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武侠仙侠 > 纪先生宠妻入心

纪先生宠妻入心

汤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简苏宁被渣男关进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从此,她的世界里只剩下黑暗和数不尽的尖锐针头。深爱渣男十几年,最终换来的却是支离破碎,最是绝望无助时,纪北衡踏着火光而来,将她从地狱一般的地方救了出来,为她编织一场美好的梦。被渣后,简苏宁手握大女主剧本,一心只想报仇虐渣,纪北衡却不乐意了,报仇虐渣这种血腥残忍的事情,交给他就好,他想跟某人好好的谈恋爱。

主角:简苏宁,纪北衡   更新:2022-07-16 05: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苏宁,纪北衡的武侠仙侠小说《纪先生宠妻入心》,由网络作家“汤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苏宁被渣男关进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从此,她的世界里只剩下黑暗和数不尽的尖锐针头。深爱渣男十几年,最终换来的却是支离破碎,最是绝望无助时,纪北衡踏着火光而来,将她从地狱一般的地方救了出来,为她编织一场美好的梦。被渣后,简苏宁手握大女主剧本,一心只想报仇虐渣,纪北衡却不乐意了,报仇虐渣这种血腥残忍的事情,交给他就好,他想跟某人好好的谈恋爱。

《纪先生宠妻入心》精彩片段

夜半时分,半山别墅,不知为何突然燃起熊熊大火。

火势巨大,火光冲天,沉寂了半宿的别墅突然热闹起来。

滚滚浓烟从地下室的缝隙渗进去,将原本陷入昏睡的简苏宁呛醒。门外是混乱嘈杂的声音,期间,似有打斗声传来。

不久后,地下室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明亮的火光汹涌进来,将漆黑的地下室一下照亮。习惯了黑暗的简苏宁下意识遮住眼睛,从指缝中看到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快步而来。

男人踏光而来,脚步急促,挡在面前的酒瓶被他一脚踩碎。碎片飞溅,他恍若未觉,只朝着角落里蜷缩的身影大步而去。

阴沉潮湿的地下室,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还有什么东西腐烂发霉的恶心味道,叫人作呕。

男人的目光落在那一抹纤细瘦弱的身影上。

凌乱脏污的长发盖住了她半张脸,瘦削的脸颊颧骨突出,丝毫不见往日美貌,白色裙子如颇不一般挂在她身上,空空荡荡,衬得她的身形单薄如纸。

目光触及裙身上零星的几团血渍时,男人眼瞳猛然一缩,浑身煞气暴涨。

见来人一语不发朝自己冲过来,简苏宁下意识朝角落里缩了缩。

孙斌宇今天不是已经派人来采过血了吗?怎么又来。

她已经无法承受被抽取更多血液了,这样她会死的。

她不想是,她还要出去,将那对狗男女踩入地狱,为她,为父母报仇。

几步间,男人到了她身前,伸手落在她肩膀上。

简苏宁疯了一样推开他的手,对着面前的男人拳打脚踢,“别碰我,滚开,别碰我。”

不行,不可以,她不能死在这里,不能!

“宁宁,是我。”

尖声的惊叫中,一道低沉带着些许心疼的嗓音响起,简苏宁踢打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眼前的人。

过分锋利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瓣往下,是线条冷肃的下颌,组合在一起成为了一张记忆深处熟悉的脸。

“纪……纪北衡?”她似乎不敢相信,轻声唤他的名字。

男人点头,“是我。”

然后再一次伸出手去,想要抱她。

可是简苏宁再次挣扎起来,猛地一把将她推开,躲进更黑暗的角落。

不,不能让纪北衡看见她现在这个样子。

纪北衡起身想要靠近,入口处另一道身影飞奔进来,“纪总,火势快要控制不住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简小姐呢?”

来人,是纪北衡的助理,说话间目光扫过地下室,旋即凝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身影上,嘴巴张了张,“那是……”简小姐?

曾经的郾城第一美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闭嘴!”纪北衡冷脸打断他的话,一巴掌将他的脑袋拍向相反方向。

骄傲如简苏宁,肯定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这般狼狈不堪的样子吧。

他脱下西装,走过去,动作轻柔的盖在她身上。俯身,手臂穿过她的腋下和腿弯,将人稳稳抱了起来。

简苏宁下意识推他,可是早有准备的纪北衡,又其实现在虚弱不堪的她能撼动分毫的。

纪北衡昂贵的白色衬衣被简苏宁不知多久没有洗过的身体染黑,男人却看都没看一眼,就那么抱着她大步往外面走去。

熟悉的男性气息从鼻端涌入,刺激的简苏宁鼻子发酸。

她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被纪北衡抱在怀里是种什么感觉,却没想到,第一次被他抱着,居然是在她最狼狈不堪的时候。

耳边,落下男人温柔低沉的声音,“别怕,我带你回家。”

 

 


简苏宁醒来时,刺目的光线刺得她的眼睛留下生理性眼泪,她却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头顶的水晶吊灯,不肯眨眼。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光了。

从被关进地下室那一刻起,她的世界就只剩下了黑暗跟无数尖锐的针头。

“宁宁。”

熟悉颤抖的声音自耳畔传来。

简苏宁僵硬的转动脖颈,看到身旁坐着的纪北衡时,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

她以为,纪北衡踏着火光而来,将她从地狱一般的地方救出来,只是她做的一场梦。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纪北衡看着她眼睛红红,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心尖像是被人掐了一把。

再想起医生过来替她检查,说浑身都是针孔,应该是被人长期抽血所致。想到她瘦的皮包骨头的模样,纪北衡就忍不住想要杀人。

可他很好的敛住了身上的气息,“医生在楼下,有任何不舒服的就跟我说。”

轻言软语的纪北衡,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模样。

简苏宁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低垂了眼睫摇摇头,“我还好。”

看她这副温顺的模样,纪北衡几乎要压制不住心底躁动的野兽。

曾经名震郾城的简家千金,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无人能敌的美貌,让人艳羡的家世,就连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都是所有女人心中白马王子的范本。

那时候的简家小姐,无论爱恨,都是坦坦荡荡。就算倒追,那也是轰轰烈烈。

没错,整个郾城都知道,简苏宁喜欢纪北衡。

可惜纪北衡对自己这个从小长大的小青梅并不感冒,一而再、再而三的冷脸拒绝,甚至为了躲她,故意跑去了国外。

简苏宁不肯放弃,跟着追了过去,把人硬拉回来。

所有人都说,纪北衡莫不是爱男人,否则简大小姐这样的家世美貌,不应该被拒。

后来简苏宁有一次被人绑架,失踪了三天三夜,被保镖救回时害怕纪北衡担心,连家都没回特意跑到他家告诉他她没事了。

谁知却在纪家门前,看见了纪北衡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的画面。

原来,他不是爱男人,只是他爱的女人不是她。

自此,简苏宁再不提纪北衡三个字,并火速和当时跟纪北衡是朋友的孙斌宇恋爱结婚。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孙斌宇居然是一条蛰伏的毒蛇。结婚后的第一个月,就吞并了简家的公司,并将简苏宁关进了两人婚房的地下室里。

一关,就是五年。

孙斌宇的手段太凌厉,加上当时纪北衡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个人跑去国外跟所有人断了联系。

等他回来时,孙斌宇已经对外宣布简苏宁死了。

所有人都在唏嘘,盐城第一美女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香消玉殒,只有纪北衡不信。

他找了她,整整五年!

他看着眼前瘦骨嶙峋的简苏宁,想着当初那个美貌艳冠郾城的女孩,心脏都被揪紧了。

“要不要吃点东西?楼下厨房煨着你最喜欢吃的鸡丝粥,想吃的话我让人端上来。”

简苏宁还是摇头,嗓音轻如薄烟,“我想洗个澡,可以吗?”

小心翼翼的试探,如惊弓之鸟,孱弱得叫人心疼!


简苏宁去浴室洗澡,纪北衡便起身去书房处理公事。

再继续呆在那个房间,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刚打开电脑,搁在书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纪北衡滑动接听,对面传来助理的声音,“纪总,查到了。孙斌宇这些年一直让人抽取简小姐体内的血液,走地下黑市,高价卖给有需要的人。因为简小姐血型特殊,供不应求,所以她的血一度被卖到了天价。”

“这些年孙氏集团之所以一直亏损,还能正常运转,就是因为孙斌宇售卖简小姐的血换回的资金撑着。”

书房里陷入一片静默,只有汹涌的寒流彰显着此刻男人暴戾的情绪。

孙斌宇,他该死!

“纪总,纪总?”助理好半晌没听到纪北衡的声音,忍不住询问,“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需要把这些证据整理提交法院吗?还是全面向孙氏集团宣战?”

全面向孙氏集团宣战吗?这件事情,五年前他就想做了。

可是一想到简苏宁的脾气,纪北衡有些烦躁的拉开书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根香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暂时按兵不动。”

助理,“???”

他们准备了这么久,不就是为这一天吗?

现在简小姐已经救出来了,纪总还在等什么?

然而助理是个专业性极强的助理,老板都说了按兵不动,他自然遵令办事。

挂了电话,纪北衡垂头吸着手上的香烟,低垂的眼睫盖住了眸底晦暗不明的光芒。

以简苏宁的性子,应该不希望他来出手做这些事。

***

浴室里,简苏宁放了一缸热水,脱了衣服闭眼躺了进去,热水漫过身体,她才真切的感觉到自己出来了。

从那个诡谲腐烂的地方,从地底的深渊,爬了出来。

她捧了一捧水,浇在脸上,抹掉不断滴落的水珠,看着浴缸里倒影的自己的脸。

这是一张任谁看了,都说不出好看二字的脸。

高高的颧骨,深陷的眼窝,嘴唇干裂苍白,皮肤松弛,眼角细纹遍布。

这是一张宛如六十岁女人的脸。

可简苏宁今年,不过二十五岁。

泪水从指缝低落,简苏宁整个人蜷缩在浴缸里,哭得浑身都在痉挛,却死死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只是把自己往水里埋深一点,再埋深一点,似乎这样,就能让人分辨不清她脸上的是泪还是水。

纪北衡在楼下等了许久,都不见简苏宁下来。

男人莫名的焦躁起来,想起简苏宁被救出来后的反应,便再也坐不住,蹭地站起来往楼上走。

椅子因为他起身的动作幅度太大,在地上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后,轰然倒下。

男人恍若未觉,一张脸上是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担忧。

到了简苏宁房门外,他抬手敲门,敲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回应。

他趴在门板上听了听,里面没有一点响动。

从简苏宁说洗澡到现在已经快两个小时了,她不可能还没洗完。

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纪北衡顾不得其他,直接一脚将门踹开冲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他便直奔浴室,一进去,就看见简苏宁躺在浴缸里,水完全没过她的头顶。

她就那么躺在水底,一动不动。

“宁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