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女频言情 > 满级大佬跪着求我复合

满级大佬跪着求我复合

糖多多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千金小姐阮昕薇,薄情冷少裴晏琛,一个不甘心被束缚自由,一个不甘心失去自我;为了爱,阮昕薇决心赌一把,最终还是被裴晏琛的冷血冷情打败,收拾好自己,转身离开拥抱更广阔的森林,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逆袭人生,阮昕薇走得异常顺畅,虐渣斗极品,谁都知道这离了婚的女人不好惹!

主角:阮昕薇,裴晏琛   更新:2022-07-15 2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昕薇,裴晏琛的女频言情小说《满级大佬跪着求我复合》,由网络作家“糖多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千金小姐阮昕薇,薄情冷少裴晏琛,一个不甘心被束缚自由,一个不甘心失去自我;为了爱,阮昕薇决心赌一把,最终还是被裴晏琛的冷血冷情打败,收拾好自己,转身离开拥抱更广阔的森林,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逆袭人生,阮昕薇走得异常顺畅,虐渣斗极品,谁都知道这离了婚的女人不好惹!

《满级大佬跪着求我复合》精彩片段

“裴夫人,我怀孕了,孩子是晏琛的。”

阮昕薇倚在咖啡厅柔软的卡座沙发上,看着报告上面“覃可馨:妊娠9周”的字样,目光真诚的看向对面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那你最好不要美甲和浓妆了,对孩子不好。”

女人没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拧着眉重复一遍:“我想您刚刚没听清楚,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您丈夫裴晏琛的。”

阮昕薇轻笑,语气更加真诚:“我听见了,恭喜你怀孕。”

“裴夫人!”

覃可馨明显被她的态度激怒了:“我肚子里的是裴家的长孙,他不能就这么被生下来没有父亲!”

“你放心,不会这样的。”

阮昕薇温和的看她一眼:“虽然裴晏琛整天花天酒地酗酒抽烟,但身体状况不错,活到孩子成年没问题。”

“......”

覃可馨攥紧了拳:“事到如今装傻有用吗?裴夫人,非要我把话说明?”

“不要激动,生气对孩子不好。”

阮昕薇示意她坐下:“覃小姐,我很忙,你没必要跟我打机锋浪费彼此的时间,长话短说好么?”

她这副态度,显然更让对方觉得她在装傻。

“裴夫人,我原本是不想撕破脸皮的,毕竟你也是个可怜人。”

覃可馨嗤笑一声:“跟晏琛离婚吧,他根本不爱你,我现在又怀了他的孩子,闹太大总归不好看。”

“好啊。”

阮昕薇痛快点头:“不过离婚这事,我单方面的意愿不作数,你得问问裴晏琛,他要是同意,我马上就能签字离婚。”

覃可馨一愣:“你没骗我?”

阮昕薇颔首:“我不骗人,你打电话问吧。”

覃可馨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原本以为要搞定这位裴夫人恐怕需要费许多口舌,却没想到能这么顺利。

覃可馨唇角都笑得合不拢,赶忙拿出手机开始拨裴晏琛的号码:“好,那希望阮小姐言出必行。”

瞧瞧,连称呼都变了。

阮昕薇扯了扯唇,抬眼看了看咖啡厅墙壁上的挂钟,指针刚好12点。

覃可馨特意开了免提,好似打定了主意要让阮昕薇这个可怜虫原配死心,扬声器传来的却始终只有单调的嘟嘟声。

“可能是没,没听到吧。”

她尴尬的笑着,鼓足勇气又拨了一次电话。

这一次,那嘟嘟声却没持续太久就被掐断。

阮昕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看她惨白的脸。

“晏琛肯定是在忙......”

覃可馨极力镇定下来:“阮小姐,不如我先回去跟晏琛约个时间,下次再和你谈离婚的事情?”

“用我的打给他吧。”

阮昕薇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覃可馨愣愣接过,颤着手拨通裴晏琛的号码,不过响了一声,男人微冷不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有事?”

同样的号码,她打过去裴晏琛不接,但阮昕薇打过去......

“晏琛~”

覃可馨赶忙掐着嗓子嗲嗲开口:“是我,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是谁?”

裴晏琛的语气有些疑惑:“张萝?苏敏?小琳?”

阮昕薇看着覃可馨的手已经开始发颤,好心帮她回了一句:“她是覃可馨。”

男人沉默了一会,似乎一时半会没想起来这是谁:“什么事?”

覃可馨已经没了先前的底气,颤巍巍道:“晏琛,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电话那头似乎传来男人的冷笑,不知说了些什么,三分钟后,覃可馨颤抖着手将手机放在她面前,语气惶恐讨好。

“裴夫人,抱歉,应该是医生弄错了,我没有怀孕,我,我......”

阮昕薇满脸疑惑:“医生怎么会弄错呢?这可不是小事,不如我带你去找更专业的医生好好查查?”

覃可馨怯怯看一眼屏幕,阮昕薇才发现电话并没有挂断。

她将手机放到耳边。

“阮昕薇,你倒是很热心。”

裴晏琛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嘲讽:“带着我的情人去做孕检?”

“毕竟那可能是裴家的长孙。”

阮昕薇想象得到他表情多讥嘲,单刀直入道:“我得确定一下才算负责。”

“你很希望别人给我生孩子?”

裴晏琛冷笑:“在你身上已经吃过亏了,她这点小把戏跟你比,就有点不入流了,裴夫人。”

“多谢夸奖。”

阮昕薇心里一疼,却依旧面不改色:“没必要把话说那么难听,你要是觉得我脏了眼,我随时都能同意离婚。”

“这么想离婚?”

裴晏琛嗤笑一声:“阮昕薇,当年你嫁给我的时候,也一样这么迫不及待,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那么想当裴夫人,那你就好好坐在这个位置上,到死都别想下来。”

阮昕薇不想再多费口舌,直接挂了电话。

覃可馨还没走,在她面前直愣愣看着她。

阮昕薇瞟她一眼,眼神遗憾:“你真的不需要我安排助理预约检查么?要是真怀了,孩子可不能生下来没有爸爸,或者你再找其他人确认确认?”

这是这个月第7个找她的女人,结婚三年,有多少裴晏琛身边的莺莺燕燕找过来,她早就数不清了。

覃可馨死死咬着唇不说话,表情不甘。

于是阮昕薇迈步离开,走到门口时,覃可馨忽然开口:“裴夫人,你真的很可悲,假如我在你的位置上,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他爱我入骨,绝不会死乞白赖维系这种毫无意义的婚姻。”

阮昕薇轻描淡写的扯了扯唇:“你连在我位置上的机会都不会有。”

她踩着高跟鞋走向门口,却没想到刚出去,就被镁光灯炫目的光晃得眼睛生疼。


“裴夫人,请谈谈您对裴总和金鸡影后周晓芸深夜一同进入酒店一事的看法好吗?”

“周小姐醉酒后高调示爱,晒出【YC】字样纹身您知情吗?”

阮昕薇眉心一跳,对【裴夫人】这三个字本能不适。

外人眼中,这个名头令人艳羡,可对于她来说,现在只代表枷锁。

“裴夫人,您和裴总结婚三年一直没有怀孕,外界传言您和裴总一直都是互不干涉的开放式婚姻,请问......”

记者们扛着摄像机疯狂往前怼,很想看见这位几乎实锤婚姻被别人干涉的贵妇崩溃的神情,阮昕薇却始终表情平静。

“感谢大家对海晏的关心。”

阮昕薇弯唇,笑意不卑不亢:“这些不实流言,我会交给公关部即刻处理,不会占用公共资源。”

“裴夫人,您的意思是认为您先生并没有婚外恋吗?”

前排的一位记者针锋相对:“可这些证据摆在面前,您又作何解释呢?”

“我自己的丈夫,难道我还能不了解吗?”

阮昕薇看她一眼,语气依旧稀松平淡:“那天周影后在我家参加酒会,呆得实在太晚,我才让晏琛送她去酒店,被曲解成婚外情,还真是我没想到的发展呢。”

那记者一噎:“以裴总的身份,亲自送周影后去酒店......说不过去吧?”

“周小姐来参加酒会,是因为我们有意向让她成为品牌代言人,所以我先生自然应该给她足够的尊重。”

阮昕薇落落大方的笑笑,有些惋惜道:“可惜因为这些无凭无据的绯闻,我们恐怕不得不跟周影后终止合作了,还需要支付笔不小的违约金,到时候,我们也会追责那些传谣者的责任。”

在场那些记者们的表情顿时都有点难堪。

先前提问的记者咳了咳,悻悻后退一步:“那纹身的事情,裴夫人也觉得只是偶然吗?”

“这......我还真不清楚呢。”

阮昕薇弄了弄头发,有些疑惑道:“不过上次周小姐来我家时,我还没看见这个纹身呢,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很快有记者接话:“是前天电影《珠红》的杀青宴会上被拍到的。”

阮昕薇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噢,电影杀青啊,那就怪不得了......听说珠红的宣传热度很不错呢,希望周小姐能星途坦荡吧。”

在座的记者都是深谙娱乐圈之道的老油条,听着阮昕薇这句话,不免多想。

周晓芸那纹身,以前的确从来没人看见过,偏偏在电影杀青宣传的时候爆出来,还紧跟和裴晏琛的绯闻......

阮昕薇冲着记者们轻轻点头,转身就想上车,一道不合时昕薇的声音却忽然传来。

“裴夫人,这次只是偶然,那么前面几次,裴总跟SNK女团的Dancer,还有花语电视台的主持人的那些绯闻,难不成也是偶然吗?”

最角落里,一名梳着大背头的记者语气尖刻道:“裴夫人就这么盲目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柳下惠?”

阮昕薇定定和他对视,不经意扯起了唇。

“这些绯闻的真实性,和周小姐的性质并无差别,我也很疑惑,为什么总有人追着我先生不放,想要破坏我们的感情。”

她慢慢垂下眸子,声音终于如众人所愿变得有些失落:“我对我先生的信任并不盲目,只是晏琛对于某些事,其实是有心无力的......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会对他不离不弃。”

她这句话造成的轰动程度,不吝于在这江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记者们瞠目结舌,眼神相交间传达着同一个疑问:裴夫人这话的意思,难不成是说那位往江城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海晏总裁......不行?

怪不得三年了都没有孩子!

阮昕薇表情平静的带上墨镜走向停车场,先前为她蜂拥而至的记者却再没多看她一眼,蝗虫过境一样争先恐后离开。

这么劲爆的消息,谁家能先爆,这个月的KPI都不用愁!

阮昕薇自顾自回了公司,吃过午饭小憩一会醒来,手机上已经全是裴晏琛的未接来电。

她刚打了个哈欠,男人的电话就再次打了进来。


“阮昕薇,你能耐越来越......”

男人冷凝含怒的声音刚从扬声器冒出来,阮昕薇就将手机放到了一边,坐到电脑前专心处理文件。

手指在键盘上咔哒敲着,将那一头的怒吼盖得七七八八。

约莫过了半小时,那一头终于偃旗息鼓,挂断了电话。

阮昕薇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屏幕,又拨了回去。

裴晏琛接得飞快,语气含戾:“怎么?装够了?我还以为你......”

“今晚爸妈要我们回去吃饭,六点钟准时到。”

阮昕薇撂下这么一句话,又把电话挂了。

相处了这么多年,从青梅竹马到貌合神离的夫妻,裴晏琛是个什么小学生德行,她也摸透了。

随他怎么用恶毒的话刺她,只要她不理,难受的也就是他。

再多的爱意都会因为这些针锋相对消散的,一开始还疼,后来也就不痛不痒。

时间很快到了五点半,阮昕薇将手里工作收尾,驱车回到老宅时,裴晏琛那辆黑色保时捷已经停在门口。

阮昕薇将车停好走进客厅,就看见男人心不在焉的坐在餐桌前,俊美的脸漠然无温。

“昕薇来了?”

婆婆沈淑然不咸不淡的招呼她一句,笑意客套疏离:“坐下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阮昕薇回以一个差不多的微笑,坐到了裴晏琛身旁。

裴晏琛盯着手机一语不发,她悄悄用眼角余光看过去,页面上是#海晏总裁疑似患隐疾,裴夫人艰难透露不孕真相#

她没忍住勾了勾唇。

下午就在生气了,生气也还要看,什么毛病?

就像明明恨她入骨也不离婚,非要两看生厌。

阴郁冰冷的声音闯进耳中,裴晏琛抬头看她:“很高兴?”

阮昕薇别开头,若无其事道:“好不容易回家陪爸妈吃饭,当然高兴。”

裴晏琛脸色更难看,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

清脆的声音让裴父裴母瞬间皱紧了眉。

“裴晏琛,我以前就是这么教你的?”

裴父语气震怒,胸口气得上下起伏:“越来越没规矩了是不是?在你亲娘老子面前也要甩脸色?不想吃就滚出去!”

“爸,您别气坏了身子。”

阮昕薇忙递过去一杯温水,帮老爷子顺了顺气;“晏琛最近可能是因为工作太过焦虑才发了脾气,不是故意的。”

“阮昕薇,你这张嘴倒是把谁都能哄得团团转?”

裴晏琛捏住她手腕,力道大得像是要折了她的手:“在记者面前颠倒是非的时候,怎么不怕我爸气坏身子?”

“我说错什么了吗?”

阮昕薇明知故问,表情惶恐眼神却狡黠:“晏琛,爸妈还在,我们有什么事,不如回去再说?”

“少在这刻意恶心我。”

裴晏琛对上那双眼,更加气急败坏。

他将女人拽到身前,手钳住他下颌冷声发问:“刚刚不是笑得很开心?现在装什么无辜?”

“晏琛你干什么!你怎么能对昕薇动手?”

沈淑然上前一把拽开儿子,看着儿媳手腕红了一片,脸色更加难看:“你平时在家也这么欺负昕薇?她帮你打理公司照顾家庭收拾烂摊子,哪一样做得不好了?”

“那您自己看好了。”

裴晏琛将手机递到父母面前,目光冷厉的注视着阮昕薇,手上力道越发重。

阮昕薇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顺势挤出两抹水雾。

“晏琛,我当时只想取信那些媒体,不要让绯闻影响到公司和你,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认为......”

她表情拿捏得恰到好处,楚楚可怜又无辜,眼底却平静如死水。

“你觉得我会信吗?”

裴晏琛冷笑着跟她对视:“阮昕薇,别在我面前演戏,我只会觉得你恶心至极。”

阮昕薇想,我就算不演戏,从你以为我死皮赖脸拆散你跟你心上人时,你就觉得我恶心至极了。

所以她脸上的依旧维持着无辜的表情,静静跟裴晏琛对视。

“你自己闹出这种事情,还要责备你妻子?!丢人现眼的东西!自己去把这些事解决了!”

裴父看完报道,脸上怒意更甚,阮昕薇的说法完全挑不出错处,那些三流媒体本来也喜欢捕风捉影,要是裴晏琛不弄出这种乱子,怎么会被过度解读泼脏水?

阮昕薇垂眸,将裴父搀扶到沙发上,递上一杯参茶。

裴晏琛的指骨攥得发白,转身就想离开别墅。

“明天我会让法务部起草解约协议,周晓芸这个代言人,换了吧。”

母亲微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裴晏琛的脸色明显更差:“妈,现在我才是海晏的总裁,您和爸既然退下来了,就不用再插手公司的事情了,代言人选谁,我会做主。”

“我想你忘了,我跟你爸现在在公司的持股是20%,有权决定这种事情。”

沈淑然面色严厉,走上前压低声音冷冷开口:“别把我和你爸当傻子,那个周晓芸不就是和甄浅有几分像吗?当年我能赶走那个居心不良的拜金女,现在难道我还能收拾不了一个西贝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