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女频言情 > 贺总宠妻名正言顺

贺总宠妻名正言顺

小雨微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孟初的妹妹身死,母亲卧病在床,她又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一夜之间,原本就扣着私生女头衔的她,更加流言加身,臭名昭著,人人避之不及。一夜暴富之后,孟初开启报仇虐渣模式。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一个叫贺戎的男人找上门来,自称是孩子的父亲。她没有任何迟疑,就接受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从此,贺戎在家带娃,她在外赚钱养家。

主角:孟初,贺戎   更新:2022-07-15 23: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初,贺戎的女频言情小说《贺总宠妻名正言顺》,由网络作家“小雨微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孟初的妹妹身死,母亲卧病在床,她又怀上了父不详的孩子。一夜之间,原本就扣着私生女头衔的她,更加流言加身,臭名昭著,人人避之不及。一夜暴富之后,孟初开启报仇虐渣模式。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一个叫贺戎的男人找上门来,自称是孩子的父亲。她没有任何迟疑,就接受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从此,贺戎在家带娃,她在外赚钱养家。

《贺总宠妻名正言顺》精彩片段

“恭喜您孟小姐,是个儿子,很可爱。”

护士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放到孟初眼前,先让她看一眼,再抱着婴儿去清洗。

才出生的孩子,皱巴巴的,皮肤泛红,身上还有没来得及擦的血丝。

孟初心想,明明丑得很,哪儿看得出可爱了?

刚生完孩子,孟初脸色惨白,全身脱力地倒下去,身上的病服被汗水湿透,虚弱地开口:“抱走吧。”

和她的面容不像,孩子长得这么丑,是随他爸。

看来那个男人真如孟伊宁所说,是她随便找来的街头混混,长得丑陋不堪,不忍直视,低贱得让人恶心的。

一想起那晚,孟初就心里恶心,连带着孩子她都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对待。

孟初脱力后意识逐渐模糊,昏睡前她想,她才大二,被一个肮脏混混玷辱,怀孕九月,她为什么还是生下了这个孩子?

最开始的几个月,她孕吐难受,孟初清楚的感受到宝宝在自己身体里成长,一天天长大,他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几次到了医院,都没舍得打掉。

而产房外的走廊上,一行身形高大,身穿黑色西装的几个男人悄然离开。

贺戎身材英挺颀长,一身黑色西装,明明是最简单的基础款,都穿出了高订的感觉,露出里面白色挺括的衬衫,添一丝禁欲矜贵。

不说话的时候,气质内敛疏离,那双眼黑幽冷冽。

纪白回头看了一眼产房,对上没什么表情的贺戎,小声恭喜,“恭喜贺先生,喜得贵子,孟小姐生了个小少爷。”

明明正在开会,听到他说孟小姐要生了,贺先生中断了会议快速赶来。

看来很重视这个孟小姐。

然而贺戎开口道:“让秘书办准备,半个小时我回去继续开会。”

嗓音带着成年男性的低沉性感,好听但是很冷,语气不怒自威。

听到这话,纪白有点懵。

在门外等到孩子出生,结果别说孟小姐了,就连小少爷都没看一眼,这就走了?

“那不看看孟小姐和……”孩子?纪白犹疑的开口。

贺戎脚步没有任何停顿,声音冷淡如初,“你想去看?”

这问得纪白头皮一麻,这又不是他的孩子和女人,他看什么看?

赶忙回道:“好的。”

纪白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边和秘书办那边沟通,不禁想起来之前听到的小道消息。

听说贺先生回国的第一天,被人设计,那夜的姑娘就是孟初小姐,没想到一夜喜得龙子,有了这个孩子,还是个儿子。

贺家如今的地位,说一句遮了禹城的半边天也不为过,更遑论他跟着的新老板贺戎。

从多年不见的私生子,一转眼还成了贺家继承人,没点手腕城府,想在吃人的贺家拿到继承权,根本不可能。

要说,孟小姐的肚皮也真够争气,老板刚上位,她就生了儿子,以后稳了。

翌日。

微薄的阳光透进来,洒在孟初的被角上,孟初缓缓地睁开眼,是被尿急逼醒的。

她苍白着脸,看了眼周围,没有人,她提前请的护工阿姨也不知道在哪儿。

她是剖腹产,小腹上还有刀口,一动就疼得她浑身发颤。

慢慢地挪下床,等孟初上完厕所回来,全身已经虚软无力,只得歇息的靠在人来人往的长廊上。

忽然,一道嘲讽的声音袭来。

“哟,这是谁呢?原来是圈内让人恶心透了的恶毒姐妹,啧,妹妹为了抢男人,丧心病狂设计杀人;姐姐勾搭野男人未婚生子,还逼我们家伊宁割腕自杀。来趟医院都能撞上恶心的姐姐,真够倒霉的!”

身后,方汀雨挽着孟伊宁,两人都容貌精致,孟伊宁一身香奈儿套装,妆容明媚张扬。

开口的是方汀雨,也是孟伊宁的狗腿子,此刻她趾高气昂,一脸轻蔑。

方汀雨上下打量着孟初,神色嫉妒。

不得不说孟家小三,生的一对女儿容貌优秀,孟初就算狼狈,此刻也清艳绝伦,皮肤白得发光,一双眼眸清冷冷的勾着人。

她那个妹妹孟夏,更是狐狸精转世,一张狐媚子脸,好看得惊艳。

可惜啊,两姐妹再怎么美都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当姐姐的孟初被孟伊宁算计未婚先孕。

至于妹妹,杀人不成,还直接死翘翘了。

孟初撑起身,寻声望去,没有理会方汀雨,目光冷然地直视孟伊宁,往她手腕一扫,冷笑讽道,“孟二小姐恢复得真好,手腕一点也看不出割腕自杀的痕迹。”


孟伊宁脸色瞬间变了,阴沉地盯着孟初,看着她的病服,想到什么又轻轻一笑。

“是的,养伤这段时间多亏廷南哥哥悉心照料,不然我也好不了这么快。”

随后孟伊宁从包里翻出两张请帖,不急不缓地递给孟初,“我和廷南哥哥要订婚了,这是请帖,你和妹妹一起来吧。”

提到妹妹,孟初心口如被针扎,密密麻麻的喘不过气,恨不能冲过去和孟伊宁同归于尽,眼睛通红的盯着孟伊宁。

方汀雨假惺惺地上前,挽着孟伊宁的胳膊,奚落地说,“伊宁,你忘记啦,半个月前,她妹妹孟夏死了,和外面的男人胡来,把自己玩没了。”

说完,方汀雨捂嘴阴阳怪气的笑。

孟伊宁挑眉看向脸色惨白的孟初,心情舒畅,也笑了起来。

笑声刺耳,孟初肩膀轻微发抖,一双毫无温度的眼睛,被恨和怒死死占据。

孟伊宁毫不收敛,故意将请帖丢在地上,笑意嫣然,“真可惜啊,孟夏不知检点先走了一步,死了就看不到我和廷南哥哥订婚的那一天,没关系,那就烧给她吧。”

孟初心被狠狠扎了一刀,忍着伤口崩掉的疼,几步冲上去,一把将孟伊宁压在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清冷的眸染上了极致的怒和恨。

孟初痛苦地质问道:“孟伊宁,夏夏也是你妹妹,你还是个人吗?你晚上不会做噩梦?梦到夏夏找你讨命么?”

看孟初动手,方汀雨立马冲过去掐住孟初的胳膊,用了很大的劲儿,但孟初仿佛没有感受到疼痛似的。

孟伊宁眼神恶毒,一把甩开虚弱的孟初,孟初泄气力气,一个不稳重重地跌在地上。

“贱人,还敢掐我!”

孟伊宁怒火中烧,揉着脖子咳了一声,转而冷笑,蹲下去,在孟初的耳边肆意冷嘲道,“妹妹?我孟伊宁只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而你和孟夏,只不过是小三生的贱种!你们姐妹和你的小三妈,都是浑身散发恶臭的烂人,也配跟我攀亲戚?”

顿了下,孟伊宁露出有些狰狞的神色,“你妹妹还想找我讨命?呵,死前斗不过我,死后她敢来吗!你不是觉得孟夏是我杀的么,我现在说,就是我杀的怎么样!你的野男人也是我找的,孟初,可是你有证据么,告诉你了你能怎么办呢?”

呵,她的贱人妈是个病秧子,妹妹孟夏也死了,她孟初一个未婚生子的烂人,前途尽毁,怎么和她堂堂孟家二小姐斗?

就算爸爸要认回她,到了孟家,是她的地盘,折磨孟初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孟初眼眸猛得一抬,目光如刀,眼角红得能滴血,声音嘶哑,“为什么?!”

孟伊宁觉得这个问题真搞笑,冷冷地敷衍,“因为你妈是贱人,你们姐妹也一样,都是勾人的烂货。”

“好,我记住了。”孟初点头,一字一句仿佛是说给自己的听的。

终有一天,她会搞垮孟家,让这些人失去一切,给妈妈和妹妹报仇!

孟伊宁冷哼一声站起来,眼里全是不屑。

记住了又能如何?

一条狗,再凶也不过是一个畜生。

孟伊宁撩了撩头发,声音忽然温柔娇气:“走吧汀雨,去拿体检报告,廷南哥哥还在等我们呢。”

“卫少对你真好。”方汀雨又回头看了眼地上的孟初,内心嗤笑,然后对孟伊宁道:“就你心善,孟夏勾引你未婚夫,孟初为了妹妹逼你割腕自杀,这样恶毒的人,你订婚请她们做什么?”

……

孟初摔在地上,过道上人来人往,眼神怪异地看着她。

孟初丝毫不在意,看着孟伊宁消失的方向,清冷的眸此刻已然猩红,也愈发的冷冽!

妹妹搭进去的一条命,自己被算计未婚生子,这些帐,她孟初发誓,不一笔一笔算清,她决不罢休!

“哎呀,孟小姐你怎么出来了,还摔在地上?”

护工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看到摔在地上的孟初吓了一跳,赶紧去扶她。

孟初这才意识腹痛,脸色惨白,伸手捂住剖腹的伤口,艰难地朝护工阿姨伸手。

等站起来后才咬牙开口,“阿姨,我伤口可能裂开了,帮我叫医生吧。”

“什么?裂开了!”


护工阿姨听了立马一慌,扶着孟初到了床上,赶紧按了呼叫铃,转身就去喊医生。

医生和护士很快赶来,拉起隔离帘子,遮住里面急救的情景。

护工阿姨叹气,才多大点孩子,早早生了孩子受苦不说,这孕妇生产连个家人都没有,从昨天生了孩子到现在一天了,一个来看孟小姐的都没。

孩子的爸爸也不见人。

唉,年纪轻轻的不自爱,和男人乱来,现在吃亏的是自己了吧。

急救处理完,医生一脸严肃的教训,“你刀口都还没好,乱动什么?这下伤口裂了受罪的也是你,你家人呢?让她们来照顾你。”

家人?

母亲病重下不了床,妹妹去世了,舅舅家早已没有来往,而孟家的人巴不得她死。

至于孩子的父亲?呵,孟初从来没有指望过,孟伊宁找来的男人是个什么好东西!

如今,她只是孤零零的一人。

越是面对这般处境,越不能软弱,只能坚强!

孟初抿压着唇角,虚弱地回答:“医生谢谢你,下次我会小心的。”

医生又转头吩咐护工阿姨注意事项,不能再轻易动弹了,否则伤口发生感染,更加麻烦,切口重新缝,也不好看。

虽然说会小心,但孟初动了气,伤口又裂开,下午就烧了起来,整个人昏沉沉的,什么东西都恍恍惚惚。

才生产完,不好用什么药,护工阿姨只能用冰敷的法子。

等到傍晚,孟初迷迷糊糊地吃了点东西,护工阿姨才离开。

JR大厦,灯火通明,车如流水。

JR坐拥整个禹城最繁华的地区,居高临下俯视全城,其他的楼宇在JR的衬托下犹如沧海一粟,十分渺小。

等会议开完,所有部门的主管离开,纪白收拾好文件放进包里,就听到boss清冷的声线吩咐。

“开车,去医院。”

男人随手拿起皮椅上的西装外套,长腿阔步往外走去。

纪白人都傻了,这怎么又去了呢?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病房都已经关了灯。

贺戎幽暗的眼眸瞥了一眼病房透明窗口,病房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推开门打开墙壁上的小壁灯。

贺戎长臂一伸,拉了一张椅子在病床边坐下,将外套随意地搭在身后的椅子上。

病床上孟初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刺了下眼睛,本来就不舒服,睡得模模糊糊,察觉到有人进来,孟初警惕地翻身。

床边坐了一个陌生男人,借着壁上的灯,孟初看清了他。

五官硬朗精致,直鼻深目,长得很有攻击性。

他气质偏冷,不容忽视的清冽矜贵,此刻这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身黑衣黑裤,袖子微微挽起,露出小麦色皮肤,手臂肌肉结实,充满了力量感。

只是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但可那份从容不迫的霸气,让孟初感到压迫。

长久没说话,孟初嗓子有些干,“你是谁?”

“九个月前,817包厢的人,是我。”贺戎一双分不清是深邃慵懒还是城府颇深的眼睛,一眼不眨地看着孟初,顿了两秒,嗓音不急不缓,道:“也是你孩子的父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