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现代都市 >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阅读全集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阅读全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非常感兴趣,作者“一里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乔婳姜南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主角:乔婳姜南   更新:2024-06-11 2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婳姜南的现代都市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阅读全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非常感兴趣,作者“一里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乔婳姜南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穿进了一本狗血霸总文里,成了可怜的炮灰女配。不仅被男主厌弃,还不孕不育,患上癌症,不治身亡。为了苟住小命,我决定不当男女主的垫脚石,默默摆烂吃瓜。可没想到心声被全家听到了。【还白月光呢,不知道在国外给多少老外生过孩子……】霸总老公直接脚底一滑……...

《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阅读全集》精彩片段


“俊星!”在看见顾俊星后,姜南明亮的眼眸闪过—抹惊喜,从头到脚打量着他,“好久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顾俊星勉强笑了笑,“是啊,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了。”

说起这件事姜南有些可惜,“上次本来想去顾宅见你的,不过去的不巧,我到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

她说的上次是顾俊星为了谭睿雨在餐桌上宣布不当顾家人那天,想到这里,他目光黯了几分,低低地说:“那天我有点事,先走了。”

姜南不知道顾俊星为了女朋友跟顾家决裂的事情,还以为他回国这段时间比较忙,所以没想那么多,“没关系,现在不也见到了吗?”

顾俊星挤出—抹笑容,“对了,姜南姐,你怎么来了?”

姜南微微—笑,“你回来这么久,我都还没跟你见过面,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来看看你。”

这话说的很有技巧,没说是听谁说的,但能知道顾俊星在顾家的人,除了顾闻泽,没有第二个人了。

【你就直接说是顾闻泽叫你来的呗。】

【顾闻泽也是,叫姜南来吃饭就不能在外面订个餐厅?不怕我欺负你柔弱可怜的白月光啦?】

顾俊星忍不住看了眼顾闻泽,眼神里带着几分责备。

他大哥也是,明知道乔婳跟姜南不对付,偏偏把人叫到家里来。

顾闻泽忽然说:“我没跟你说过俊星在我家,你怎么知道的?”

似乎没想到顾闻泽会当面质问,姜南的笑容僵在脸上。

—时间三双眼睛都落在姜南身上,她捏紧裙角,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俊星有个同学跟我认识,我们闲聊的时候他提起的。”

虽然面上保持着镇定,但其实姜南内心已经慌乱得不行。

她就是笃定顾闻泽不会计较这点小事,所以才故意这样说。

没想到顾闻泽居然当面质问她。

“原来是这样.........”顾俊星悬着的心落地,虽然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紧张的,至少乔婳不会误会是他哥把人叫来家里的,他岔开话题说:“那个,姜南姐,我们这么久没见面,正好来去叙叙旧吧,我听说附近有个很好吃的餐厅,我请你去尝尝。”

姜南没有着急回应,她目光越过顾俊星肩膀看向他身后的顾闻泽,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她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下次吧,你们好不容易—起吃饭,总不能被我打扰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听姜南这么说,顾俊星暗暗松了口气,“行,那我下次再约你。”

就在姜南转身离开的时候,—道女声在身后响起,“姜小姐,你吃饭没有?”

罕见的,出声的人是乔婳。

连姜南都愣了—下,下意识回答:“还没有。”

乔婳大方地说:“那就留下来—起吃吧。”

这话—出,顾俊星顿时急了,拼命给乔婳使眼色。

顾闻泽的目光倏地沉了下来,深深看了乔婳—眼。

可是乔婳就好像没注意到两人的视线似的,抬手招呼姜南,“来啊姜小姐,反正你回去也要吃饭,不如在我们家将就—顿吧。”

要不是碍于顾闻泽在场,她差点起来主动给姜南拉椅子了。

这可是决定她什么时候能离开这本破书的女主啊。

连姜南也弄不清楚乔婳到底想干什么,面露难色地说:“这不方便吧?”

乔婳爽朗地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就多双筷子的事,别不好意思。”

说完她让保姆多拿—双碗筷过来。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扔下这句话后,顾闻泽就出门上班了。

乔婳没把顾闻泽的威胁放在心上,她根本不打算去顾闻泽公司上班,更不可能去找姜南的麻烦。

再说了,姜南不找她麻烦都谢天谢地了。

吃完早餐,乔婳听见邮箱传来提示音,她打开一看,有两家公司给她回复了信息,让她下午去参加面试。

乔婳一时间把引产手术抛在脑后,立刻准备下午的面试。

然而乔婳当了三年家庭主妇,衣柜里全是日常穿的衣服,连套正式一点的西装都没有。

没办法,乔婳只好打车去了趟附近的商场,准备买两套面试穿的西装。

等到了商场,她发现带牌子的衣服都贵得吓人,随便一件都要上千块。

这些年原主没有工作,又碍于自尊不肯跟给顾闻泽伸手要钱,只能偶尔做些零工赚钱,手上不算太充裕。

乔婳最后选了一家比较平价的女装店。

她挑了套中规中矩的西装,从试衣间出来后,销售眼前一亮。

“小姐,你穿这套衣服真好看,我在这里做这么多年,很少见到有人能把西装穿这么好看的。”

乔婳看得出销售是发自真心的夸赞,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得不说原主这张脸挑不出一丝瑕疵,五官就像是女娲的完美之作。

也许是为了衬托男主对女主海枯石烂的爱,作者特意把乔婳这个女配刻画得倾国倾城,不仅脸蛋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吊打一众娱乐圈明星,就连身材也火辣性感。

当初顾闻泽愿意跟乔婳结婚,除了床照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乔婳这张脸,还有魔鬼身材。

乔婳心想,有这张脸,想要什么男人没有。

也不知道原主为什么非要吊死在顾闻泽这棵树上。

就在乔婳让销售把衣服包起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乔小姐,这么巧,你也在这里逛街?”

乔婳回过头,看见姜南出现在身后,正微笑看着她。

她心想,这姜南真是阴魂不散,去哪里都能见到她。

乔婳点点头,“是挺巧,你也来逛街?”

姜南保持着笑容,“嗯,我马上要到闻泽公司上班了,所以来挑两套上班穿的衣服。”

乔婳这才想起这茬,“哦,这样啊。”

姜南观察着乔婳脸上的表情,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抱歉,我不知道闻泽没跟你说我去他公司上班的事情,你不会不高兴吧?”

“不高兴?”乔婳疑惑道:“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姜南抿了抿唇,“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闻泽有误会,我去他公司上班,你心里一定不舒服。”

乔婳拍了拍姜南的手背,趁机摸了一把,“怎么会,你能给他当秘书,我实在太开心了。”

女主主动赶进度,乔婳别提多感动了。

就好比上班的同事熬夜赶方案,结果把成品的名字写成你的,简直就是白捡的便宜,谁能不高兴。

姜南盯着乔婳的脸,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破绽,可是乔婳的笑容真心实意,好像真的为她去顾氏集团上班发自内心地高兴。

姜南眉头不易察觉地拧起,僵硬地挤出一抹笑容,“是吗,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你不高兴,又因为这件事跟闻泽吵架。”

乔婳害了一声,“这你就想多了,我跟他有什么好吵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这话落在姜南耳朵里却成了挑衅,她眼底闪过一抹冷然,不过转瞬即逝,“有你这句话,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了。”

乔婳握紧了姜南的手,语气意味深长,“你一定要放心大胆的“做”,千万别顾忌我。”

见乔婳怎么挑衅都不动怒,姜南眼球转了转,扯下领子露出里面的项链,“对了,这是闻泽昨天送给我的项链,一条都要六位数。”

“我觉得太贵重了,想让闻泽收回去,可是他非要送给我,我没有办法,只好收下了。”

乔婳闻言看了眼姜南脖子上的项链。

估摸着是翁凤华在公司闹得那一通,让姜南下不来台,为了安抚姜南,这才送给了她一条项链。

难怪昨天顾闻泽那么晚才回来,原来是去给白月光送项链了。

乔婳发自内心地说:“这条项链很适合你。”

姜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闻泽也这么说,他说没人比我更适合戴这条项链了。”

话音落下,乔婳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赞同地点了点头。

姜南不由得咬紧嘴唇,似乎没想到乔婳会是这个反应,跟以前那个一激就火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就在这时,她瞥见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高大身影。

姜南心里一动,她忽然摘下脖子上的项链,递到乔婳面前,“乔小姐,你想看看这条项链吗?”

乔婳不仅没接,还后退一步,“不用了。”

小说里一般这种时候小白莲就该动坏心思了,她可要离远点,免得又被算计。

姜南却上前一步,淡笑道:“乔小姐,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闻泽送给我的,就算你拿走也没什么的。”

“真的不用了,我不感兴趣。”

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起来,一时间手里的东西被推来推去。

眼见那人越走越近,姜南愈发着急,情急之下,她直接把项链塞到乔婳手里。

做这个动作时,她故意一个虚晃,项链从乔婳手边擦过,直直地往下坠。

结果显而易见。

下一秒,姜南眼眶就红了,嘴唇咬出一道浅浅的痕迹,“乔小姐,你有气可以冲着我出,为什么要毁坏闻泽送我的礼物?”

走到跟前的顾闻泽忽然听见这句话,他眉头拧起,抬起头看见姜南朝着对面的人话带哽咽控诉着什么。

再仔细一看,姜南面前的人居然是乔婳。

顾闻泽面色骤然一沉。

他今天早上才警告过乔婳不要找姜南麻烦,没想到下午她就忍不住了。

顾闻泽正要发作,然而当他走上前时,却不由得停下脚步。

姜南迟迟没等到顾闻泽动怒,她心里觉得奇怪,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却见到顾闻泽面色有些古怪。

顺着顾闻泽的视线望去,她看见乔婳弯着腰,那条掉落的项链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她的手心里。


注意到乔婳的异样,顾闻泽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乔婳强迫自己压下喉间那股反胃,故作镇定地说:“没事。”

顾闻泽盯着乔婳看了一会儿,见她面色平静,这才收回视线继续吃饭。

乔婳悄悄吁出一口气。

趁着顾闻泽不注意,她悄悄把糖醋肉推远了点,胃里这才好受许多。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有妊娠反应了。

为了转移顾闻泽的注意力,乔婳随口一说:“你今晚怎么没去姜南那里?”

顾闻泽手里的筷子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冷峻的脸庞仿佛镀上了一层寒霜。

“你很想我去姜南那里?”

【以前我不说,你不也经常去姜南那里?】

【一去就是一整天,恨不得住在她家。】

【现在让你去,你倒不去了,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顾闻泽深邃的眸子里染上令人看不懂的情绪,“她刚回来,所以我才往她那里多跑了几趟,现在她已经差不多适应了,以后我会经常回来。”

乔婳一惊,手里的筷子差点掉在桌上,“经常回来?”

【别呀,你最好住在姜南那里,再也别回来了。】

【最好加把劲把她拿下,再把姜南接回这个家里,到时候我就有理由搬出去了。】

顾闻泽心里没由来的燥意,“你这是什么反应?你很不想我回来?”

乔婳皮笑肉不笑,“顾总,你不用为了我这么勉强自己,你想去找姜南就去吧,千万别因为我害你们关系疏远。”

【难道我还不够明显吗?我就差把你送到姜南床上去了。】

顾闻泽用阴冷的眼眸看着乔婳。

难道乔婳看自己不回家,又换了另外一个办法吸引自己注意力?

他不得不承认,这招比之前的死缠烂打有用多了。

“你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让我跟姜南关系疏远。”顾闻泽嗓音低沉,“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话就算顾闻泽不说,乔婳心里也清楚。

谁能比上姜南这个白月光的位置呢。

不过顾闻泽这么喜欢姜南,怎么不早点把原主扫地出门,把姜南接进来?

估计是姜南还没接受顾闻泽,这才把原主留在身边吧。

真是,霸总文里的男女主都不长嘴的吗?

明明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偏偏搞得那么复杂。

乔婳都恨不得帮他们说了。

乔婳的心声源源不断闯进顾闻泽耳朵里,他面色越来越沉,面前香味四溢的饭菜也让人变得毫无胃口。

顾闻泽忽然“啪”一声放下筷子,推开椅子上了楼。

乔婳不知道顾闻泽又突然发什么病,她没想太多,抬头对厨房里的保姆说:“阿姨,以后做菜清淡一点。”

保姆疑惑地说:“乔小姐,是口味太重了吗?”

乔婳点头,“顾总最近出家,不能吃肉,最好以后都做素菜。”

保姆一脸石化的表情,好像没想到表面看起来雷厉风行的顾闻泽私底下居然是个和尚。

乔婳没去看保姆的表情,心满意足地继续吃饭。

晚餐结束后,乔婳回到楼上,她刚拧开门,就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乔婳捂住了脑袋,视野里出现一抹浴袍衣角,她缓缓抬起头,撞入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

乔婳忽然意识到不对,她看了眼房间里的装饰,这才意识到自己走错房间了。

毕竟原主住了三年的主卧,习惯一时间很难更改。

顾闻泽垂眼看着乔婳,眼里藏着很深的轻蔑,“才搬出去没几天,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他就知道乔婳在欲擒故纵,搬到次卧也不过是吸引他注意力的手段。

“乔婳,要装也装久一点,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顾闻泽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形透着股压迫心脏的无形压力,“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想搬回来,我也不会答应。”

乔婳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想多了,我只是走错房间而已。”

顾闻泽到嘴边嘲讽的话因为这句话堵住了,他危险地眯起眼睛,“走错房间?”

“我忘了我搬到次卧了,所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已。”乔婳举手:“你放心,我这就走。”

没去看身后顾闻泽的表情,乔婳转身离开。

顾闻泽面色沉得可以滴水,握着门把的手咯吱作响。

乔婳只是走错房间?

这么说她根本没打算搬回来?

顾闻泽根本不信乔婳的说辞,她那么死缠烂打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然而乔婳头也不回的背影却像是真的不在乎。

那瞬间顾闻泽心头泛起莫名的焦躁,他转身回了房间,重重摔上门。

身后骤然响起“砰”一声巨响,乔婳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时只看见一扇关紧的门。

“神经病。”乔婳小声嘀咕了一句。

*

“翁阿姨,您回来了。”

翁凤华刚踏进别墅,坐在沙发上的姜南主动站了起来,露出称得上温婉可人的笑容。

翁凤华一看见她,眉眼间褪去几分温度,“是你呀,你怎么来了?”

姜南没有察觉到翁凤华话里的冷漠,主动走到她身边,“我正好路过,顺路来看看您。”

“您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昨天姜南约翁凤华出来做美容,故意旁敲侧击说了乔婳的事情,所以今天一大早翁凤华才会去找乔婳的麻烦。

她早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听翁凤华说自己怎么为难乔婳的。

翁凤华淡淡地说:“我什么时候回家难道还要跟你交代?”

姜南表情僵硬在脸上,挤出一抹吃力的笑容,“您误会了,我只是担心您而已。”

翁凤华闻言没说什么。

姜南观察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听说您今天去找乔小姐了。”

翁凤华嗯了一声,没有否认这句话。

姜南攥紧的手指泄露了自己内心的兴奋,故作平静地说:“是不是乔小姐又惹您生气了?她的性格虽然不太好,但是人不坏的,不然闻泽也不会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

以前姜南每次这么说,翁凤华都会一脸鄙夷地说乔婳配不上顾闻泽,只有姜南是她认定的儿媳妇。

然而这次翁凤华听了却没有否认,“你说的没错,乔婳是个不错的孩子。”

姜南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什么?”

翁凤华款款道:“今天跟乔婳相处下来,我发现她性格直爽,比有些两面三刀的人好多了。”

后面那句话显然意有所指,姜南脸色发青,不知道翁凤华说的到底是谁。

翁凤华忽然说:“我累了,想上去休息,你先回去吧。”

姜南愣了一下,回过神后恢复笑容,“好,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翁凤华走了几步,忽然回头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永美医疗有问题?”

姜南顿了顿,对上翁凤华那双带着探究的锐利目光,她手心里冒出细密的汗珠,脸上维持着平静,“我是第一次听说这家医疗机构。”

翁凤华眼底泄露出几分嘲讽,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

看着翁凤华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姜南脸上的笑容褪了个干净,转而被复杂所替代。

明明翁凤华昨天还对自己很热情,怎么过去一个晚上,她的态度就变了。

难道是乔婳跟翁凤华说了什么?

不。

不可能。

翁凤华一向厌恶乔婳,根本不可能听她的话。

姜南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里,心里抑制不住的慌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事情的发展跟她预想中的不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