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其他类型 > 楚锦晞战北御

楚锦晞战北御

楚锦晞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楚锦晞看着久久无法言语。见她这模样,沈父叹了口气:“既是圣旨便不得违抗,此次出征,为父自己去即可。”闻言,楚锦晞看向父亲,那斑白的两鬓让她心中一紧。父亲年过花甲,征战多年落下了一身的病,如今一到湿冷天便刺痛难忍,连手脚都在发抖,如何能上得战场?!想到这,楚锦晞攥紧了圣旨:“我去求皇上将婚期延后,待我与您从战场归来再成婚也不是不可。”说罢,她抬脚便要往外走。沈父将人拉住:“你留在京城,也好照顾你兄长,爹上了战场也能安心。”

主角:战北御楚锦晞   更新:2022-09-10 12: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战北御楚锦晞的其他类型小说《楚锦晞战北御》,由网络作家“楚锦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锦晞看着久久无法言语。见她这模样,沈父叹了口气:“既是圣旨便不得违抗,此次出征,为父自己去即可。”闻言,楚锦晞看向父亲,那斑白的两鬓让她心中一紧。父亲年过花甲,征战多年落下了一身的病,如今一到湿冷天便刺痛难忍,连手脚都在发抖,如何能上得战场?!想到这,楚锦晞攥紧了圣旨:“我去求皇上将婚期延后,待我与您从战场归来再成婚也不是不可。”说罢,她抬脚便要往外走。沈父将人拉住:“你留在京城,也好照顾你兄长,爹上了战场也能安心。”

《楚锦晞战北御》精彩片段

将军府内灯火通明。


楚锦晞一身甲衣坐在椅子上,看着桌案上墨还未干的纸,眼里情绪晦明。


那是她刚刚完笔的遗书。


也是自从陪父从军出征以来,她写下的第四封!


楚锦晞不知这遗书何时能用上,却明白不过早晚之事罢了。


这时,门被推开,丫鬟走了进来:“小姐,圣旨到了。”


楚锦晞闻言,沉默地将遗书折起,郑重地压在了镇纸下才前去接旨。


待接下圣旨,半月后她便又能同父亲一起出征了。


只是不知,再归是何日。


也不知那时,那人又如何……


思及此,楚锦晞眼中微黯,带着点丝丝的苦。


前厅。


楚锦晞跪在地上,听太监宣旨:“皇上有旨,兹将军府嫡女楚锦晞端方有礼,深得朕心,特赐渊政王战北御为正妻,半月后成婚,钦此。”


话音落地,在场的人都呆愣不已。


圣旨明黄轻薄,落到手里却重如千斤。


楚锦晞看着久久无法言语。


见她这模样,沈父叹了口气:“既是圣旨便不得违抗,此次出征,为父自己去即可。”


闻言,楚锦晞看向父亲,那斑白的两鬓让她心中一紧。


父亲年过花甲,征战多年落下了一身的病,如今一到湿冷天便刺痛难忍,连手脚都在发抖,如何能上得战场?!


想到这,楚锦晞攥紧了圣旨:“我去求皇上将婚期延后,待我与您从战场归来再成婚也不是不可。”


说罢,她抬脚便要往外走。


沈父将人拉住:“你留在京城,也好照顾你兄长,爹上了战场也能安心。”


提及兄长,沈渐心一窒,步伐也随之止住。


她兄长沈淮安,将军府嫡长子。


本该同她爹一般战功赫赫,光耀门楣,却未曾想到一出生便失智,至今心智还如孩童般。


这也是她明明是女儿身,却还要随父亲征沙场的原因。


“放心,待此战结束,爹便向皇上辞官,告老还乡。”


沈父看着不发一言的女儿,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开。


望着父亲佝偻的背影,楚锦晞鼻尖一阵阵发酸,却尽数被她掩盖住。


半月后,沈父出征。




战北御一脸冷然:“不得不从还是根本不想拒绝?为了当上王妃,沈大小姐还真是演的出好戏!”


闻言,楚锦晞一怔,想要辩驳却又无话可说。


因为她也不知如果要嫁之人不是他,自己会不会去求皇上收回圣旨。


见楚锦晞不语,战北御嗤笑道:“那沈大小姐便好生当着这渊政王妃。”


扔下这句话,他甩袖离去。


红烛垂泪,合卺酒摆在桌子上,酒液里倒影着堂中喜字,镜花水月,一点就破。


楚锦晞望着那半敞的房门,冷风瑟瑟,寒凉无比。


王妃……在战北御心里,她也就只能是王妃,而不是他的娘子。


楚锦晞心里苦闷,抬手将本该由夫君亲手揽起的喜帕垂帘揽到两旁,起身走到桌前,将那杯涩苦的合卺酒喝下。


酒入愁肠,她只觉得一股热意直冲眼眶,而后又变成彻骨的凉。


春风拂柳。


眨眼间她已经在这寂静的王府中过了三日,而战北御却再未来过。


今日是回门的日子。


楚锦晞看着屋内地上已经备好的东西,思索了一瞬,随即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与正要出来的战北御撞了个正着。


阳光打在他身上,晕成一道光晕,越发显得他风流倜傥,翩翩无双。


楚锦晞怔看面前的男人,竟有一瞬间的出神。


渊政王是世袭的爵位,战北御父亲早逝,母亲也因忧思成疾在他成年之时撒手人寰。


那时,自己远在沙场,并不能陪在他身旁,也不知他是如何挺过来的。



“你……这是要出去?”


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战北御没有回答,继续往外走。


楚锦晞心一涩,却还是伸出手抓住了他袖摆。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你可否陪我回将军府?”她轻声问着,小心翼翼。


她父正出征在外,将军府里除了下人就只剩痴傻的兄长。


三日不见,也不知他情况如何。


思及此,她看向战北御的眼神里带着点点希冀。


“不去。”战北御想也没想,拒绝得干净利落。


楚锦晞下意识地将手收紧,心像被人捏住般喘不过气,但她还是不愿放弃:“我……”


可战北御已经不愿再跟她纠缠下去,直接将衣袖抽出,越过她大步往外走。


手中袖摆滑走,一片空落。


像是挽留般,楚锦晞微微握了握手,却只是一手空。


她望着战北御远走的背影,直至看不见,而后抬头仰望天上的灿阳,竟觉得有些冷。


最终,楚锦晞还是一个人回到了将军府。


可将军府却是大门紧闭。


楚锦晞看着,眉心不自觉地皱起,视线往周围一扫。


就见兄长一身脏污地蹲在大门旁,口中似乎还在低喃着什么。


这一幕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


楚锦晞大步走上前,才听清他口中说的话。



无人知晓,当惊诧褪去,她拿着那赐婚圣旨之时,曾有一瞬庆幸。


庆幸那人是他!


战北御睨着了眼楚锦晞,薄唇轻启:“你父亲出征,你出嫁,将军府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冰冷而带着讥嘲的语气像把烧红的刀子捅入楚锦晞的心口,痛的她脸色一白。


她没想到在这新婚之日,夫妻之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的薄凉。


交叠放在腿上的手缓缓收紧,楚锦晞竭力将心底的痛意压了下去。


可她不想战北御对误会自己,更不想辱了将军府,只能忍着那痛解释:“圣上赐婚,我不得不从。”


战北御一脸冷然:“不得不从还是根本不想拒绝?为了当上王妃,沈大小姐还真是演的出好戏!”


闻言,楚锦晞一怔,想要辩驳却又无话可说。


因为她也不知如果要嫁之人不是他,自己会不会去求皇上收回圣旨。


见楚锦晞不语,战北御嗤笑道:“那沈大小姐便好生当着这渊政王妃。”


扔下这句话,他甩袖离去。


红烛垂泪,合卺酒摆在桌子上,酒液里倒影着堂中喜字,镜花水月,一点就破。


楚锦晞望着那半敞的房门,冷风瑟瑟,寒凉无比。


王妃……在战北御心里,她也就只能是王妃,而不是他的娘子。


楚锦晞心里苦闷,抬手将本该由夫君亲手揽起的喜帕垂帘揽到两旁,起身走到桌前,将那杯涩苦的合卺酒喝下。


酒入愁肠,她只觉得一股热意直冲眼眶,而后又变成彻骨的凉。


春风拂柳。


眨眼间她已经在这寂静的王府中过了三日,而战北御却再未来过。


今日是回门的日子。


楚锦晞看着屋内地上已经备好的东西,思索了一瞬,随即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与正要出来的战北御撞了个正着。


阳光打在他身上,晕成一道光晕,越发显得他风流倜傥,翩翩无双。


楚锦晞怔看面前的男人,竟有一瞬间的出神。


渊政王是世袭的爵位,战北御父亲早逝,母亲也因忧思成疾在他成年之时撒手人寰。


那时,自己远在沙场,并不能陪在他身旁,也不知他是如何挺过来的。


战北御看着沉默的楚锦晞,眉心渐渐皱成一道川字。


迎着他不耐的目光,楚锦晞回过神来,心里微微发堵。


“你……这是要出去?”


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战北御没有回答,继续往外走。


楚锦晞心一涩,却还是伸出手抓住了他袖摆。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你可否陪我回将军府?”她轻声问着,小心翼翼。


她父正出征在外,将军府里除了下人就只剩痴傻的兄长。


三日不见,也不知他情况如何。


思及此,她看向战北御的眼神里带着点点希冀。


“不去。”战北御想也没想,拒绝得干净利落。


楚锦晞下意识地将手收紧,心像被人捏住般喘不过气,但她还是不愿放弃:“我……”


可战北御已经不愿再跟她纠缠下去,直接将衣袖抽出,越过她大步往外走。


手中袖摆滑走,一片空落。


像是挽留般,楚锦晞微微握了握手,却只是一手空。


她望着战北御远走的背影,直至看不见,而后抬头仰望天上的灿阳,竟觉得有些冷。


最终,楚锦晞还是一个人回到了将军府。


可将军府却是大门紧闭。


楚锦晞看着,眉心不自觉地皱起,视线往周围一扫。


就见兄长一身脏污地蹲在大门旁,口中似乎还在低喃着什么。


这一幕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


楚锦晞大步走上前,才听清他口中说的话。


“我得回家,不回家的话妹妹找不到我会担心的,回家……回家……”


这一瞬,楚锦晞眼眶骤然酸涩,什么也说不出来。



楚锦晞蹲下身,声音嘶哑:“哥,我来了,我带你回家。”


抬头看见她那一瞬,沈淮安眼神一亮,愉悦的心情丝毫不加掩饰。


楚锦晞牵着他的手起身,看着将军府紧闭的大门,吩咐到跟随来的丫鬟:“把门叫开。”


她神色间是从未见过的冷凝与肃杀。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楚锦晞扫了眼战战兢兢,吓得发抖的下人,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沈淮安往后院走。


直到将人交给信任的小厮带去梳洗,她才下令将那些人都赶出府去,只留下一些老人伺候。


半个时辰后,饭厅里。


看着像是饿了几日一直狼吞虎咽的兄长,楚锦晞只觉得自己没用。


父亲上战场之前将兄长托付给她,可自己却只想着怎么讨战北御欢心,将他留在将军府,受这般委屈。


“哥,对不起。”她边说着,边抬手替他整理耳边的碎发。


沈淮安停下咀嚼的动作,不解地看着楚锦晞。


瞧见她微微泛红的眼睛,忙放下筷子伸手去摸:“不哭。”


手指温热的触感落在眼皮上,像是抚在心上。


楚锦晞僵了瞬,才抬手覆上了他手背,将他手拉下来:“没哭。”


兄妹两人就这么握着手用完了饭,坐了一下午,说了不少的话,直至天色垂暮。


楚锦晞看着站在外面等候的丫鬟,又看向身旁的兄长,道别的话如何都说不出口。


倒是沈淮安感觉到了什么:“你是要走了吗?”


“嗯。”楚锦晞应着。


沈淮安点了点头,慢慢松开了手,却在彻底松开的那一刹那,又抓住了她的衣袖。


“那你能不能隔几日就来陪我玩儿?爹走前说你嫁人,很苦,不让我去找你。”


他的眼中一片澄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