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女频言情 > 开局就称霸一方

开局就称霸一方

三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是顶级兵王周哲,却不想一朝穿越成为了最年强的宰相。年仅十五岁便凭借超高才华占据朝堂,他谋略惊人,让国库转亏为盈,让百姓不再琉璃从此安居乐业,更让国之疆土翻十倍,他立下汗马功劳却遭人嫉妒甚至引来皇帝猜疑,一场陷害,他丢官流放,不过周哲却因祸得福意外成为北沙城主,大军压境之时,他破而后立建造属于他的都城……

主角:周哲,廉颇   更新:2022-07-16 0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哲,廉颇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就称霸一方》,由网络作家“三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是顶级兵王周哲,却不想一朝穿越成为了最年强的宰相。年仅十五岁便凭借超高才华占据朝堂,他谋略惊人,让国库转亏为盈,让百姓不再琉璃从此安居乐业,更让国之疆土翻十倍,他立下汗马功劳却遭人嫉妒甚至引来皇帝猜疑,一场陷害,他丢官流放,不过周哲却因祸得福意外成为北沙城主,大军压境之时,他破而后立建造属于他的都城……

《开局就称霸一方》精彩片段

从睡梦中醒来,周哲头疼欲裂。

看着房间内大量木制家具,桌上那盏油灯,周哲一脸迷糊。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在国外执行任务发生意外,亲眼看着自己被火光侵袭。

现在看来,他好像...没死!

终于,一股陌生的记忆之下,他确定并肯定,他重生了!

...

通过那段陌生的记忆。

周哲得知,这是一个蓝星历史没有记载的时代。

科技背景跟蓝星铁器时代非常相似,农民开始使用工具,科举制度已经完善,此时大陆上战乱四起,而周哲处于的宁国就处于战乱范围内。

“这身体真够弱的!”周哲对这具身体很不满意,小胳膊小腿弱不禁风。

前世是兵王的周哲最看不上这些文弱书生。

这身体唯一好处就是,两人名字相同,周哲不必顶着他人名字过活!

...

周哲爬起身,把放床边的药汤给倒地上。

郎中诊断他得了癔症。

其实周哲只是气血攻心,气结聚集淤血不散,加之郎中开的一些燥热的药汤。这才让可怜的前身一命呜呼。

“庸医害人!”周哲没有责怪郎中的意思,毕竟这会水平就这样,得个感冒都得死人,也不能用要求太多。

不过宁国皇帝,还有那群小人,周哲铭记于心!

周哲曾经是当朝宰相,前朝皇帝托孤之人,宁国史上第一人。

十岁读书,十二岁高中,十三岁当官,十五岁成为当朝宰相!

十六岁让宁国国库扭亏为盈,十七岁力排众议举兵伐陈,十八岁让宁国疆域超级加倍!

就是这么一个早晚会被写进历史的人,却因老皇帝死去,被小人坑害。

加之皇帝小儿自负听信谗言,在众官求情,万民情愿之下,依旧把周哲逼走流放至北沙这个宁国最荒凉,最危险的边疆小城当个城主!

在房间的桌面上,放着一封被打开的信。

“周相,北沙这破城不错吧,你这辈子就乖乖待在那吧,听说那边风沙挺大的,小心你那张小脸别被划破了。

对了,你养的那只畜生味道不错,还有周相未婚妻秦家才女,仰慕你的易家小妹都要嫁人了。

知道新郎是谁吗,就是我!哈哈!你的未婚妻要成我女人,你的追随者要成我小妾了!本官多希望周相能来参加婚礼,可惜你来不了!”

一封挑衅味道十足的信件。

让原本被坑害郁郁寡欢,看到这封信更是如遭暴击,当场去世!

“陈欢,八月初八,我记住了!”

周哲淡漠的把信件丢到火炉。

距离八月初八还有半年,周哲还有时间!

......

“周相,你可终于醒了!”

“周相,你没事吧,你可把末将吓死了!”

周哲醒来的消息很快传遍北沙城主府。

对于这位少年宰相宁国人万分推崇,尤其是边疆官兵,因为周哲他们才得以抬起头做人!

“廉将军不必如此,我现在只是北沙小城主,周相已是过去式。”周哲淡笑说道。

眼前这位就是镇守北沙的将军,廉颇!

廉颇身边,都是北沙城的百战勇士。

在北沙之内,一共有五百勇士,他们夜以继日保护着这座只有六千余人的边疆小城。

看着这些将士们的关心,看着他们黝黑的脸庞,周哲很是感慨。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有这些将士在,才有宁国的歌舞升平!

“各位都不必跟我客气,我现在是北沙城主,不要跟我来文人矫情的那一套,此时此刻我们都是军人!”

周哲脸色苍白,但眸子却炯炯有神!

“坐!”

刷!

在座十数人不再矫情,当即坐下!

“说说看吧,我重病卧床这段时间,北沙都发生了什么。”周哲说道。

算上昏迷,周哲至少卧床大半个月。

除了一开始几天廉颇会上报情况。

后来周哲身体愈发不行,廉颇为了不让他操心能安心养病就没上报,也让周哲断了对外界的联系。

此话一出,众将士都低下了头,脸色凝重。

周哲兵王多年,一眼看出他们一定有事隐瞒。

“有事就说,别像个娘们一样支支吾吾的!”周哲呵斥道。

前身周哲可能文绉绉的,但现在这个是兵王周哲,不喜欢磨磨唧唧,做事雷厉风行。

“周相…城主,我们被围了。”

众将士就连身经百战的廉颇都被周哲的气势镇住,意外之余还是老实告知。

周哲眉头一皱。

没想到刚重生就有人送上门来,正好周哲任务失败心里憋了一股气。

在这个刀剑为主的时代,周哲一点都不慌,因为他精通各种武器,兵器类更是排名华夏第一!

“对方多少人。”周哲问道。

“五万!后续还有十万人在路上。”

廉颇苦着脸说道。

五万加十万,就是十五万人!

就算周哲再厉害,人家十五万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

周哲顿时没了单枪匹马去闯营的想法。

“对方是谁,十五万人这么大动静,就为了北沙这个五六千人的小城?

向漠北求援了吗?”周哲眉头紧锁。

十五万大军压境,光靠北沙七千左右军民,就是螳臂当车!

如果给周哲一点时间,把五百军士培养起来,倒还能进行斩首行动。

但现在时间不等人,再有一天时间,十五万大军就能完成合围,到时候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去!

“十天前陈国有异动就上报了,昨天才来消息,漠北方面说城主一人抵万军,他们还要防范其他地方。”廉颇眼中含怒。

周哲知道,漠北那边肯定受人指使,目的就是让他死!

而入侵的正是当年被周哲用计打败的陈国,断了他苟且偷生的后路。

这是一场针对他周哲的阴谋!

周哲面无表情,心中怒极!

好狠的心!

“对不起各位,是我连累的你们。”周哲抱着歉意。

廉颇猛的一拍扶手。

“城主此话差矣,如果没有你,我们边关军在他国眼里,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是你给了我们真正做人的机会!”

“城主,眼下陈国大军还未合围,属下派人先带城主逃出去!”

廉颇早就想好了。

他一定要把这位被宁国人推崇的周相送出去,周哲才是宁国的希望!

其他人狠狠地点头,都同意廉颇的话。

周哲很感动,但他却只是淡笑摇头。

“各位怕是忘了我的身份,曾经的宁国宰相,现在北沙的城主!”

“哪有抛弃军民逃跑的城主,你们觉得我周哲是这样的人吗?”

“我决定了,留守北沙,与各位一起,死守北沙城!”

周哲气势磅礴,与众将士共鸣。

只是这场仗能赢吗?

他们都知道七千军民面对十五万敌军,没有一丝胜算,唯有死路一条!

但为了北沙,他们都愿意奉献一切!

就在这时,城主府大门敞开。

在两个军士的带领下,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人看到周哲,上下打量一番。

像是确认什么之后。

当即跪下!

这时,城主府外突然传来一阵通天巨响。

“天机阁武堂,拜见少阁主!”

“请少阁主随我等回去上任阁主之位!”


天机阁!拜见少阁主!

这一句话犹如深水炸弹,让众将惊讶,让他们感觉不真实,以为自己在做梦!

天机阁,这片大陆最神秘的存在!

这个组织最擅长情报,跟他的名字一样,窥破天机!

传说这片大陆最强大的国家统治者,在天机阁门口等待三天三夜,就为了一条他查不到的机密!

没错,最强统治者也查不到的消息,天机阁能够查到!

传说天机阁神秘无比,就算是天机阁最底层人员,都是轻易不能见。

而现在,众将不仅见到了高层,而且还是天机阁少阁主!

天机阁的身份不用怀疑,因为在他们左手都刻有一只眼睛,名为天眼!

越完整的天眼代表此人等级越高,像底层人员一般只有眼眶,稍微高级一点会加强睫毛。

最高层会在眼眶中刻出一颗浑黑色大眼睛,而这些人统一左手有一只完整的天眼!

“大人,你…你真是天机阁少阁主?”老将廉颇经历无数,这会说话语气却是颤抖的。

“我?可能是吧…”周哲对此也不确定,记忆中有天机阁的消息,但也没说他是天机阁少阁主这回事。

不过人家势力庞大,应该不会来耍他玩…

“少阁主,属下叫天九,是天眼护卫,专门来负责少阁主安全。”

“当年少阁主刚出生,阁中发生乱斗,所以阁主才把您送到宁国朋友家抚养。”

“现在阁中已经稳定,并得以壮大,阁主希望能与少阁主父子相认,所以才派我等来接少阁主回家!”

天九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胸上,虔诚的低着头。

传说中天眼是天机阁的眼睛,保护天机阁主跟继承者,同时纠察世间天机阁成员,防止阁中出现内耗以及贪污。

天眼直属天机阁主,只忠心于天机阁主。

“少阁主,陈国十五万大军已然逼近,领军的是陈国三皇子,请您随我等离开!”天九说道。

陈国三皇子,周哲手下败将!

“看来有些人是忘不掉我啊。”周哲淡然一笑,“天九对吧,你回去跟我那便宜老爹说一声,我败敌之日就是我归家之时!”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便宜老爹,周哲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把孩子放养二十年,直到那位身死他重生,这个便宜老爹才出现。

不过周哲知道,北沙城想要度过眼前难关,光靠自己是不行的,还要借助天机阁的力量。

“少阁主此话当真?”天九无奈,他知道周哲性格,宁折不屈,不然也不会被发配边疆。

周哲点头。

“只要少阁主能够随我等回去,属下可以让人调停这场战争!”

天机阁势力通天,调停一场战争轻而易举。

周哲摆了摆手,“调停没用的,有些人不受点教训,他还会卷土重来。”

轻易被发配边疆,让宁国甚至陈国大多数官员认为周哲虚有其表。

既然如此,周哲就要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把他们扇醒。

而还有什么比,七千对十五万,最后弱势方获胜更有说服力!

“你手中有多少人,战力如何。”周哲问道。

“属下带有武堂精锐十人,皆是内劲高手,属下刚从先天晋升宗师。”天九说道。

在这个世界,武道盛行,等级划分为,后天—外劲—内劲—先天—宗师。

宗师之上有大宗师,最强者为武者宗师。

一般宗师以上的境界都是一方霸主,各大势力底牌的存在。

武者宗师整个大陆可能也没有一个。

内劲高手可在百人内来去自如,宗师则面对千人而不惧。

但这都不够,陈国有十五万人之多!

周哲眉头紧锁,旁边廉颇则再一次被暴击。

要知道他练武数十年,才堪从后天提升到现在先天的实力。

而眼前天九,只是二十多的年纪,竟踏出最重要的一步,成为无数人羡慕的宗师境界!

“少阁主,天七就在北沙附近,他身边还有十数名武堂内劲高手,而且天七在宗师多年,实力比我更强!”天九看出周哲忧虑。

“派人把他叫来!”周哲眼前一亮。

两名宗师,外加二十多名内劲强者,还有廉颇一人先天,足够了!

周哲不是傻子,没打算跟陈国十五万人硬刚,想要以少胜多,唯有智取!

......

陈国大军愈发逼近,北沙城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御敌所需的一切。

这种大规模的兵力调动,全城五百军士的忙碌想要瞒住城中百姓是不可能的。

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北沙城百姓就从小道消息得知,有大军要来攻城,让北沙人心惶惶。

不少百姓聚集在城主府门口,想找廉颇询问这件事的真假。

周哲得病的消息民众是知道的,为了不打扰周哲休息,才退而求其次找廉颇。

“老将军,听说有敌人要来我们北沙,这是真的吗?”

“廉颇将军,敌人多吗,怎么没见漠北方面来援军,我们城外的庄稼不会有事吧?”

“要我说以老将军的能力,这些小贼都不够看!”

民众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大军人数一定不多,不然漠北方面一定会来支援。

甚至还有人关心城外的庄稼…

但他们不知,大军不仅人多,而且超乎想象!

这时,城主府大门被打开。

周哲在廉颇等一众军士陪同下走了出来。

“周相!”看到周哲,民众一片欢腾。

各种嘘寒问暖,关心周哲的身体,短短片刻就让民众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可见周哲的影响力。

“各位,你们的问题就由我来解答吧。”周哲说道。

底下瞬间安静。

“正如你们所说,陈国派兵来打北沙,在十五万人左右,明天就会抵达。”周哲淡淡地说道。

民众愣神了。

宁国死敌,十五万大军!

城中多少人百姓知根知底,害怕恐慌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

“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百姓慌了,彻底慌了!

北沙四面平地,漠北在百里之外,就算这会逃跑也会被陈国骑兵追杀而死!

除非是有马。

但北沙穷苦,除了城主府,哪还有多余的马匹!

“周相你不走吗?”这时有民众好奇问道。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周哲。

周哲摇头一笑:“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是北沙城主,焉有逃跑之理!”

“我会同北沙共生死,与北沙五百军士一起,为大家拼出撤退的时间!”

“各位如果没事就早点回去收拾,早一点离开,就多一分活的希望!”

此话一出,民众愣住了。

什么是好官,什么是好宰相,什么是好城主,这就是!

看着周哲重病初愈苍白的脸。

百姓被感动到了,眼中被周哲感染。

“什么是撤退,我们不是孬种,北沙是我们的家,我们要与城主与北沙同生死共存亡!”

“城主要走,我们便跟着走,城主要战,我们便战!”

无数百姓齐声大吼。

周哲笑了,这才是他想要的场景。

想要守住北沙,需要军民合作!


一天后,陈国先头五万人抵达,对北沙城完成合围。

至此,北沙无一人撤退。

五万大军安营扎寨,同时派出骑兵侦查周围,围堵逃跑的漏网之鱼。

这一幕正好被城中百姓看到,心里不禁暗暗后怕。

当初真要逃了,现在他们已经惨死荒野。

陈国军中,一个年轻将军正巡视着北沙城。

看着这矮小土城筑成的北沙城,年轻将军一脸轻松。

“就这种情况,周哲拿什么跟我打?”年轻将军大笑不止。

想起几年前陈国的惨败,年轻将军脸上变得不好看。

几年前,宁国只是一个任人欺负的蝼蚁小国,就因为周哲横空出世,带领一群蝼蚁把陈国这个巨人给打倒了!

陈国被打掉近乎一半的国土不说,还被迫跟宁国签订合约,赔偿宁国千万两白银!

这是陈国的屈辱,而周哲就是屈辱的缔造者!

“几年前我宣荣错过了,今天我便替陈国把这份屈辱的历史报仇!”

“来人,传令下去,半个时辰后集合攻城,随我一同拿下这小小的北沙!”宣荣战意十足。

......

北沙城墙上。

五百军士与数千精壮分散在各处。

此前的一天时间里,北沙军民把城墙修缮一遍,但因为是土墙怎么修缮也只是牢固了一点,这一点在千军万马下根本不够看。

陈国五万大军集合完毕。

气势如虹,在一马平川上整齐列队,前进的步伐震得北沙城墙都在颤抖。

杀!杀!杀!

五万人齐吼震天响!

城墙之上,军士黝黑的脸上都有些松动,其他初出茅庐的数千名青壮百姓更是吓得躲墙根瑟瑟发抖。

廉颇暗恨,知道这是陈国大军的一记下马威,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丧了胆!

看着旁边军士,以及青壮的反应,廉颇只能苦笑。

这北沙城该怎么守!

“廉将军,不必担心,这城我们一定能守住!”周哲淡然道。

廉颇转头看去。

他以为这种场面,周哲一个文官一定会被吓傻了,但没想到周哲却一脸轻松,甚至还有些享受!

周哲伸手捉了把漫天的尘土。

“今日吹南风。”周哲嘴角上扬。

拿过旁边军士的弓箭。

弯弓搭箭!

咻——

长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笔直的插在陈军主将宣荣战马的脚下!

好在宣荣及时拉住战马,不然长箭就会穿过战马头颅!

宣荣大惊!

城楼之上,一众军民看的真切!

尤其是廉颇。

千米之外,就算是他也射不出这般准度!

先天?宗师!

廉颇越想越惊,不禁猜测周哲的实力。

“老将军不必用这般眼神看我,我只是借助了风力,再加上些技巧罢了。”周哲淡笑。

说罢,指着陈军,看向刚才被陈军阵势吓到的一众军民。

“看到了吧,对面也是人,他们也会怕!”

“一支箭就能把他们吓退一步,两支箭如何?三支箭如何?千万支箭又如何!

他们只有五万人,长途跋涉疲惫不堪,我们有城墙做遮挡,有滚木擂石金汁,有无数的长箭,还有我们坚强的意志!

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他们也会怕!

我知道仅凭我们七千军民无法在正面彻底击败他们,我的要求只是坚守一天,我承诺,过了今晚,明天陈军就会撤军,就会迎来属于我们的大胜!”周哲说话铿锵有力,唤醒军民的一丝斗志。

但人天性怕死。

五万人组成的大山依旧把军民压的喘不过气。

周哲也不奢望仅凭一番话就能让军民不惧生死,他的目的也只是让军民燃起斗志。

“大人,明天陈军真能撤军?”廉颇不太相信。

“没错!”周哲笃定。

......

终于,陈军来到距离北沙百米之外。

宣荣眸中含怒,横枪立马,直指城头上周哲等人。

“你们很大的狗胆,面对我五万大军竟敢放冷箭!是都不想活了吗!刚才是谁放的冷箭,快给本将军滚下来,本将军给他单挑的机会!”宣荣怒吼道。

半晌。

城墙上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都是懦夫吗,敢放冷箭不敢出来单挑?这就是周哲带的兵吗?

一只丧家之犬带的兵只会缩在龟壳里?怪不得你们皇帝老儿把你发配这里,就你这样还不如我家的狗勇敢,学人当什么宰相!”宣荣大笑。

廉颇大怒,军民大怒。

周哲的好宁国百姓都是有所感受,他们不许别人如此诋毁他们的城主!

廉颇抄起长刀,转身就要下城楼。

周哲拦住他。

“这种人不必为他置气,你的任务是守住北沙城。”周哲说道。

不等廉颇为自己的冲动羞愧。

只见周哲已经夺过他的长刀,下了城楼,命人开门,骑上白马,冲向陈国大军。

廉颇大惊,连忙招呼手下。

“快随我保护城主大人!”

......

城外,宣荣正喊的口干舌燥,觉得无趣之时,就见城门打开,跑出个白马将军。

“哈哈哈!宁国没人了吗,派出个柔弱书生,这里是战场,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宣荣大笑。

陈国大军哄堂大笑。

宣荣骑马悠哉而上,对于这种书生,他一只手指头就能解决,根本不把周哲放在眼里。

白马很快。

刹那间就到宣荣不足十米之外。

“小书生,今日我就拿你给我军祭天,下辈子投胎看准点,别给周哲这个懦弱小人卖命。”宣荣笑道。

白马飞奔。

十米距离只是一息。

一息之后,周哲抵达战场!

看着无知的宣荣,看着无知的陈国大军,周哲气势不再收敛,杀戮之气瞬间包裹宣荣。

“周哲在此!”

杀戮之气汹涌袭来,吓得宣荣心都漏了半拍,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脑海里只想着。

“这是人…还是杀神!”

陈军之中,城墙之上,无数军民看着此时的周哲,背后仿佛升起了一道影子。

好像在说明着,这就是杀神!

而练武之人,先天之境的廉颇看此情形,人都傻了,只是在嘴里喃喃:“这…这是大宗师才有的“势”吗!”

想要成为大宗师,就必须炼成“势”,而眼前周哲势之强大,显然已经在这境界多年!

在所有人愣神之时,周哲早就高举长刀,横向拍下,把宣荣拍晕,被当场活捉!

随后,周哲一声大吼,把所有人从愣神中又拉了回来。

“我,周哲在此!谁胆敢往前踏出一步,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