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女频言情 > 他用银子买寿命

他用银子买寿命

九万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川猝死之后,穿越到不能科举的农户身上;穿越第一天,便被求着买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让他种田是不可能的,一心想摆烂的陆川,意外解锁了生命系统。开局便是给了二十一天的寿命,十两白银便可换十天性命,这是逼着他赚钱的节奏,还是要赚到首富那种地步。

主角:陆川   更新:2022-07-15 21: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川的女频言情小说《他用银子买寿命》,由网络作家“九万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川猝死之后,穿越到不能科举的农户身上;穿越第一天,便被求着买了个极品美女做老婆。让他种田是不可能的,一心想摆烂的陆川,意外解锁了生命系统。开局便是给了二十一天的寿命,十两白银便可换十天性命,这是逼着他赚钱的节奏,还是要赚到首富那种地步。

《他用银子买寿命》精彩片段

田野间,陆川抱着锄头,看着破烂的农田一脸怅然。

年少的脸蛋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和哀伤。

“同样是穿越,别人穿越的,要么是金庸武侠,要么是修仙世界,我这大贞皇朝是什么地方啊!”

“更重要的是,连个金手指都没有,我系统呢?玉佩呢?老爷爷呢?!”

上辈子,陆川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打工人,辛辛苦苦考进了国企,好不容易混了个小管理。

年薪终于有了三十万,眼看着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结果在他加班写通告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猝死了!

人生的悲剧,在于你可以享受的时候,什么都没享受到,便一切皆无。

而他穿越的这个身份更惨。

大贞皇朝刚刚建国,战争之后,百废待兴,皇帝重启科举制度,想要吸纳有才干的寒门子弟,用科举代替门第。

原身陆川的父母,以为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拼了命地赚钱供陆川读书,将来光宗耀祖。

可问题是,寒门专指门第势力较低的世家。

他们几个种田的,叫做贱民,根本算不上寒门。

报考科举那天,父母知道真相后,双双吐血而亡。

丢下孤零零的原身一人,因为不会种田活活饿死。

陆川穿越的时候,差点被这破烂的身体折腾到再死一次,好不容易做了个简易陷阱抓了条鱼,才挺了过来。

花了整整七天,他才把身体养好,然后开始种田。

看着错落有致的土坑,陆川拄着锄头,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个半大小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陆川哥,村门口有人卖女儿,你要不要去看看?”

卖女儿?

这有什么好看的?

别看大贞皇朝已经平息战乱,统一中原。

可各地依然有不少小规模的暴乱,百姓的生产更是没有恢复。

甚至有些遭灾荒的地方,依然有易子而食这种可悲的事情。

不,哪怕是在和平的古代,也经常有卖女儿的情况。

战争死了太多男人,剩下的就全是女孩。

那些大户人家养的丫鬟数量已经严重超标,多出的女孩根本没人买。

一些父母为了生计,便来农村里碰碰运气。

女儿卖掉能换一袋粮食,家里少了个丁口,也就少了个吃粮的。

他心里知道这是封建陋习,可现在糊口都勉强,也管不了。

陆川两亩地都种好了,也没见着有人往回走,就知道他们还守在村口,就擦了擦手,向那边走去。

闲着也是闲着,去看一眼。

村口土坪,陆川走来,一眼就看见那一圈围着看热闹的。

一脸痞相、驼背抖腿的年轻男人看见陆川,立刻阴阳怪气地说:

“哟,这不是陆川吗,你那娇弱的身子养好了?”

陆川没理他,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没错,陆川在村里的名声可不太好。

在这年头,这地界,哪个农户家的小子不下地干活?

就算是女娃子,还没五岁就学会了持家。

可陆川却是出了名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连田都不会种。

都是泥腿子出生,就他陆川娇贵?

这样一来,可不就招人嫌弃了。

常楚,也就是刚刚说话的痞子,一想到陆川前些年的好日子,又对着对陆川呸了一下。

他向来看陆川不爽,就好像读了几本书,就好像高人一等似的。

明明大家都是贱民!

陆川面不改色地略过他,和其他人打招呼:“乡亲们好!”

打工人什么场面没见过?

陆川的脸皮,也不是原身陆川能比的。

周围的人见陆川破天荒地不再酸臭,还主动打招呼,眼神就见了鬼一样。

“里长来了!”

不知道谁招呼了声,几人都转头看过去。

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带着一群人走到了村子,后方排着队,是一户户农家,带着年龄大小不一的女孩。

看着大的也才十五六,一个个都营养不良,有些甚至浮肿。

这画面,让陆川想到了乡下赶集。

但下一秒,他又因为这个联想,脊背升起一股凉意。

他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些女孩。

她们似乎早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没有哭闹,只是一声不吭地跟着走,脸上带着麻木的平静。

陆川甚至注意到,女孩们身上都带着小小的包裹,只要有人付粮,她们就可以直接跟着回家。

他的目光落到最右面的位置时,一个女孩忽然吸引了陆川的注意。

她和大多数女孩一样,瘦巴巴得没有半点肉,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特别有灵气。

以陆川的眼光,能看出来,这个女孩如果稍微养胖一点点,绝对是顶级美女。

他倒不是起了邪念,只是这样的女孩,不应该早早就被那些大户人家买走了,怎么会流落此处?

 


“你盯着那个瞎子干什么?”

陆川刚刚站在了同村的侯小白身边,侯小白也不是个好的,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活。

看陆川一直在看那个小美人,他稀奇地问了一句。

“瞎子?”陆川一愣。

侯小白叹了口气,“可不是瞎子吗,诶,你天天窝家里看书,连她都不认识。”

原身陆川,以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因此,现在陆川穿越过来,很多人不熟悉、不认识,也没有人怀疑。

“她叫郑大丫。你看她的眼睛是不是很漂亮?实际上,是瞎的!她不止是瞎子,还克人呢!”

陆川有点好奇,就听着侯小白讲了郑大丫的事。

原本郑家的情况还算不错,他们所在的马前村临近大海,而郑大丫的父亲,就是个渔民。

但前几年,郑父生了场重病,之后虽然能活动,却没办法经受风浪出海捕鱼了。

家里经济条件每况愈下,如今已经入不敷出,家里嗷嗷待哺的小孩,甚至都被饿了好几顿。

郑家迫不得已,就想着把女儿卖给好人家,既能换点口粮,也能给女儿找个托付。

哪怕做个妾做个丫鬟,也比在家受苦强。

郑大丫天生长得好看,特别是眼睛灵动,便被一户寒门招进了门。

结果还没到对方家里,对方家里就着火,全家暴毙……

这倒还能说是赶了巧,但郑大丫后来又被卖了两次,回回都遭遇了类似的情况。

这下子,谁都怀疑她是扫把星,没人敢再收她。

而且除了克主人家之外,她的眼睛也个毛病。

白天看东西,还算清楚,可到了阴暗的地方,或者到了晚上,就跟瞎子一样,什么都看不见。

大家说这是鬼蒙眼,认为她身上遭了邪。

于是郑大丫人见人怕,长得再好看,也没人敢打她的注意。

陆川听完这故事,嘴角就抽搐了一下。

这不就是几次巧合,再加上夜盲症吗?

一个小毛病把人吓成这样!

里长看村民差不多到齐了,便吆喝着让大家看看这些丫头。

村里和外面大户人家不一样,都是冲着买媳妇来的。

“老李子,你来看这个丫头,壮实不?你儿子娶回家,绝对能下地干活!”

那个丫头的爹连忙道:“她能干活,一天能清理十亩地的杂草,会松土,会种田!”

老李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和那个男人讨价还价一番,以八斤米的价格成交。

而后村口就和菜市场一样,很多人物色女孩,讨价还价,然后肉疼地交出大米。

而那些个女孩,全都木讷讷的,被带走的没有不愿,被留下的也没有喜色。

陆川看得直皱眉头,张了张嘴,却忽然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破衣服,苦笑出声。

“将来……如果有将来,我一定要改变这种局面!”

陆川暗暗想着。

很快,人散差不多了,就剩下陆川他们几个站在后头。

郑大丫也是和爹爹一起来的。

她看所有人都忽视了她,又看一眼一边面色枯黄的父亲,神色越发仓皇。

她是这群女孩年龄最大的一个,已经辗转了好多村子,实在没有人要她,可她家里也要揭不开锅了。

她脸色苍白,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中噙着泪,哪怕一脸哀伤绝望,也楚楚动人。

陆川看得一晃神,心脏噗噗跳了起来。

但又觉得实在罪恶,又扭开头,心中暗骂自己。

“我真不要脸,居然这种时候馋人家美色。”

结果,郑大丫慌乱不安的声音忽然响起来:“我、我可以生娃,也可以干活,买我吧。”

陆川听不下去了,脚尖动了动。

而村民们看她迫不及待推销自己的样子,一个个却更觉得晦气,纷纷拉开距离。

还有些女人,在骂郑大丫恬不知耻。

郑大丫捂着脸,泪水直流,心中已经绝望了。

这已经绕到了最后一个村子了,她的坏名声早就扩散出去了,根本没人要她。

她留在家里占一张嘴,家里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而且,她也怕。

她怕再过段时间,她就得被卖到那些腌臜地方去。

她同村的很多丫头,就是卖到了那里,还换了不少银子。

如果不是欠父母养育之恩,她甚至想要死了算了。

里长看大家都差不多了,冲着陆川他们喊道:“你们干看着干什么,我看你们也到年龄了,正好一块过来挑一个带回家,早点生娃!”

买卖子女,这是穷苦人的无奈之举。

而里长积极促成,是因为县衙每年都会统计人口。

如果人口增加,里长会得到赏赐。

侯小白颇有些不情愿,想要拒绝。

结果被亲爹狠狠地削了一下,也挑走了一个挑了个宽骨架的姑娘。

陆川见状,有些庆幸原身父母已经不在,不然十有八九,也是要被逼着挑一个的。

正想着,前面忽然喧闹起来。

“啪!”

接着,一道清亮的女声带着怒意响起。

“流氓!”

陆川扭头,却看见郑大丫满脸通红,怒气冲冲地瞪着常楚。

常楚一手悬在空中,脸色青青白白。

周围的村民哗然。

“常痞子干什么,不会是欺负郑大丫了吧!”

陆川的脸色,倏然冷了下来。

常楚面上青白交加,最后大嚷:“是她自己拉着我的手让我摸她!”

“我没有!”郑大丫眼中含泪,双拳攥得紧紧的。

郑大丫的爹也脸色难看,指着常楚,气得手指哆嗦:“你滚,你滚!”

常楚气得大骂:“谁稀罕,我可不想被克死!”

他转头冲着村民也大吼:“难道你们敢,不怕克死全家?!”

这一声出来,村民都寂静了。

常楚洋洋得意,弯腰凑近郑大丫,嘲讽地说:“看来,我们只能青楼见了”

郑大丫顿时脸色苍白,委顿在地。

完了,她真的完了。

这时,一道坚定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买!”

 


“陆川?”常楚不敢置信地回头。

郑大丫的泪水也止住了,怔怔地望着那个瘦削的男人。

里长也看向陆川,问道:“你真的要买……”

陆川走过来,看郑大丫伤心绝望的样子,轻声道:“如果没有人买你,你到时候怎么办?”

郑大丫哽咽道:“我已经到年龄了,如果没人要,只能去青楼换钱,不然我弟弟妹妹都会饿死。”

郑大丫父亲痛苦地闭上眼睛,却没有反驳。

陆川听到这话,再看他父亲的模样,默默叹了口气。

这该死的古代!

“我家也没有粮食,不过有大概二十多斤的鱼干,行吗?”

“可以可以!”郑大丫眼露惊喜,抓紧了父亲的衣袖,忙不迭点头。

马前村旁边有一条白月河,下游十里外就是大海。

这个时代的渔业其实并不发达,渔民使用粗布和麻作为原料,通过捆卷的方法制造渔网。

这种渔网易腐烂,坚韧度差,而且捕鱼后需要足够多的大汉,才有力气拖得动。

渔船、渔网、人力,全都是支出,没有几家渔民能扛得住这个成本,一次没有收成就会血本无归。

所以,马前村的村民,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种田。

偶尔去钓鱼或下水摸鱼,也就吃点肉腥,谁也舍不得拿出去换。

他要用鱼干换人,让周围众人目瞪口呆。

疯了吧?

连侯小白连忙道:“陆川,这女人克命啊,认了主人克主人,找了男人克丈夫!而且她的眼睛还被青面鬼给蒙了!”

郑大丫听得脸色更加苍白,有心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说。

陆川扶额,对着侯小白说:“行了,我有分寸。”

郑大丫这才松口气,她也才知道,原来这个瘦削的男人就是那个傻读书的陆川?

听说陆川连地都不会种!

她觉得未来又黯淡了一些,但至少比被常楚买走更好。

“川哥儿,我现在就能签卖身契!”郑大丫连忙说道:“你可以继续读书,我能种田养你。”

里长看两人谈好的样子,情不自禁摸了摸下巴。

一会是不是得给陆川收尸去?

可万一好事成了,村里的丁口就能增加了。

接下来,里长带路,把几个人领到了陆川家,大家也看到了挂在屋檐下的七八条大鱼。

每一条大鱼,都是烤干后再风干晾晒的,说明新鲜的时候,远超二十斤。

里长诧异地看着陆川,大河里的鱼滑不溜秋,陆川是怎么弄来这么多的?

他有点眼馋,更是好奇的心痒痒,但也不好问陆川。

陆川上交鱼干后,里长拿出了卖身契,让郑大丫签了名字。

“一手交粮,一手交人。从今以后,郑大丫就是陆川的人了!”

郑大丫的爸爸,拎着一大堆鱼干,也连忙回去了。

很快,其他人离开。

就剩下郑大丫和陆川在房间里面面相觑。

“坐……坐吧。”陆川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聊什么。

虽然是出于好心,但他居然在万恶的古代买了个女孩,而且还能让她干任何事情。

这很考验一个男人的定力啊!

陆川揉了揉脑袋,把卖身契随手丢在一边的桌子上。

他根本不在意这种契约。

屋内采光略差,郑大丫几乎看不清屋里的东西。

她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蹭进来,听话地坐在一边,又拘束地将手放在膝盖上,却不理解陆川为什么不把卖身契藏起来。

但她能找到男人就千恩万谢了,只要陆川不打骂她,她就愿意给陆川干活一辈子。

陆川盯着她看了一会,正在琢磨说什么好,郑大丫先坐不住了,“我去干活!”

她蹭地站起来,但眼前漆黑一片,她一脚踢到了什么东西,结果摔在了地上。

陆川一转头看见人摔倒了,赶快走过来。

结果郑大丫听见脚步声,惶恐地说:“我能看得到!”

她慌乱地爬起来,却又一头撞在了桌角上。

陆川看着都疼。

郑大丫却又跪了下来:

“陆川,我真的能干活,求求你,别赶我走!我可以种田,我可以做饭,我能养你的。”

陆川赶紧把她扶起。

“好了,我这里不兴跪,你的眼睛问题不大,很快能解决,你要是想要找点事情干,就去门口打扫一下卫生。要做饭的话,灶台在后门,半露天的,不会看不清。”

“我、我先去打扫。”

郑大丫借着陆川的搀扶爬起来,结果肚子里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

“坏了!”陆川一巴掌拍在头上,“我把全部鱼干,都给你爹拿走了。”

“没关系,我们吃麦糊就好。“”

“问题是,我家一粒粮都没有了。”陆川无奈,他居然忘了这茬。

郑大丫心头一凉。

陆川家,好像比她想象的穷很多啊!

“你有没收成的地吗?”

“前段时间收的小麦,上缴田赋后,剩下的都被吃光了。田里没有余粮!”

陆川苦笑,原身那个废物不会种田。

但凡会一点点,在小麦吃完之前,种一点别的粮食,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窘迫。

死读书要不得。

郑大丫咬咬牙:“那我们今天就勒住肚子吧,明天我再想办法!”

陆川挑眉:“别急,没打算让你饿着。”

郑大丫迷惑地看他,陆川摆摆手,带着她来到了河边的一处偏僻地方。

他一弯腰,将竹条与破衣制的地笼弄了出来,里面有四五只大鱼。

看到这些鱼,陆川皱了皱眉。

郑大丫惊呼一声,不敢置信地问:“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陆川耸耸肩:“一个小陷阱,一部分做干,一部分晚上吃,再拿一条,找个人家换点米麦。”

“你这陷阱太神奇了。”郑大丫新奇道。

陆川其实不太满意:“看来鱼学精了,这两天的鱼,都没有之前那么大那么多了。”

这条河很宽,鱼怕是不少,但架不住鱼也有聪明和笨的。

“没事,等这两天熬过来,地里的东西长出来,我刺绣拿去城里卖钱,可以勉强撑一阵。这些鱼,省着点吃吧!”

郑大丫心里有了底,那张明艳俏丽的脸也露出生动的笑。

陆川转头,看得愣住了,心里更是狂跳。

这也太漂亮,太好看了。

他上辈子,哪和这样的小美女走得这么近过。

可这时郑大丫心里又有了别的担心:“可是过段时间,又要缴田赋了。”

大贞皇朝给每户农家分配了农田,每过一个季度,都得上缴一定的粮食或金钱作为赋税。

到时候凑不齐,她又得被卖掉,不然她和陆川都会挨板子,然后没收田地。

陆川也才想起这个,看郑大丫脸色变化,只感觉臊得慌。

买个小美女回来,结果养不起!

不止如此,还面临着高额田赋税金的压力。

他再一次心中哀叹,穿越就算了,怎么连个金手指都不给。

猝死怎么了,猝死就没有穿越者福利了吗?

正在这时——

“恭喜你,完成一阶段人生成就,拥有一个破陋但完整的小家,你的氪金人生系统已激活!”

一道声音猛地响起,不给陆川反应的时间,一个虚拟面板就弹了出来。

【宿主:陆川

生命倒计时:21天】

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