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武侠仙侠 > 魔物饲养员

魔物饲养员

倒霉的勺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这里是一个诡异的世界,不知道在多久之前,太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猩红,各类怪物涌上街头。不久之后,人类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沦为了食物链的最底端。方朔是一名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随身携带的手机早就没电,不过手机却成为了他的信仰,是唯一证明他前世的物品。在这里,他有三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如今妹妹生了重病,却没钱买药,唯一的途径便是前往废土……

主角:方朔,方玲   更新:2022-07-16 08: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朔,方玲的武侠仙侠小说《魔物饲养员》,由网络作家“倒霉的勺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里是一个诡异的世界,不知道在多久之前,太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猩红,各类怪物涌上街头。不久之后,人类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沦为了食物链的最底端。方朔是一名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随身携带的手机早就没电,不过手机却成为了他的信仰,是唯一证明他前世的物品。在这里,他有三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如今妹妹生了重病,却没钱买药,唯一的途径便是前往废土……

《魔物饲养员》精彩片段

像是突然发生,也可能早有预兆。

太阳消失了,天空中渲着昏暗的红色,美丽而又透着危险。

那一天,所有人走上了街头,欣赏这美丽的天象。

之后......仅仅一日,世界各地出现了大量人类无法理解的东西。

改变了模样的野兽冲出山林,温顺的宠物变得狂暴噬主,存在于幻想作品中的怪物涌上了街头,就连一些原本没有生命的东西也变得诡异了起来......次日,海外大岛沦陷。

世界各国也纷纷传来噩耗,一个又一个的国家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就这样,人类数量迅速减少,彻底的跌下了地球霸主的宝座。人,成为了食物链中最普通的一环。

当啷——方朔一脚踩空,跌倒在了面前的垃圾山上。

他迅速地坐起来,顾不得自己摔破的膝盖,连忙伸手摸向了胸口的衣服内袋。

从内袋中掏出了一个手机,双手摸索着,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有没有磕碰划痕。

确认了手机的完好,方朔松了一口气。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活,融合了这具身体记忆的他,有时候就连自己都有些分不清那些前世的经历,到底是真的还是一场梦。

只有这个前世的手机在时刻的提醒着自己,这不是他的世界,他......是个穿越者。

方朔穿越到这个世界,就连身体都换成了别人的,只有这个手机跟着他来到了这儿。所以他始终相信这个手机不是凡物,也许就是金手指什么的,这也是他活下去的支撑之一。

但是这五年来他想尽了各种方法去打开手机,手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的方朔已经渐渐对它不抱希望,只是依旧习惯性的保护好,将它随身带着。

方朔将手机放好,抬头看了看天色。

“该回去了......”

背好捡到的各种可回收零件,方朔向着聚集区走去。

很快方朔回到了聚集区。

严格地说,之前垃圾山也是聚集地的范围之内,只不过那里是“工作区”,这里是“生活区”。

这里是末日之后人类重建的聚集地,大概的是一个灾变前城镇的模样,只不过是生活水平仿佛退步了好几百年,甚至更糟。

方朔的家便在聚集地的最外围,是聚集地的贫民窟,说是贫民窟其实只是一些在城镇的外面随便搭建的小房子,根本连城镇都进不去,城镇里的人因为嫌弃贫民的脏乱,很少会允许这些贫民进入城镇。

贫民窟的房子搭建的特别的随意,歪歪斜斜的,分布也非常杂乱。

但是方朔早就熟悉了这一切,先去处理好了自己捡到的物资,换来食物,然后轻车熟路的走回了自己的小屋。

咚咚咚——“我回来了。”

方朔敲了敲小屋的门。

小屋里传来了一些响动,像是有人将抵住门的东西移开。

“哥!”×2门打开,小屋里冲出了两个小小的身影,一把扑到了方朔怀里。

“好了好了,先让我进去。”

方朔双手各按住一个脑袋,将两个小小人推开。

走进小屋,将刚刚换来的食物放在了桌子上,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早就放凉的白开水。

一口气喝光,方朔长舒了一口气。

面前的这两个小小人,是他这一世的弟弟和妹妹,弟弟叫方炎,妹妹叫方雪,两人是龙凤胎,如今堪堪八岁。

除这两人外,他还有一个妹妹,名叫方玲,今年十二岁。这三个人便是方朔这一世的家人。

至于这一世的父母,方朔只在刚穿越来的头两年见过,之后两人便不见了踪影,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嫌弃他们累赘吧......“你们姐姐呢?退烧了没有?”

方炎方雪齐齐地摇了摇头。

“姐姐还在睡觉。”

“没有醒过。”

方朔一听心情便有些阴郁,这里不是前世,向他们这种家庭,生病了只能硬挺,挺过了万事大吉,要是挺不过,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病在这里可是一件奢侈的事,药品什么的更是绝对紧缺的资源。

方朔起身走向里卧,卧室的床很大,平时为了安全,他们四个人是睡在一起的。

如今床上只躺着一个瘦弱的身躯,宽大的床显得方玲的身体格外的娇小,方朔轻脚的走到床边,扶了扶她的额头。

“嗯......”

方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迷茫了一会,随即看向了方朔。

“哥?你回来了......”

方朔仔细地感受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很烫。

“嗯,刚回来,你的病好像好一些了。。”

“别骗我了,哥,我的身体我知道......”

方朔看着眼前脆弱的妹妹,用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头发。

“放心吧,发烧又不是什么严重的病,等会我去买药,吃点药就好了。”方朔轻声地说到。

方玲听到,露出疑惑的表情:“可是,我们买不起药啊?”

“我有办法。”方朔微笑着说到。

方玲却突然红了眼眶:“我不吃药,我能挺过去的,你不许去......”

虽然没有说完,但方朔知道她的意思。

聚集地的外面,人们称之为废土,如果说聚集地里的生活像是战乱时期的古代社会,那么废土之中可以说是原始社会。

聚集地中有规则,有执法者,以及少量的道德,而废土里可没有这些,有的只是变异的野兽,无法理解的诡异,和贪婪的人,每一次前往废土都是一次对生命的赌博。

方朔的办法就是前往废土,废土里危险与机遇并存,一旦在在废土里打到什么变异的生物,绝对可以在聚集地里卖上好价钱,要是走了大运捡到灾变前的可用生活物资,指不定就一举翻身做了富翁。

方朔之前也去过废土,虽然每次都有惊无险的回来了,但是满身的伤痕和诡异的怪病让他觉得得不偿失,于是就不在出去,而且每次有再出去搏一把的心思,都会被妹妹及时劝阻,方玲也不想他出去搏命。

但这次真的没有被的办法了,方朔心里很清楚的知道。

如果不去废土,妹妹绝对挺不过去,融合的记忆和这五年来真实的相依为命,他做不到坐视方玲的死亡。

“我知道废土的危险,但是这次不一样。”方朔很自信的说到。

“这次有一个外来的探险队前往附近的废土做任务,正好需要一个向导,你也知道我出去过很多次,比其他人都熟悉附近的情况,他们就找上了我,而且能承诺了我可以不参与战斗,有一大笔报酬,没什么危险。”

在不用参与战斗和一大笔报酬上,方朔特意的强调了一下。

“真的?”方玲有些将信将疑。

方朔微笑着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会去预支一点报酬,先给你买药,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去做任务了。”

 


方朔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行李,只带了一把刀和背包,包里装了一些必需品。

他没有骗方玲,真的有一个探险队邀请他充当向导,只不过之前被他拒绝了,原因很简单,这个探险队的目的地是云山。

云山是附近最危险的地方,方朔去过一次,回来后就大病了一场,也是侥幸才活了下来。

但是贫民窟里的其他人更是没有去过的,或着说,去过云山的人除了他外都死了。

所以探险队打听过后找上了他。

今天就是探险队出发的日子,被方朔拒绝后,他们留下了集合地点,希望方朔改变注意后找到他们。

既然决定了方朔就不再犹豫,按照地址来到了集合地点。

正在搬运物资的黝黑大汉看到方朔到来露出笑容。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来,我们给的价钱可是够你进入城镇生活了......”

方朔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给的钱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要不是因为妹妹生病他才不会来这儿。

“我答应做你们的向导,但是有一个条件。”

大汉听到这话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报酬这么丰厚的情况下,眼前的这个贫民还敢再提其他条件。

这种贪婪地表现,让大汉有些不舒服,不过还是决定先听听看。

“哦?你可以先说说。”

“我想预支些报酬。”方朔直截了当地说道。

医生看过了方玲的病情,来到了方朔和大汉身前。

“只是普通的发烧,我这里有些退烧药,服下后睡一觉基本上就能退烧了。退烧后还要让她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

“多谢医生,辛苦你专门来一趟。”方朔真挚的道谢。

医生温和地笑了笑:“没什么,你叫我艾德就好,我是小队的后勤和医疗人员,你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向导,这点小忙我还是得帮的。”

大汉也笑着开口道:“哈哈就是,你之前开口就说有额外条件,我还以为是嫌弃报酬太少呢,没想到是自家妹子生病了。”

方朔有些诧异他们热情的态度,没想到末世的世界也有这么热心肠的人。这倒是让交往时习惯了冷漠的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自认没有什么可图的地方,这些人的交好让他有些看不明白。

大汉看着沉默不语的方朔,忽然笑着说到:“你妹妹的病不用担心了,那么,欢迎你加入我的队伍。大家以后就是队友了,我是小队的队长,你可以叫我老福,不知道小兄弟你怎么称呼?”

方朔看着大汉一眼,他们可以找上自己,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问应该是为了拉近关系。

“我叫方朔。”方朔看着老福认真的回应道:“作为这次的向导,我必须提醒你们,云山里面很危险,希望队长做好了心理准备。”

“哈哈哈,小兄弟代入角色很快嘛,不过你用太担心,我的小队成员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一个云山还不至于让我们心生胆怯,你做好带路就行了。”老福显得信心满满。

他的自信倒是让方朔降低了一些担心,虽然他们的态度有些可疑,但最起码目前看来他们还没有什么不靠谱的地方,只是希望他们的实力配得上他们的自信。

“那我们就先回集合地点了,小兄弟准备一下也快些过来。”说着,老福就带着艾德医生离开了。

门外,去集合地点的路上。

艾德对老福问道:“头儿,真的有必要这样拉拢一个贫民吗?我实在没看出来那小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方朔绝对和常人不同,我不会看错,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吗?”老福认真的说到。

“哦?难道他......”

方朔很快交代好了家里的事情,来到了集合地点。

“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方朔问道。

老福看了看周围的四辆车,开口说道:“需要的东西倒是都准备好了,但是现在还不能出发,还需要等一个军官。”

方朔闻言有些诧异:“军官?城镇里的军官吗?”

“没错,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城镇里的大人物发出的,他们会派一些人协助我们小队。”

说这话的时候,老福皱着眉头,可以看出他对大人物派出的协助人员并不感冒。

方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城镇里的大人物看重了这个探险队的武力和经验,但是并不信任他们,派来的人应该是来监视他们的。

而老福有些反感这些人,倒不是说派人来监视这样有什么不对,只是在原本配合默契的团队里加入一些权力较大的陌生人,实在是有影响。

要是没有碰到危险还好,看在大人物的面子上他们也会尊重一下军官的意见,但是如果碰到了危险,这位军官再和他们出现意见分歧,造成团队的不和,很可能将整个队伍置之于险境。

而进入云山怎么可能不遇到危险,方朔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也没什么资格插嘴这些事。

他们倒是没有等待很久,城镇里的军官很快就带着四名士兵来到了这里。

方朔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名军官,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一个城镇军官。

贫民窟的贫民和城镇的人放在一起的话,很好分辨,军官的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和方朔的一身破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然,从气质上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

此时这名军官走到了老福面前:“你好,我是这次的协助人员,作战部少尉京飞宇。”

“欢迎,我是队长王永福,这里的是我的队员们。”

老福和京飞宇互相介绍起了他们的队员。

老福的小队一共有十一个人,方朔勉强记住把几人的名字记了个大概。

“这个小兄弟名叫方朔,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向导。”

介绍到方朔时,京飞宇打量了他两眼就皱起了眉头。

“怎么还有贫民,他也是你们小队的?”语气中有些嫌恶。

方朔倒是奇怪这人的反应,每次城镇里有人出来办事时都是这种态度,城镇里的人不管什么身份,在贫民面前总是有些优越感。

这种情况他不会插嘴说什么,毕竟形势比人强。

老福拍了拍方朔的肩膀:“不,他也是这个聚集地里的人,不过对附近比较熟悉,所以我请来做向导。”

京飞宇显然不相信方朔一个贫民可以做他们的向导,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想刚开始就和探险队闹分歧。

至于说是云山的向导,说实话,他不认为一个贫民能够去过云山然后活着回来,倒是一个爱吹牛的小骗子很符合他印象中贫民的形象。

其实,要不是贫民窟里有些人亲眼看到了方朔满身伤的从山里走出来,那些贫民也不会相信他,毕竟太过匪夷所思。

人到齐了,他们就分配了一下车辆准备出发了。

这次一共有五辆车,四辆越野和一辆皮卡,都装着他们的生活物资。

正当方朔想着坐哪辆车的时候,一个士兵突然指着他说到。

“这个贫民也配和我们一起坐车上?他这种人不知道身上有多少传染病,到时候在传染给我们。”

方朔皱起了眉头,这种话就多少有些过分了,这些城镇的士兵的羞辱他倒是不在乎,只是不让他坐车他还能坐那里?总不能让他跑着走吧?

 


老福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没关系,让方朔和我坐一起就行了,这样就不会传染给几位军爷了。”

这个士兵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京飞宇及时打断。

“就你废话多,快上你的车上去,听从王队长的安排。”京飞宇瞪了士兵一眼,开口说着。

士兵有些不服气的上了车,京飞宇向老福点了点头,也坐上了车,从始至终没有在看方朔一眼。

老福拍了拍方朔的肩膀说到:“我们也上车吧。”

“呸,他是个什么东西?一群私兵,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艾德坐在驾驶座上向着士兵的方向啐了一口。

“私兵?什么意思?”方朔有些疑惑。

老福随口解释道:“就是字面意思,他们根本不是正式的军人,只不过是城镇里的大人物养的私兵,这种私兵的各方面素养都和真正的士兵相差很远。”

方朔这才明白,怪不得这些人没什么军人气质。

汽车发动,一行人前往云山。

方朔在的这辆车上有四个人,除了老福和艾德,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女性坐在副驾驶,方朔记得她叫舒梅。

老福看到方朔的目光,便笑着给他介绍:“她叫舒梅,这位可是我们小队里的主力战斗人员,别看她是女性,在格斗方面她可是那能打我两个。”

“队长太过谦虚,你的枪法,我可是拍马也赶不上。”虽然是自谦的话,但舒梅没有否认自己的格斗能力比老福强,对比了两人的体格,方朔不禁对这位强大的女性升起一股敬意。

舒梅向方朔点了点头,方朔赶忙回了一礼。

老福呵呵笑了两声,开口道:“这次任务不轻松,我们要前往云山深处,艾德开快一点,我们尽量在天黑之前进入云山,早点完成任务。”

“不,今天晚上我们得在云山外面扎营。”方朔开口说道。

车里的几人都有些惊奇,没想得方朔一个贫民,初来乍到就敢直接否定老福的话。

老福倒是不生气,只是向方朔问道:“为什么?我知道云山很危险,但是早晚都得进入不是吗?早一些不是更好?”

老福有些怀疑方朔是因为胆小,不想进入云山。说实话,他找来方朔另有目的,根本不指望他能带路,向导只是一个借口。

方朔认真的解释道:“云山的最外围有一群阴蝠栖息,数量很多,如果夜晚进入没有跑出他们的捕猎范围,很可能受到袭击。”

“阴蝠?!”艾德惊呼道。

老福也皱起了眉头,阴蝠其实就是灾变前的那种最普通的蝙蝠,只是灾变后发生了变异,繁殖能力和危险性都大大提升。

阴蝠只在夜间捕猎,最可怕的是它的繁殖能力,只要数量足够,就算是一辆汽车它们也能瞬间啃食干净。

“你的情报属实吗?要知道,城镇给的资料里可没有提到阴蝠。”老福严肃的问道。

“我给出的情报都是亲眼所见的,阴辐是这两年才在云山定居,而城镇的资料应该是五六年前的吧,没有提到阴蝠很正常。”

在方朔穿越过来的五年里,从来没见到过城镇有向云山派过军队清剿魔物,情报应该也是没有更新过。

老福听到气的大骂:“真是一群废物,他们怎么敢,把一个魔物聚集地就这样放任在城镇旁边不管不问?!他们不怕爆发兽潮吗?”

这其实也是方朔疑惑的地方,城镇没有清剿过魔物,云山已俨然成了一个魔物的大型栖息地,但是这些魔物却也从来没有侵扰过城镇,就连云山附近的废土也很少有强大的魔物游荡。

“艾德,在云山外面找一处扎营,明天白天我们在进云山。”

“好嘞,头儿。”

既然知道了阴蝠的存在,老福也按照方朔的意思下达了指令。

老福下了车,准备招呼队员扎营,京飞宇也带着几位士兵下了车。

抬头看了看天色,京飞宇皱起了眉头,走到老福面前询问。

“王队长,现在天色还早,为什么不直接进入云山再在扎营?”

“云山外围有阴蝠栖息,晚上进去实在危险,不如明天白天在进入,一白天可以穿过它们的捕猎范围。”老福如实地解释道。

“阴辐?!”京飞宇也惊呼出了声,不过随即又疑惑地问道:“资料里没有提到云山有阴蝠聚集吧,王队长是不是搞错了?”

“这是方朔小兄弟带来的情报,他近两年去过云山,恕我直言,咱们城镇的情报也太久没有更新了吧?”老福有些抱怨的说到。

方朔在旁边一听就觉得要糟。

果然京飞宇的表情立马就有些不对,开口说道:“城镇有自己的考量,再说,就算情报不是很准确,那也是经过城镇各方面人员认真调查过的,总比这个满口大话的贫民要可靠,你们要是因为错误情报耽误了任务,最后责任是你负责还是这小子负责?”

说完,京飞宇还瞪了方朔一眼,方朔知道自己已经被记恨上了。

“只要存在这种可能,我就不会拿兄弟们的生命去冒险,如果耽误了任务,我来负责。”老福拍了拍胸口,满口说道。

京飞宇看老福这样袒护着方朔,知道不能拿他怎样,愤愤的走开。

老福看着京飞宇离开,转身拍了下方朔的肩膀说到:“小兄弟不要担心,任务回来后,这人要是敢找你的麻烦,你就来找我......”

方朔不禁苦笑,为了安全说出情报,竟然还给自己惹了麻烦。

他不禁有些怀疑老福是故意将仇恨往他身上引,总感觉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直爽的大汉有别的目的。

不过方朔实在想不清楚他这样做是为什么,他现在更是没有提出质疑的权力。

营地距离云山还有几公里的距离,倒是不算太远,不过地形开阔,有危险可以及时发现,而且云山的魔物很少会脱离云山的范围捕猎,所以还算安全。

一群人在地上燃起了两团篝火,围成一圈交谈和吃东西。

艾德递给了方朔一个罐头,是灾后生产的,算是这个时代的奢侈食品。

不过他没有吃,反而是收了起来,准备拿回家给弟弟妹妹。然后从包里拿出了蛋白质条当作晚饭。

这种蛋白质条是人工合成的蛋白质,成本特别低,但是只能满足人体最基本的需要,一般作为贫民的主食,城镇里的人根本不会吃它。

方朔坐在角落,一边吃东西,一边思考着老福的一些可疑行为和他们这一次的任务。

这次任务,方朔到现在都不清楚具体内容,毕竟他只是个带路的,没人告诉他倒也是没什么影响。

至于老福对他的种种反常举动,方朔只能暂时认为没有恶意,就算是“无意”的给他拉仇恨这种行为,在他看来,老福应该是为了拉近两人的关系,或者说是为了赢得他的好感。

毕竟老福不清楚他是一个穿越者,如果他没有前世的那些经历,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六岁少年的话,很可能被老福这种无条件支持自己的行为所感动。

正想着,艾德突然又走了过来。

“方朔,别吃那东西了,没什么营养,头儿让我再给你拿了两个,都是自己人别舍不得吃。”

艾德还向方朔眨了眨眼,又低声说:“多吃点,反正是城镇大人物发的物资,不吃白不吃,任务结束后再揣几个带回家。”

方朔接过罐头,向艾德道了声谢,然后看向了老福,发现他也在向自己点头微笑。

啧,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看起来老福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自己可以保持警惕,但也不用太过抗拒。

打开罐头,里面是一些豆子和牛肉的混合,吃下一口竟让他找回了前世吃东西的感觉,很怀念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