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现代都市 > 热门作品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热门作品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

一里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一里刀”创作的《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感觉,心头像被一股无名火烤着,闷闷地不痛快。等处理好伤口后,顾闻泽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听到动静的乔婳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低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只能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在顾宅那顿饭让乔婳放下了警惕,所以吃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她忽视了一点,虽然保姆刻意把菜做得清淡,但还是免不了油腻。等乔婳感觉到胃里的翻山倒海时,已......

主角:乔婳姜南   更新:2024-06-14 21: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婳姜南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作品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一里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一里刀”创作的《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感觉,心头像被一股无名火烤着,闷闷地不痛快。等处理好伤口后,顾闻泽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听到动静的乔婳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低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只能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在顾宅那顿饭让乔婳放下了警惕,所以吃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她忽视了一点,虽然保姆刻意把菜做得清淡,但还是免不了油腻。等乔婳感觉到胃里的翻山倒海时,已......

《热门作品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精彩片段


期间顾闻泽抬起头,发现乔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她握着筷子认真吃饭,似乎真的毫不在意他受伤。

他想起两人结婚第一年,有次他出车祸不小心伤到了头,乔婳在病房里忙上忙下,又是替他换药,又是一晚上守在床边寸步不离。

可是现在他受伤了,乔婳居然无动于衷。

连顾闻泽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头像被一股无名火烤着,闷闷地不痛快。

等处理好伤口后,顾闻泽来到餐桌前坐下吃饭,听到动静的乔婳抬起头,淡淡看了他一眼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只能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

在顾宅那顿饭让乔婳放下了警惕,所以吃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她忽视了一点,虽然保姆刻意把菜做得清淡,但还是免不了油腻。

等乔婳感觉到胃里的翻山倒海时,已经来不及了,直冲喉咙的干呕感让她忍不住吐了出来。

顾闻泽听到动静,抬眼看向乔婳,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你怎么回事?”

乔婳没吃多少东西,吐出来的都是酸水,她故作镇定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没事。”

顾闻泽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又捕捉不到那一丝异样。

他声音覆上了几分低沉,“乔婳,你不会在瞒着我什么吧?”

乔婳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不动声色避开了那几道油腻的菜,“我能瞒着你什么,就是胃不舒服而已。”

顾闻泽想起上次乔婳去医院检查身体,就说是胃不舒服,一股说不上的烦躁涌上心头。

“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治疗。”顾闻泽沉沉地说:“家里又不是没钱给你治病。”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才打破了盘旋在两人之间凝重的气息

乔婳瞥见屏幕上闪烁的来电显示,微微挑了挑眉。

顾闻泽扫了一眼屏幕,拿手机的动作忽然顿了顿。

【接啊,你的白月光都给你打电话了,怎么还不接?】

【难道因为我在场,所以顾闻泽不好意思?】

【不可能吧,他又不是这种要脸的人。】

乔婳忍不住出声,“姜小姐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顾闻泽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的迟疑是怎么回事,以前姜南一打电话过来,他都是第一时间接起。

顾闻泽迅速调整好心情,按下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姜南娇柔的声音,“闻泽,你今晚要过来吗?”

顾闻泽自动放缓了声音,“怎么了,腿还是不舒服?”

“嗯,有点。”姜南迟疑了下,“你那边怎么那么安静,你现在在哪里?”

顾闻泽沉默片刻,“我在家。”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好半天,姜南才紧着嗓子开口,多了几分柔弱娇怜,“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乔婳陡然提高声量:“没什么不方便的,顾总马上就过去。”

顾闻泽掀起眼皮看向她,不知道是不是乔婳的错觉,那一眼里好像带着僭越的不悦。

“乔小姐也在?”姜南这么问,话里却没有半分意外,小心翼翼地说:“那她会不会介意?”

都特意点到她的名了,乔婳怎么能不回答,一只手抵在唇边,大声说:“你放心,我一点也不介意。”

说完她看了顾闻泽一眼,催促说:“没听见人家说的,还不快去?”

乔婳态度大方又坦然,一点也不像伪装出来的样子。

明明她这么善解人意,顾闻泽应该满意才对,可是心口像被一把小锤子砸了下,谈不上舒畅。


【切,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被谭睿雨甩了吧?】

【早跟你说她是冲你的钱来的,你还不相信,不听美女言,吃亏在眼前。】

顾俊星难堪地低下了头。

乔婳说的没错,他被谭睿雨甩了。

昨天晚上谭睿雨突然跟他提出分手,顾俊星一开始还以为对方不想拖累他,结果谭睿雨把当初的真相都摊牌了。

直到这时顾俊星才知道,原来谭睿雨以前的温柔善良都是伪装的,都是为了他顾家二少爷的身份才会接近他。

见顾俊星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乔婳知道自己猜中了,不算太意外。

时间一点点过去,见顾俊星坐着没走的意思,乔婳忍不住说:“你不去找你哥?”

“我过去了,谁知道会不会打扰他们。”顾俊星嘀咕了一句。

说完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说容易让人误会,下意识看了乔婳一眼。

原以为会看见乔婳伤心的表情,然而她一脸无所谓,半点也不像介怀的样子。

顾俊星心里闪过一股异样的情绪,梗起脖子说:“再说了,这是我哥家,我不能在这里等他?”

乔婳耸了耸肩,“当然可以,不过我有点事,就先出去了,你在这里慢慢等吧。”

“诶,你等一下!”顾俊星见乔婳起身要走,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气不打一处来:“你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吗?”

乔婳差点被他拽了个踉跄,耐着性子说:“你算什么客人?再说了,你不是讨厌我吗?”

被乔婳这么直白的戳破,顾俊星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我让你留下来,跟我讨不讨厌你又没关系,这是待客之道,你懂不懂?”

见乔婳不当回事,顾俊星气急败坏地说:“你是不是要出去见野男人了,所以才要抛下我出去?”

乔婳:“?”

这人是不是有点毛病?

她出个门就是去见野男人?

顾闻泽都去姜南家了怎么没见他说一句出轨,双标也不是这么标的。

顾俊星呼吸微重,“总之我哥没回来之前,你不许走,不然我就跟我哥说你出轨了,你就等着他跟你离婚吧!”

“那你赶紧的,要是能让你哥跟我离婚,我还要谢谢你。”

乔婳试图挣脱回手,反而被顾俊星抓得更紧。

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两人的关系又没好到那地步,为什么非要自己留下来陪他。

乔婳的手被攥得生疼,无奈地说:“行行行,你先放开我,我的手快断了。”

顾俊星这才意识到两人的手还抓着,他悻悻放开,柔软滑腻的触感在指尖挥之不去,没什么气势地威胁道:“总之等我哥回来了,你再出去。”

乔婳撇了撇嘴。

难不成顾俊星是三岁小孩吗,还跟家长告状。

虽然顾俊星肯等,但是乔婳等不了,时间不等人,要是再拖下去,她今天就别想做引产手术了。

乔婳只好拿出手机,勉为其难给顾闻泽打电话。

她不知道的是,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姜南正好在顾闻泽的房间,看见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她走过去拿起手机,映着乔婳名字的来电显示在屏幕上不停闪烁。

姜南目光暗了暗,她看了眼浴室的方向,然后伸出手,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

恰逢浴室里的水声在这时停了。

顾闻泽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双手微湿,水珠顺着修长的手指往下滴,从头到脚透着一股矜贵。

姜南悄悄把手机放回原位,假装无事发生,走过去给顾闻泽递了张纸巾,“闻泽,家庭医生说让我去医院拍个片,你陪我去好吗?”


中午时分,顾闻泽开完最后一场会议回到办公室。

秘书跟在身后进来,把整理好的会议内容放在办公桌上,“顾总,这是刚才的会议总结。”

顾闻泽头也不抬,“她把午饭送过来了没有?”

秘书愣了下,意识到顾闻泽说的是乔婳,实话实说:“还没有。”

顾闻泽眉头微微拧起,他没再说什么,拿起文件开始办公。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闻泽看完了桌上所有文件,他捏了捏疲惫的眉心,抬头看向时钟,已经过了十二点。

他这才意识到,乔婳今天还没出现过。

顾闻泽按下内线电话,“乔婳还没送午饭过来?”

秘书迟疑地说:“顾总,前台没有传来乔小姐来送饭的消息。”

顾闻泽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以前这个时候乔婳早就把午餐送来了,今天居然迟迟没出现。

顾闻泽拿起手机,拨通了乔婳的电话。

“嘟——”

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被接通,那边的背景音有些嘈杂。

不等乔婳说话,顾闻泽沉声开口:“你怎么还没给我送午餐?”

乔婳一头雾水:“什么午餐?”

顾闻泽危险地眯起眼睛,“乔婳,你是在故意装傻?”

乔婳好半天才想起来,原主每天都会亲自下厨做午餐给顾闻泽送过去。

“哦,我今天没做。”乔婳说得轻描淡写,“反正你也不愿意吃的饭,以后你就自己买午餐吃吧。”

顾闻泽额角青筋直跳,他在这里等了乔婳大半天,结果她来一句没做饭?

“乔婳,你又在闹什么?”顾闻泽的声音愈发低沉,“还是说,你还在介意我昨天送姜南去医院看病的事情?”

乔婳不知道顾闻泽哪来这么多戏,“顾总,你想多了,我就是懒得做而已,反正你也不缺我一顿饭,对吧?”

不等顾闻泽说什么,乔婳说:“行了顾总,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顾闻泽泄愤般把手机扔向桌面,后背重重靠向椅背。

不吃就不吃,乔婳以为他很稀罕她一顿饭?

只是胸口闷闷的,好像堵了什么东西。

乔婳变得跟以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这时桌面上的闹钟响了,顾闻泽这才想起答应好陪姜南去医院复查。

他整理好心情,拿上外套离开了办公室。

*

乔婳这边,她收起手机,从自助挂号机里取了号,往妇产科走去。

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乔婳刚从电梯里走出来,迎面碰上了姜南。

姜南愣了一下,“乔婳?”

乔婳脚步顿了顿,心想真是倒霉,好巧不巧在这里碰上女主。

乔婳面上镇定地冲姜南点了点头,从她身旁经过就要离开。

姜南似乎没想到乔婳会这么平静,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乔婳回头看向她,“你有事?”

姜南盯着她的眼睛,忽然说:“昨晚是你不让闻泽来见我的吧?”

乔婳一脸莫名其妙,“你有病?”

姜南嘴角微微勾起,”难道不是吗?闻泽明明说来见我,结果没过多久又说撞车了,难道有这么巧的事情?”

乔婳从姜南手里抽回手,“到底是不是撞车,亲,建议你这边去询问你的闻泽哥哥比较快。”

姜南拦在乔婳面前不让她离开,表情也不装了,冷冷地说:“乔婳,别装了,自从我回国之后,你有危机感了吧?不然也不会三番五次打扰我跟闻泽单独相处。”

乔婳觉得挺好笑,“姜小姐,到底是我有危机感,还是你有危机感?”

“你要是那么自信,就不会三番两次使手段勾引顾闻泽。”

姜南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只不过几天没见,乔婳的嘴巴怎么变得那么厉害了?

明明以前是个一受刺激就动手的草包。

“那又怎么样?”姜南笑容里藏着一丝深深的轻蔑,“这证明闻泽心里有我,不然也不会我一个电话,他就扔下你来照顾我。”

这句话乔婳倒是认同。

毕竟顾闻泽喜欢的人一直是姜南,原主只是个意外而已。

乔婳拍了拍姜南的肩膀,“那就希望你赶紧跟他修成正果,然后长长久久,早日结婚生子。”

这话落在姜南耳朵里就是在挑衅,她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面对乔婳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乔婳可不想在这里继续跟姜南纠缠,看来引产手术是做不了了,她可不想暴露自己怀孕的事情。

然而她刚要走,身后的姜南瞥见不远处出现在电梯外的熟悉身影,她立刻跑到乔婳身边,抓起她的手用力一推自己。

下一秒,姜南重重摔倒在地上。

乔婳还没反应过来姜南来的是哪招,一个身影重重撞了下她的肩膀,顾闻泽跑到姜南身边把她扶了起来,话里带着焦躁的紧张,“姜南, 你没事吧?”

姜南脸色苍白,衬得眼角那抹红晕更加清晰,“我,我没事,乔小姐不是故意推我的,你千万不要怪她。”

顾闻泽刚想发作,就听见了乔婳的心声。

【原来她故意抓我的手推倒她,就是想赖到我身上啊。】

【不愧是小白莲,手段就像老母猪戴奶罩,一套又一套。】

【我猜顾闻泽肯定会质问我为什么要推姜南,再指责我是个恶毒的女人,说不定一气之下就会赶我出门。】

【实在太好了,我巴不得赶紧收拾东西走人,最好顾闻泽能像电视剧一样拿银行卡甩我脸上,然后来一句“我给你一天时间搬出去”。】

顾闻泽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触动。

是姜南抓着乔婳的手推了自己?

顾闻泽看向姜南,眼神里有几分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真的是乔婳推了你?”

姜南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以前顾闻泽都是义无反顾相信她的话,这还是第一次怀疑她。

姜南咬紧嘴唇,“刚刚有只手推了我一下,当时只有乔小姐离我最近........”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但是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顾闻泽沉默了几秒,“会不会是你误会了?”

乔婳有些意外地看了顾闻泽一眼。

【这狗男人今天转性了?居然帮我说话?】

听到他这么说,姜南指尖深深陷入了掌心,顾闻泽的反应怎么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姜南吃力地挤出一抹笑容,“也许是我看错了吧,乔小姐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就当是我不小心摔倒的,你们千万别因为我吵架。”

她这话说得委屈求全,任谁听了都忍不住心生怜悯。

果不其然,盘旋在顾闻泽心底微弱的怀疑顿时被打消了。

乔婳以前总是找姜南的麻烦,姜南一时间误会了也是正常的。

顾闻泽安慰道:“没事,这不怪你,谁让她之前总是无理取闹。”

【这样都能赖到我身上,你们没事吧?】

顾闻泽眉心跳了跳,他把姜南从地上扶了起来,转头看向乔婳,质问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顾闻泽额角青筋狂跳,他痛苦地捂着下面,咬牙切齿地说:“乔婳,你居然敢踢我!”

这女人简直大胆!

乔婳动完手就后悔了,不过不是担心顾闻泽,是担心影响剧情。

要是把顾闻泽踢坏了,害他跟姜南没办法HE怎么办?

那她不是永远都没办法离开了。

想到这里,乔婳有些懊恼,早知道就踢顾闻泽的脸好了。

即便毁容,好歹顾闻泽有钱去整容。

但她要是把顾闻泽传宗接代的功能给踢坏了,可没办法修复。

乔婳有几分心虚,“谁让你对我乱来的。”

顾闻泽恨不得掐死乔婳,“你是我妻子,做那种事是你的义务。”

乔婳撇了撇嘴,“婚内也得讲究个你情我愿,再说了,我们都分房了,你这是强奸。”

【而且你名义上的妻子很快就不是我了,到时候有你的姜南白月光给你发泄欲望,你想怎么做,一夜多少次都可以。】

【哎,好想快点离婚啊,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在一起?】

【就差一层窗户纸的事情,能不能快点捅破,你们要是不好意思,我不介意代劳的。】

顾闻泽脸色发青,“你再说一遍?”

乔婳没再跟他争执,催促道:“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小心晚了救不回来。”

老天保佑,顾闻泽可千万别变成太监。

不然她的下半辈子就完蛋了。

乔婳甚至想好要不要提前跑路算了。

顾闻泽掀起眼帘,眸底冷得渗人,强压着怒火说:“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说完他忍着剧烈的疼痛下床,努力想让自己看不出异样,然而歪歪扭扭的姿势还是泄露了此时的狼狈。

*

某私立医院的医生办公室里。

游潇年正在写病历,见到顾闻泽出现,他表情有些意外。

“稀客啊,你怎么会来这里?”

话音落下,游潇年注意到顾闻泽走路姿势有些奇怪,好奇道:“你这是怎么了?”

顾闻泽脸色难看得吓人,咬紧牙关说:“帮我检查一下那里。”

“什么那里........”

话还没说完,游潇年反应过来什么,瞪大了眼睛,“我靠,你怎么伤到那么重要的部位?”

顾闻泽连说话都有些吃力,“被人踹的。”

游潇年这下更惊讶,“谁这么大胆踹你这里?”

顾闻泽话里充满燥意,“少废话,快点扶我过去。”

游潇年走过去搀扶顾闻泽,见他连走都走不动,忍不住吐槽,“这下手也太狠了,指不定就断子绝孙了,谁跟你这么大仇这么大怨。”

见顾闻泽沉着脸不说话,游潇年一副发现秘密的表情,“该不会是你忍不住对姜南动手,所以才被........”

“闭嘴!”

眼见顾闻泽脸色阴沉得能挤出水,游潇年识趣地闭嘴,扶他躺到病床上,开始给他做检查。

几分钟后,游潇年说:“没事,就是点皮外伤,不会影响你下半辈子的性福的,你就放心吧。”

顾闻泽面色这才缓和了些,只是一想到乔婳下的狠手,心底那股火气又冒了起来。

游潇年一脸八卦,“喂,你还没跟我说呢,难道真的是姜南做的?”

顾闻泽跟姜南之间的事情游潇年也清楚,如果当年不是姜南出国,乔婳也没机会跟顾闻泽结婚。

顾闻泽斜睨了他一眼,“不关姜南的事,是乔婳做的。”

“乔婳?”

游潇年大跌眼镜,目光不由得落在顾闻泽腿间,“你是说她踢你那里?她疯了?”

不怪游潇年意外,毕竟乔婳喜欢顾闻泽的事情人尽皆知,当年甚至不惜下药,找狗仔曝光床照,都要嫁入顾家。

可见乔婳有多在意顾闻泽这个人。

“她好端端的踢你干什么?”游潇年很快有了个大胆的猜想,“难道是你要跟她做那种事,结果她不愿意,所以就踢了你?”

看着顾闻泽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游潇年就知道猜中了,意外道:“还真是这样?”

顾闻泽沉沉地嗯了一声。

游潇年无法理解,“不应该啊,她不是你的舔狗吗?你愿意跟她做这种事,她不是该主动摆好姿势让你上?”

顾闻泽脸上一片阴鸷,下颌线条绷得紧紧,没有说话。

不怪游潇年这么想,就连顾闻泽也觉得乔婳最近很奇怪。

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无论顾闻泽什么时候想要,乔婳都会满足他,甚至主动配合讨好他。

可是现在乔婳不仅躲着他,还对他碰自己那么大反应。

就算是欲擒故纵,这个反应也太过了。

“喂,你在想什么?”

游潇年伸手在顾闻泽面前晃了晃。

顾闻泽回过神,面色依旧沉重,“没事。”

他没打算说自己能听见乔婳心声的事,说不定会游潇年被当成神经病。

从医院回去已经是凌晨了,顾闻泽来到二楼,发现次卧的灯光居然关了。

顾闻泽不由得攥紧拳头。

乔婳差点害他断子绝孙,居然还有心情睡觉。

顾闻泽恨不得现在就把乔婳从房间里拖出来狠狠教训一顿。

然而腿间的痛意适时地浮现出来,顾闻泽这才打消念头,重重摔上了门。

乔婳丝毫没有“被害者”的自觉,她一觉睡到天亮,甚至连个噩梦都没做。

等她睡醒了,才忽然想起昨晚顾闻泽差点断子绝孙的事。

也不知道顾闻泽怎么样了。

也许是昨晚做了亏心事的原因,乔婳担心顾闻泽找她麻烦,特意赖在床上没起床。

直到平时顾闻泽出门的时间过了,她才换衣服下楼。

刚踏进餐厅,乔婳就看见那抹熟悉的高大身影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她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往后退,就在她蹑手蹑脚往楼梯走去时,身后响起顾闻泽低沉危险的嗓音。

“你想去哪里?”

乔婳停下脚步,她僵硬地转过身,佯装平静地说:“呃........我忽然想到有东西没拿。”

顾闻泽怎么会看不出这是借口,“乔婳,你在故意躲我?”

乔婳假装打了个哈欠,“哪能啊,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顾闻泽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她,仿佛在说“那你还不过来。”

乔婳只好硬着头皮调转方向,来到餐桌前坐下。

保姆端上早餐,乔婳说了声谢谢,她埋头吃饭,即便没抬头都能感觉到灼灼视线在身上停留。

顾闻泽冷冷道:“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乔婳轻咳一声,“你.......你那里没事吧?”

顾闻泽语气算不上好,“你说呢?”

【看来是没事了,要是有事,我怎么还可能好好的待在这里。】

【幸好顾闻泽没成太监,不然姜南知道了,不要顾闻泽怎么办?】

【那我不是要跟顾闻泽做一辈子的夫妻?】

【想想就可怕。】

顾闻泽猛地放下勺子,清脆的碰撞声把乔婳吓了一跳。

乔婳迷惘地抬眼看向顾闻泽,好像在说“你发什么疯”。

顾闻泽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异样,“你已经知道姜南要来我公司上班的事情了吧?”

乔婳含着勺子点头,“废话,我耳朵又没聋。”

她说话时吐出一小截殷红的舌尖,看得顾闻泽目光一黯,腿间又隐隐作疼。

顾闻泽强迫自己转开目光,冷着声音:“既然你知道,最好打消来我公司上班的念头,姜南读的是人力资源管理,你想跟她抢这个位置,只会自取其辱。”

乔婳猜到顾闻泽会这么说,给他打了一针定心针,“你放心吧,我也根本没打算去你公司上班。”

听乔婳这么说,明明应该感到轻松,可是看着乔婳毫不在意的样子,顾闻泽却莫名有些烦躁。

换成以前,乔婳早就跟他大吵大闹了。

顾闻泽连自己都没察觉到语气多了几分冰冷,“你心里有数就好,如果被我知道你又去找她麻烦,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小说《全家读心:炮灰媳妇逆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了顾家的帮助,顾俊星身上的钱只够租个两房一厅,比起之前豪华奢侈的别墅,宛如一个天一个地。

但顾俊星却十分满足。

等他找到工作了,一定能给谭睿雨更好的生活。

顾俊星搂着谭睿雨,自顾自地说:“虽然我现在没钱,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给你换个更大的房子。”

他却没有注意到,他说这话时谭睿雨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第二天早上,乔婳吃早餐的时候,发现今天顾闻泽的心情似乎不错。

昨天晚上她下楼倒水,看见主卧的门开着,顾闻泽没在里面。

能让他大晚上跑出去的理由,除了姜南没有别人。

再看顾闻泽轻松的样子,估计是姜南肯定是用了什么办法跟顾闻泽和好了。

果然是顾闻泽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就是有后天的优势。

光是这一点,原主就斗不过她。

这时乔婳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条短信弹出界面。

短信内容是她上次面试的其中一家公司发来的,通知她面试通过了。

乔婳感到有些意外。

她本来还以为自己没戏了。

见乔婳盯着手机,心情明显愉快起来,顾闻泽沉声说:“谁给你发信息?”

乔婳抬起头,撞进顾闻泽那双深邃的眸子。

她轻描淡写地说:“有家公司通知我今天去报到。”

顾闻泽眉头一蹙,“你面试成功了?”

乔婳鼻子里轻哼一声,“瞧不起谁,好歹我也是一本大学毕业的。”

顾闻泽忽然想起乔婳当初读的是国内的一流大学,如果不是一毕业就嫁给了他,也许现在已经在某个领域有所成就。

想到这里,顾闻泽透出浓浓的讥讽,“哪一家公司?”

乔婳摆弄了下手机,心不在焉地说:“你问这么详细干什么?反正又不是去你公司上班。”

顾闻泽愣了下,刚才他下意识随口而出,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这样像是在关心乔婳。

极力忽视心中一闪而过的奇怪感觉,顾闻泽语气冷了几分,“你以为我很想知道?”

他推开面前的餐盘,带着几分发泄的力道,起身出了门。

乔婳耸了耸肩,没把顾闻泽的话放心上。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如果她正式开始上班的话,就没办法去做引产手术了。

她一开始投简历的时候,以为很快就能把孩子打掉,再重新投入职场,谁知道那么倒霉,第一次在医院遇见姜南, 第二次在医院又遇见翁凤华。

但如果拒绝这家公司的聘用,乔婳知道,以她一毕业就空白了三年的简历,想找另外一间公司恐怕难上加难。

乔婳很快就在两者之间做好了决定,先去工作,至于引产手术,到时候周末双休的时候再找时间去医院。

吃完早餐后,乔婳打车去了新公司报到。

在人事那边签了合同以后,她被领着去了工位,乔婳面试的是总裁助理,位置就在总裁办公室的对面。

“乔小姐,这是你以后工作的位置。”

“谢谢。”

乔婳对领着她来的人道了声谢,正要坐下,忽然总裁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乔婳跟出来的严裕四目相对。

乔婳有些惊讶地看着严裕,“是你?”

严裕一袭深色西装,散发着成熟稳健的气质,“早上好。”

乔婳看了眼他身后的办公室,“你怎么从这里出来?”

严裕眼里含着笑意,“这是我的办公室........准确来说,这是我的公司。”


乔婳脑筋转得飞快,“我来拿检查报告。”

姜南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你昨天不是已经拿了检查报告,怎么今天又来?”

“医生说报告出了点问题,所以让我重新回来拿。”

她说得坦然自若,姜南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姜南眉心微蹙,“所以你没给我做午饭,就是来医院拿报告?”

乔婳毫不犹豫:“那当然,你吃饭能有我的报告重要吗?”

听到乔婳这么说,姜南心口像是堵了团棉花。

他的语气愈发低沉,“那你刚才在电话里怎么没告诉我?”

乔婳语气轻描淡写,“顾总一分钟收入上亿,我哪里敢打扰你。”

【你的心都在姜南那里,就算我跟你说了,你就会放在心上?】

【说不定还会以为我在故意引起你的注意。】

【我吃饱才没那么闲呢。】

姜南心里忽然像是扎了根刺似的,无法反驳。

乔婳说的没错,如果她在电话里真的跟他说要来医院拿报告,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乔婳目光落在姜南搀扶着姜南的手上,眸光闪了闪,“倒是顾总,你怎么来医院了?”

姜南沉默了下,没有说出姜南给她发信息的事情,“陪姜南来复查。”

乔婳不疑有她,哦了一声,“那你陪她复查吧,我先走了。”

两人都在这里,乔婳肯定做不了引产手术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乔婳迈步离开,姜南忽然攥住她的手腕,“你去哪?”

姜南看着姜南拉着乔婳的手,瞳孔微微一缩。

乔婳对这个问题莫名其妙,“当然是回家,还能去哪。”

姜南手指不由得收紧,语气冷硬,“下次别来这家医院检查,换一家。”

【说这么多不就是怕我伤害你的白月光?】

【我现在巴不得你们赶紧锁死,怎么会伤害她。】

【不过我也不想见到你们这两个晦气东西,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换医院。】

乔婳拍了拍姜南的肩,“放心吧,我下次一定离你们远远的。”

姜南深邃的瞳孔里藏着微不可查的探究。

换成以前他这样说,乔婳早就闹起来了。

今天她不仅没找麻烦,好像还很高兴。

难不成乔婳中邪了?

等乔婳离开之后,姜南松开扶着姜南的手,“你没事吧?”

姜南轻轻摇头,脸上写满了愧疚,“闻泽,又害你跟乔小姐吵架了,真是抱歉。”

“不关你的事。”姜南说:“她一向得理不饶人,你别跟她计较。”

姜南这才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放心吧,我不会的。”

陪姜南拿完药后,姜南送她回了公寓,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姜南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这两次姜南对乔婳的态度似乎不像以前那么恶劣。

明明以前姜南只要看见乔婳为难自己,都会对她发作的。

看来她该下点猛药了。

想到这里,姜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顾阿姨,是我。”姜南露出笑容,声音甜美,“我家附近开了家美容SPA,听说手艺很不错,我们一起去试试吗?”

*

姜南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客厅里漆黑一片,沙发前一道荧光隐隐透出来。

姜南看见乔婳坐在茶几前,背对着他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你在干什么?”

姜南忽然出声,把乔婳吓了一跳。

她回过头,没好气地说:”你是鬼啊,走路没有半点声音。”

姜南注意到笔记本上的招聘页面,眉头紧皱起来,“你要找工作?”

乔婳没否认,“嗯。”

自从原主跟姜南在一起后,就辞去了工作,专心待在家里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乔婳可不干这么辛苦的事。

他一个总裁难道还请不起保姆?

姜南眼神里的情绪慢慢变浓,“好好的怎么突然想找工作?”

乔婳:“反正在家闲着无聊,出去找点事做。”

【不出去工作,难不成每天在家里等你这个渣男临幸?】

【想让我当家庭主妇照顾你,没门。】

姜南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你是在怪我没时间陪你?”

乔婳一脸莫名其妙,“请问哪个字让你听出我在怪你?难道霸道总裁的思维都这么独特的吗?”

姜南没说话,脸色却是逐渐阴沉下去。

半晌,他说:“随便你。”

扔下这句话,姜南去了厨房,然而迎接他的不是热腾腾的美食,餐桌上什么都没有。

姜南眉心跳了跳,回头看向乔婳,“我的晚餐呢?”

乔婳头也不回地说:“我不是说过以后不给你做饭了吗?”

姜南根本没把下午乔婳那通电话里说的话当真。

自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敢让自己饿肚子。

姜南脸上透出森森冷意,“乔婳,你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跟我抗议?”

他不用猜也知道,乔婳肯定是因为自己跟姜南见面的事情所以在闹别扭。

乔婳一脸真诚,生怕姜南不相信,“我真没抗议,你们要是能在一起,我一定会从家门口放鞭炮到十里地外,庆祝你们修成正果。”

这句话落在姜南耳朵里就是在阴阳怪气,冷硬的下颌线似乎都在叫嚣着死寂般的冷怒。

他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掐死乔婳,在忍耐到达临界点前转身上楼。

然而进入房间后,姜南发现屋子好像变得有哪里不一样。

仔细一看,衣帽间里乔婳的物品都空了,就连昨晚被她扔在角落的行李箱也没了。

姜南掉头回到楼下,看着盘腿坐在沙发前,露出光滑小腿的乔婳,沉声说:“你房间里的东西呢?”

乔婳头也没抬,“哦,我搬到隔壁客房了。”

姜南周身的气息骤然冷下来,“谁允许你搬的?”

乔婳连商量都没跟他商量过,居然自作主张搬到其它房间。

乔婳:“你之前不是嫌我烦吗?我搬到别的房间,你正好可以落个清净。”

【这话说的,你还没经过我同意就送了你白月光一套几千万的房子呢。】

【再说了,你又不让我搬出去,我换个房间还不行?】

【而且谁知道你在外面有没有染上什么病,可别带回来传染给我。】

听着乔婳的心声,姜南心中那股无名的燥意越来越深。

乔婳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看—下内容。”

顾闻泽冷冷地盯着乔婳的脸,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面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原本以为乔婳昨天是随口—说,然而第二天,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难道乔婳真的打算跟自己离婚?

顾闻泽刻意忽略内心深处的那点失落,面色紧绷,“你这么急着跟我离婚,难道攀上了另—棵大树?”

他脑海中浮现出昨天顾俊星说的那句话,乔婳忽然这么反常,说不定是外面有了奸夫。

乔婳:“?”

这是什么脑回路?

她提出离婚就是外遇了?

“顾总,你没搞错吧?”乔婳毫不客气地反击:“明明是你跟姜南纠缠不清,我好心成全你们,怎么又成了我的不是?”

再说了,哪家大树能有顾闻泽这棵大树肥,恐怕把京城掘地三尺,都找不出—个像顾闻泽这么有权有势的。

顾闻泽眼底的深邃让人捉摸不透,“你果然是为了昨天姜南来我们家里,所以才闹这—出。”

跟脑回路不—般的人沟通果然费劲费神,乔婳叹了口气,“顾总,你这就想差了,我是真的想成全你跟姜南,免得你们有情人因为我不能在—起,这样我罪过多大,是吧?”

再说了,只有她跟顾闻泽离婚了,男女主才能名正言顺在—起。

说不定两人戳破窗户纸之后,她就能从这该死的文里离开了。

想到这里,乔婳眼里不小心泄露出—丝狡黠的光芒,正好落在了顾闻泽眼里。

他眼里全是骇人的戾气,餐桌下的拳头攥得咔咔作响。

乔婳就这么迫不及待跟他离婚?

顾闻泽忽然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乔婳还以为他终于要签字了,明亮的眸子泛起异样的光芒。

在乔婳期待的目光下,顾闻泽“嘶啦”—声,把离婚协议书撕成了两半。

“乔婳,我告诉你,只有我提出离婚的份,你想跟我离婚,想都别想。”

乔婳不知道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为什么这么介怀谁甩了谁,难不成未来的幸福比面子更重要吗?

她懒得跟顾闻泽争执这点小事,让步道:“行行行,那就当是你提出的离婚,行了吧?”

这句话却不知道怎么激怒了顾闻泽,语气异常冰冷,“在你眼里,结婚离婚是儿戏?”

当初逼迫他结婚的人是乔婳,现在提出离婚的人又是乔婳。

难道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

“我告诉你,什么时候离婚由我说了算,以后不准再提起这件事,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说完顾闻泽把碎片扔进垃圾桶里,大步上了楼,高大的背影仿佛笼罩着—层浓重的阴翳。

乔婳心疼地看着垃圾桶里的碎片,那可是她花了几十块打印的。

霸道总裁就能随意浪费钱吗?

接下来的几天,顾闻泽没有回家,乔婳见不到他的人,只好给他发信息。

“顾总,凡事好商量嘛,大不了我少拿点离婚费。”

“再说了,你早点跟我离婚,就能早点跟姜南在—起,你也不想她背上小三的骂名吧?”

“你要是考虑好了,就给我回信,我随时等候。”

然而发出去的信息都石沉大海,连点水花都没有。

“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头顶骤然响起性感磁性的嗓音,把乔婳吓了—跳,她猛地抬起头,就看见严裕站在自己面前。

“严总。”

乔婳立刻收起手机,站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