哲一拳。

傅哲没有还手。

“傅哲哥!”宋甜甜慌张的护着傅哲。“你怎么能打人。”

“我他妈打的不是人,他是个人吗?”陆铭脾气不好,他当过八年兵,正义感很足,更看不得这些人渣。

傅哲蹙了蹙眉,这才正视陆铭。“你是谁?”

“傅哲……”在陆铭回答之前,夏墨抓着陆铭的手腕站了起来。

她需要借力才能站稳。

陆铭看着夏墨,总能瞬间安静下来。

陆铭有应激症才退役的,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夏墨他就能安静下来,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

“我们离婚吧。”

夏墨的眼眶含着泪,声音沙哑无力。

傅哲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手指慢慢握紧。“墨墨,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你要是个男人,就把属于夏墨的都给她,别想着转移财产,净身出户赶紧滚蛋。”陆铭警告傅哲。

“这是我们的家事!”傅哲警告陆铭。

陆铭蹙眉,没有说话。

他只是个私家侦探,确实……有些越界了。

这是夏墨的家事。

“陆铭……我们走。”夏墨抓着陆铭的手腕,像是紧紧抓着江水中的浮木。

陆铭带夏墨离开,走之前看了傅哲一眼。“她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对不起她就该死,劝你有点良心。”

傅哲没说话,看着陆铭把夏墨带走。

……

坐在陆铭的车上,夏墨全身抖的厉害。

“夏墨……”陆铭很想安慰这个女人,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我把这个拿到了。”夏墨笑着将宋甜甜的孕检单拿给陆铭,手指抖的厉害。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

陆铭愣了很久,伸手接过那张孕检单,骂了一句。“草……”

抬手想要安慰夏墨,可陆铭没身份。

“夏墨,想哭就别憋着,再说了……这种人不值得,你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你应该知道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陆铭深意的说着。


“我以为,傅哲不是俗人,是我把他神话了。”陆媛讽刺的笑了一声。“我今天来找你也不是来听你讲毒鸡汤教育我的。”

“我已经把傅哲哥给的钱原封不动的都退给夏墨姐了。”宋甜甜握紧手指。

“你觉得她在乎的是这点钱?”陆媛压了压心口的怒火。“我来找你,是让你给傅哲传个话,看在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同意捐赠骨髓。”

宋甜甜愣了一下。“你想让我打掉这个孩子?”

夏墨的情况根本拖不到她生了孩子。

“想要多少钱你可以提,孩子你们疑惑还会有,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陆媛知道,这么做她就是个恶人,可为了夏墨,她当这个恶人又怎样。

她只希望夏墨好好活着。

“我不要钱,这是我的孩子……”宋甜甜低头,不同意。

“我给你考虑的时间。”陆媛敲打了下桌面。“傅哲将股份给了夏墨,以为自己可以留下公司的执行权,带走公司的人东山再起?”

“不好意思,他的如意算盘可能落空了,我父亲已经着手收购公司,到时候傅哲会被踢出局,真正做到净身出户一无所有,还有恒建的项目,你大概不知道已经出现了资金危机,一旦工程停运,傅哲不仅仅是一无所有还会欠债累累。”

陆媛靠在椅背上,再次开口。“你跟我讲现实,那你告诉我,一无所有欠债累累的傅哲,你还爱吗?”

宋甜甜惊慌的看着陆媛。“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赶尽杀绝。”

“你们为什么要对我姐妹赶尽杀绝呢?”陆媛冷笑。“我这个人就是护犊子,夏墨是我闺蜜是发小,是我情同手足的人,谁伤她都不行。”

陆媛没有对宋甜甜直接出手,已经是很给宋甜甜面子了。

“生下这个孩子,让它跟着你们负债,也不是不可以,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只要你同意,我不仅给你们一笔钱,还可以劝说夏墨将一半股份让给傅哲,同时帮他度过资金危机。”

陆媛起身,看着宋甜甜。“我不是夏墨,我没有多少耐心,希望你明天一早就能给我一个答案,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就默认为你拒绝了。”

宋甜甜惊慌的起身。“陆小姐,陆小姐你不能这么做,傅哲哥没做错什么,真的……”

陆媛停下脚步笑了笑。“怎么?傅哲不接我电话,不肯见我,不是因为理亏?”

“不是……”宋甜甜快急哭了。

“我会让傅哲哥联系你的,我让他联系你。”宋甜甜焦急的说着。

“晚了。”陆媛甩开宋甜甜的手,径直上了自己的跑车。

……

医院。

夏墨昏沉的睡了一整天,没有要醒过来了意思。

“还没醒?”陆媛进了病房,只有陆铭。

“中午吐了,吃不下东西,高烧反复,昏沉的睡了一天了。”陆铭点头。

“我叫陆媛,听夏墨说过你,私家侦探?”陆媛冲陆铭伸手。“好巧,我们一个姓氏,这算不算缘分?”

陆铭挑眉,这女人撩他的意图也太明显了。

“是,说不定扒拉下族谱是一家。”陆铭拒绝的很委婉。

“也许。”陆媛扬了杨嘴角,这男人简直长到她审美上了。

高大帅气,太有安全感了。

而且她让人调查过陆铭,当兵八年因伤退役,还是特种兵。

帅啊。

“明明才认识了几天,就能这么照顾,我该说你有善心呢,还是看上我姐妹了?”陆媛在国外待了几年,说话比较直接。

陆铭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夏墨一眼。


“夏女士是成年人了,利益最大化比解恨更重要。”

夏墨不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走到这一步……

她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是输。

如若让她在一大笔财富和傅哲之间选择,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傅哲。

可傅哲不爱她了。

讽刺的笑了一声,夏墨深吸了口气。“让他完全净身出户,让宋甜甜还钱。”

傅哲的一切,都是踩着她爸妈的死亡赔偿金得到的,他一无所有的和她在一起,那就一无所有的再去爱别人吧。

夏墨以为傅哲会因为宋甜甜而失控,可他居然同意了。

“这些年,我转给甜甜的钱都是有数的,你的侦探应该已经查清楚了。她从来没有花过我的钱,除了给她爸爸看病的那二十几万。”

傅哲字字不提宋甜甜的好,却字字都在炫耀和夸赞宋甜甜的懂事。

“这些是甜甜让我还给你的。”傅哲给了夏墨一张银行卡。“密码写在背面。”

夏墨麻木的坐着,手指握紧。

傅哲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她的侮辱。

“甜甜有自己的兼职,也赚了一些钱,这些钱也都补上了。”傅哲再次开口。

仿佛在提醒夏墨,宋甜甜是经济独立的,而你和我在一起以后,只是个家庭主妇,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

“最开始,我也有工作的,是你让我辞职回家……”夏墨只觉得嗓子很疼,可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傅哲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说了一句。“我们缘分不够,你以后会遇见更好的人。”

夏墨手指发麻。“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不想在傅哲面前失控。

……

“想吃什么,我带你去。”陆铭在停车场等她,小声问了一句。

夏墨脸色不是很好,他们今天做了财产公证,律师见证双方签了协议,明天还要去公司处理很多事情。

等一切都处理完了,他们两人就可以协议离婚,然后去离婚登记了。

“抱歉,我没胃口……”夏墨冲陆铭笑了一下。“今天谢谢你啊,我没想到他会带律师过来。”

“你太善良……”陆铭叹了口气。“那我送你回家吧。”

夏墨看了眼手机,大伯刚好打电话过来。

“我接个电话。”

“墨墨,我听说你和傅哲在闹离婚?”大伯关心的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是因为你爸妈车祸的事情?”

“不是……大伯,我爸妈车祸的事情还有一些疑点,现在还不能确定就是傅哲做的,我对傅哲……其实还是了解的,他应该做不出这些事情,何况那时候他对我们家也不熟悉,不知道我爸妈去世会有保险金。”

即使傅哲不爱她了,她也清楚傅哲的为人。

傅哲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那你和傅哲离婚……”

“傅哲……他有了别人。”夏墨也没瞒着。

“这种事,必须让他净身出户,他那公司用你爸妈的死亡赔偿金可是混的风生水起,我就说让你和他离婚,别给他留退路,他现在的一切都应该是属于你的。”

大伯听起来有些激动。

“墨墨啊,你身体不好……你可怎么办啊,离了婚,你只有大伯这一个亲人了。”大伯叹了口气。“今晚回家吃饭吧,大伯给你做好吃的。”

“好……”夏墨哽咽,挂了电话缓了很久。

她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病了,爸爸妈妈去世了,傅哲也不要她了。

夏墨也会自我否定,是不是因为她不好,所以才会失去他们。

“回家?”车上,陆铭给夏墨拿了纸巾。

小说《惟愿我不曾深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爱啊……怎么不爱,他想结婚,我不想。”陆媛哼了一声。“我还没玩儿够呢。”

“出国前我就跟你说过,陆铭很传统,他和你以前的男朋友不一样。他没有接触过国外的生活,可他肯陪你来M国,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你……”

夏墨不知道要怎么劝陆媛。

其实她了解陆媛,陆媛不想结婚,和原生家庭也有关系。

她妈妈是家庭主妇,爸爸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

她爸爸在外面有太多女人,所以陆媛从小就抵触婚姻。

“那怎么了?他和我在一起,他也不吃亏啊。”陆媛哼了一声。

“陆铭要回国了。”夏墨叹了口气,怕陆媛后悔。

“分了就分了……真当我在乎啊。”陆媛切了一声。

“你就是嘴硬,别后悔。”夏墨笑了笑,抢走陆媛手中的酒瓶。

“后悔?我陆媛后悔过吗?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我缺男人?什么艾伦啊,詹姆斯啊,排队都等着……我大好青春,最不缺的就是男人!”

陆媛声音很大,说的十分亢奋。

夏墨这才察觉到不对,回头看了一眼,是陆铭,就站在门口。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和陆媛都没发现。

陆铭脸色很不好,他个子很高,身材又好,可站在那,却看起来异常的落寞。

“你……什么时候来的。”陆媛也看到陆铭了,可她从小就是要面子的人,这会儿更拉不下脸。

“拿东西。”陆铭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他去收拾了东西,准备走。

“陆铭!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门,咱俩就分手。”陆媛其实急了,可她不知道怎么表达。

“嗯,分手吧。”陆铭站在门口,没有回头。

夏墨叹了口气,知道陆铭是下了决心了。

……

夏墨要回国上坟。

她已经三年没回来了,想去看看爸妈。

刚好和陆铭一趟航班,她就调了位置,想和陆铭聊一聊。

“媛媛她……”夏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没事。”陆铭笑了笑。

“陆媛的爸爸你应该清楚,他在外面有很多情妇,所以陆媛以前是不婚主义,她恐婚……”夏墨替陆媛解释。

“和这个……没有关系,我们两个确实不太合适。”陆铭靠在座椅上,有些无力。

“如果她肯放下身段回来求你,你会再答应她吗?”夏墨想给自己闺蜜留条后路。

“夏墨……问一句不该问的,如果是傅哲回来找你,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夏墨愣了一下,已经三年……没有听到傅哲这个名字了。

她其实……一直都有关注国内的消息,她以为傅哲想要东山再起很容易,可她一直都没有听到傅哲的消息。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其实,不管傅哲怎么样,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这不一样,我们是原则性问题,傅哲出轨,媛媛就是嘴上硬,看起来奔放,她其实骨子里比谁都传统。”夏墨解释了一句。

陆铭沉默,欲言又止。

“夏墨,你如果忘不了傅哲,就对秦泽不公平,小孩儿挺好的,你如果想开始新的生活,就彻底忘了傅哲。”陆铭提醒夏墨。

夏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我想走出来,才尝试着和秦泽在一起,他很好……我知道。”

可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需要时间……我会走出来。”夏墨笑了笑。

……

一路沉默。

夏墨和陆铭再也没有交流。

他们彼此都有心事。

回国后,陆铭叫来的司机把夏墨送去了酒店,他就回去了。

夏墨也想再说点什么,欲言又止。

感情的事情……她不好多说了。


输入密码,夏墨走了进去。

房子还是以前的房子,可人不在了……

房间的灯是开门自动亮的,里面一尘不染。

墙上挂着的,是夏墨的照片,那些都是傅哲在学校时给夏墨拍的照片。

“我女朋友这么好看,就要多拍照留念。”

“我都给你拍下来,以后老了拿出来看看。”

“夏墨……我爱你。”

……

躺在沙发上躺了很久。

夏墨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多希望,她睡着了,傅哲就会出现,帮她盖上被子,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没死,他回来了。

可夏墨也很清楚,有些人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墨墨,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即使有一天你找回了这里,发现我不在了,也好好好活着,带着我那一份好好活下去,不然我做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夏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在书房看到了一封信,上面已经落灰了。

这房子应该是有人打扫的,但书房好像没人进来过。

夏墨没有哭,也没有闹。

只是安静的拿着那封信。

她其实,明明应该是最了解傅哲的人。

原本应该是回国的日子。

夏墨退了机票。

她不打算回去了。

“陈元,谢谢你带我来这。”

陈元带夏墨去了恒山公墓。

“哲哥说,买墓地离你爸妈近一点,但也不要太近,每年你回来上坟的时候,他还能看看你。”

“他走之前,让我照顾好他母亲,然后每年……都要来给你爸妈送一束花。”

夏墨蹲在傅哲的墓碑前,擦拭了下他的名字。“我死后,能和他合葬吗?”

陈元愣了一下,突然有些紧张。“嫂子……你不能做傻事。”

“怎么会……这条命这么珍贵。”夏墨笑了。

那个笑容,很凄凉。

“能……”陈元答应了。

……

下午,陆铭来了,跟夏墨道歉。

他早就知道了傅哲所做的一切,却没有告诉夏墨。

“不要道歉,这不是你们的错。”夏墨太平静了。

三年的时间,经历过生死,她已经成长了。

“我已经分不清真假了,我当他还活着。”夏墨笑了笑。

陆铭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陪着她在江边走。

走了几步,夏墨停下脚步。

她好像……在前面看到了傅哲。

她发了疯的往那边跑去。

可正好是涨潮的时候,保安一个没看见,夏墨已经冲了过去。

“夏墨!”

陆铭吓坏了,跳进江水里去救人。

岸边的人也赶紧扔了救生圈。

夏墨上岸的时候,还颤抖着声音说。“我看见他了,他就在那。”

陆铭只觉得眼眶泛酸,什么都没说。

……

陆铭送夏墨回家,秦泽就站在小区外。

他回国了,为了夏墨回来的。

“墨墨……”秦泽伸手,想要牵夏墨的手。

夏墨下意识躲开,低头,红了眼眶。“对不起……”

秦泽在回来的时候就接到陆铭的电话了。

他大概,永远都比不过那个去世的人了。

“秦泽,你还年轻……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夏墨无法忘记傅哲,也就无法真正放下那段感情。

其实就算不知道傅哲死了,她大概最终也会放手让秦泽走。

秦泽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了夏墨很久。

如果傅哲还活着,他也许还有机会拼一拼再努力一把,让夏墨爱上他。

可傅哲死了。

他就输了。

还记得他和夏墨初遇的那天,在酒吧,夏墨喝了酒,看着他笑,喊的是傅哲的名字。

她说:“傅哲,我好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吧……”

……

秦泽回M国了,但每天都会给夏墨发消息,以傅哲的口吻。

“墨墨,虽然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生活,我在这边,也会好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