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其他类型 > 总裁是陈晓

总裁是陈晓

酒酿圆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穿着睡衣去相亲。结果到了现场,相亲对象穿着高定西装,手腕上的表可以买下一套房。我拉了拉皱巴巴的睡衣,弱唧唧问他:「请问您在哪里高就?」他报了一个公司名。我继续问:「开啥车?」「今天开的是迈巴赫。」他淡淡道。「有房吗?」「市区一套大平层,市郊一套别墅,正当得来。」我挥挥手:「帅哥,你走吧,我配不上你。」他被我逗乐了:「不满意我的长相吗?」我瞅了一眼他那堪比吴彦祖的长相,弱弱道:「你不怕我拉低你优秀的基因吗?」

主角:余玥郁珩   更新:2022-09-11 0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玥郁珩的其他类型小说《总裁是陈晓》,由网络作家“酒酿圆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穿着睡衣去相亲。结果到了现场,相亲对象穿着高定西装,手腕上的表可以买下一套房。我拉了拉皱巴巴的睡衣,弱唧唧问他:「请问您在哪里高就?」他报了一个公司名。我继续问:「开啥车?」「今天开的是迈巴赫。」他淡淡道。「有房吗?」「市区一套大平层,市郊一套别墅,正当得来。」我挥挥手:「帅哥,你走吧,我配不上你。」他被我逗乐了:「不满意我的长相吗?」我瞅了一眼他那堪比吴彦祖的长相,弱弱道:「你不怕我拉低你优秀的基因吗?」

《总裁是陈晓》精彩片段

我穿着睡衣去相亲。


结果到了现场,相亲对象穿着高定西装,手腕上的表可以买下一套房。


我拉了拉皱巴巴的睡衣,弱唧唧问他:「请问您在哪里高就?」


他报了一个公司名。


我继续问:「开啥车?」


「今天开的是迈巴赫。」他淡淡道。


「有房吗?」


「市区一套大平层,市郊一套别墅,正当得来。」


我挥挥手:「帅哥,你走吧,我配不上你。」


他被我逗乐了:「不满意我的长相吗?」


我瞅了一眼他那堪比吴彦祖的长相,弱弱道:「你不怕我拉低你优秀的基因吗?」


————


问就是不怕。


我闪婚了。


还是和一个社会高质量男性。


我揣着新鲜热乎的红本本回到了租房,鬼鬼祟祟的样子引起了闺蜜的注意。


「宝,干什么呢?」


我被她吓了一跳,红本本掉在了地上。


闺蜜捡起来一看,眉头抽搐,接着惊:「宝,你为了躲避相亲也太拼了吧,都开始做假证了。」


她拿着结婚证研究:「啧啧,哪里找来的群演,长得跟吴彦祖似的……」


结婚证上的男人剑眉星目,带着些许混血基因,左眼下一颗泪痣,有那么几分像我喜欢的吴彦祖。


我正欲解释,门被人敲响了。


门开启,站在门外的男人微微一笑:「请问余玥在吗?」


我就是余玥。


闺蜜扭头,扯着嗓门喊:「宝,做假证的群演来找你了,是不是你忘记付钱给他了。」


然后又扭头,笑的特别猥琐:「帅哥,加个微信伐?」


「假证?」男人微微扬眉,揶揄地看着我。


我头都快垂到肚脐眼去了,小小声对闺蜜解释:「我是真的结婚了,这是我老公郁珩,我们刚刚领证结婚了。」


闺蜜嘴巴张成了 O 型。


从出租房出来,郁珩拿着我的行李,任劳任怨地走在前面。


我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他身后。


他走了一段距离,一回头,见我还在原地踏步,薄唇微抿,眼角带着些许笑意:「怎么了?」


「那啥,我真的要跟你回家住吗?」


虽然刚刚一冲动领证了,但我对他了解甚少,万一他是个变态怎么办,我这跟他回家不是羊入虎口了。


我傻归傻,这点警惕心还是有的。


领证是为了应付我妈以及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但真的要和一个男人朝夕相处,臣妾做不到啊。


「你怕我吗?」他走到我面前,微微弯腰与我平视,他的眼睛清澈透亮,微波流转之间,煞是好看。


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我涨红脸,呼吸都急促了:「不不不不是。」


「怕我是坏人?」他又问。


我垂着头不说话。


头顶传来沉沉的笑声,接着郁珩的声音传来:「那我们先去拜访岳父岳母。」


他冲我一笑:「给你一颗定心丸。」


半小时之后,我领着郁珩回家了。


我妈见我领了一个雄性生物回来,激动得广场舞都不去跳了,拉着郁珩就开始唠嗑。我妈退休之前是居委会主席,刨根问底的本事那是无人可及。


可郁珩也不嫌烦,有问有答,十分礼貌。


抽空,我妈把我拉到浴室:「这孩子能处,抓紧了,妈给你打 call,争取半年内领证结婚,一年内生崽子,三年抱俩。」


我:「……」


我弱弱地抛出重磅炸弹:「妈,其实我……」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我爸从外头回来,洪亮的声音质问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完犊子了!


我还来不及解释,郁珩已经把底裤都扒了,他笑眯眯对我爸道:「您好,我是余玥的丈夫,我叫郁珩。」


问,老父亲知道自家辛辛苦苦种大的白菜被拱了会怎么办?


当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了。


我爸年轻的时候是武术教练,虽然现在退休了,但脾气还在。


眼见他开始抄家伙对付郁珩,我赶紧拦在郁珩面前:「爸,你冷静一点,我是心甘情愿和他结婚的。」


「爸……」郁珩想要解释,却被我爸打断。


「爸什么爸,我没你这样的爸。」


众人:「……」


一场风波因为我爸的嘴瓢暂时告一段落。


饭桌上,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虎视眈眈盯着郁珩的我爸。


另一派是我和我妈妈,时刻保护着郁珩,生怕一不注意他被我爸生吞活剥了。


我妈这人呢,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我爸怼郁珩,我妈就怼他。


整的跟食物链一样。


我爸黑着脸问郁珩:「你看上去比我们家玥玥大不少啊,现在年纪大的男人都觉得小姑娘好骗是不是。」


面对我爸这样阴阳怪气的指责,郁珩没有半点气急败坏,而是温柔地看着我:「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余玥,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非她不娶了。」


救命,他太会了!


我爸还想说什么,我妈哼了一声:「孩子他爸,貌似我也比你小好几岁呢,你是不是觉得我好骗,用一袋咸鱼就把我骗到手了?」


第一轮 PK,我爸输了。


可我爸依然不甘心,攻击完郁珩的年龄开始攻击他的事业:「小伙子做什么的,现在的小年轻啊,做啥啥不会,只会啃老,我可不希望我女儿嫁给一个啃老族。」


我拉了拉我爸的袖子,小声道:「爸,人家开迈巴赫。」


「就不能是租的吗?」


「哎呀,光吃饭多无趣,开点电视看看。」我妈打开电视,然后新闻恰好播放郁珩的消息。


「今年的慈善晚会,一个神秘贵客捐了六千万,他就是创造了 EG 集团的总裁郁珩……」


我爸看着电视上西装革履的郁珩,老脸一红。


打脸来的如此之快,就像龙卷风。


别说我爸妈震惊,我也一整个愣住了。


我爸说,郁珩配不上我。


现在我觉得,显然是我配不上他啊。


现在离婚还来不来得及?


吃完晚饭后,我妈把我打包送到郁珩车上,并笑眯眯地交代郁珩:「我家玥玥有时候比较傻,你多担待,实在担待不了,送回来,我们帮你再教育。」


我:「……」


是亲妈不?


我妈哼着歌走了,车内只有我们两人。


郁珩坐在驾驶座上。


他刚喝了一些酒,所以不能开车,这会儿正打电话给助理,让助理过来开车。


「行吧,你好好休息。」郁珩拉了拉领带,一个随随便便的动作便迷人的很,喝了酒的他,眼角带着微红,看上去禁欲又撩人。


「怎么了吗?」我小声问他。


「助理来不来了,我找代驾吧。」他薄唇一张一阖,因为喝了酒,唇如染了胭脂一般。


「我……我来开吧。」我自告奋勇,「我有驾照。」


他并不像那些普信男一样,用调侃的语气说:「你居然有驾照?」或者是「我可不会把车交给女司机。」


他二话不说解掉安全带,走到副驾驶,给我打开车门,温和一笑:「麻烦你了。」


救命!



为啥他明明没做什么,却总让我小鹿乱撞。


我红着脸来到驾驶座。


「慢慢开,不用急。」郁珩绑上安全带,鼓励地看了我一眼。


到了郁珩所住的地方。


刚进门,我被眼前的一切震住了。


传说中超大落地窗,靠海环湖的超级大平层,现在就在我眼前。


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我低头找拖鞋。


这么锃光瓦亮的地板,可不能被我弄脏了。


一双粉红色的兔子拖鞋放在了我面前。


我抬头,不解释地看着他。


一个单身男士家里,怎么会有粉红色的兔子拖鞋呢?


「前面我让阿姨买的。」郁珩仿佛有读心术一样。


「哦,谢谢。」我低头,内心暗爽。


「房间在右手第一间,早上阳光可以很好地照在房间,你可以在房间的露台喝一杯咖啡或者看看风景,听听音乐。」


郁珩笑着道:「你先收拾。」


我来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干净整洁的房间,以及巨大的露台,飘飞的窗纱,深吸口气。


洗完澡之后,房间的更衣室挂着一件睡衣,竟然还是蕾丝公主睡裙。


我捂脸。


又是粉红色兔子拖鞋,又是蕾丝公主裙,这郁珩是有备而来的。


该不会是我妈和郁珩的聊天的时候,我妈把我的底裤都扒光了吧。


我洗完澡走出房间,郁珩正在沙发上看书。


他似乎也刚洗完澡,穿着简单的家居服,整个人气质干净内敛,温雅如水。


有感应一般,郁珩抬头,见我呆呆看他,嘴角微扬:「洗好了?」


「洗好了,就快去休息。」他眸光温柔。」


睡前,我看着天花板。


天花板是星空,我看的目不转睛,入了迷。


小时候我就喜欢看星空,为此我爸还特意找人画了一幅星空图挂在房间。


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心和疼爱,他已经尽他所有的能力了。


可现在,整个天花板都是星空,我躺在床上,仿佛置身于浩瀚宇宙。


郁珩才刚认识我,为什么我觉得他好像对我了解甚深。


每一个点都戳到我心尖上。


伴随着星空和窗外的凉风,我沉沉睡去。


梦里,有一个身穿白衬衫,身材修长的男人站在海边,那背影很是寂寥,我不由自主朝他走去。


他转身。


是郁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