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园 > 科幻小说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 第1352章 山影书肆(3)
    周玖今年十岁,平时不太爱说话。

    不过很聪明,学校的老师都夸他。

    周友为对自己儿子应该很满意,说起来话都多了不少,也没刚才那么紧张。

    “你太太对他怎么样?”

    “很好啊……”

    周友为说,即便是这两个月来,他太太变得奇怪,但对儿子没有任何异常。

    灵琼走到梳妆台边,上面的东西很多是大牌护肤品,还有许多首饰,都是品牌的。

    但是在这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中,有一个老旧的木盒子,有点突兀。

    灵琼打开盒子,里面是空的。

    “这里面装的什么?”

    周友为想了下,没想出来是什么,为难道:“不……不知道啊,我没注意她这些东西。”

    灵琼把盒子关上,看向旁边的墙,那里挂了不少照片。

    “周先生去过不少地方……”

    “年轻的时候去的。”周友为道:“结婚后就没时间了,家庭重要嘛。”

    “怎么没有你太太的?”

    周友为尴尬解释:“我太太她不喜欢照相。”

    “那怎么结婚照都没有?”

    周友为像是被灵琼提醒到了似的,看一圈没看到婚纱照,“之前还挂这儿。我这两个月也没太注意,不知道是不是她取走了……”

    在周太太发生变化前,他在忙一个项目,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哪有时间关心这些。

    后来这两个月,周太太行为怪异,他每天提心吊胆地,也没有时间注意这些小细节。

    -

    灵琼和周友为聊了半个小时,从楼上下来,问周友为要了他太太的行程安排和照片。

    周友为在手机里翻了半天,才找到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看上去有些憔悴,拘谨地看着镜头,目光透着一种……麻木感。

    灵琼把照片存好,“等我见过你太太,我再告诉你该怎么做。”

    “不用我叫她回来吗?”

    “不用。”

    “那好吧。我实在是没办法,您一定要想办法帮帮我……”

    灵琼从周友为别墅出来,没走多远,就感觉有人跟着自己。

    她回头就看见了周玖。

    周玖下意识往花丛里藏,被灵琼给揪了出来。

    “小朋友,你跟着我做什么?”

    “坏女人!”周玖愤怒地盯着她。

    “坏女人?”灵琼挑眉:“我哪里坏?”

    “你勾引爸爸!”

    “噗……”灵琼按着周玖肩膀笑出声,“你觉得我能看上你爸爸?你看你爸爸配得上我吗?”

    “……”

    周玖虽然年纪还小,但也知道美丑之分。

    他爸爸的模样算不得多帅气,只能说是端正。

    和面前这个容貌精致的姐姐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周玖犹豫下:“那你为何来我家?”

    灵琼反问:“为什么来你家就是坏女人?”

    “……”

    灵琼想了下:“你爸爸带了别的女人回家?”

    周玖抿唇,还是不吭声。

    不过毕竟是个小孩儿,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周友为出轨啊……

    灵琼:“你有发现你妈妈不对劲吗?”

    “我妈妈现在很好。”周玖道:“我很喜欢。”

    灵琼:“你妈妈以前不好?”

    周玖没来得及回答,周友为就出现了,“小玖!小玖……你怎么跑出来了。”

    周玖见周友为来了,挣开灵琼,直接从旁边的小路跑了。

    周友为:“老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什么跑出来……”

    “没事。”灵琼起身,拍下裙摆沾上的灰尘:“快去追吧。”

    “哎……那我……”

    “等我消息。”

    周友为这才放心,赶紧追去周玖。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道尽头,灵琼一边往外走,一边翻出周太太的照片。

    啪——

    岔道上窜出一个人来,正好和灵琼撞上。

    手机从灵琼手里飞出去,掉在地上。

    撞她的人将手机捡起来,在还给她的时候,看着屏幕明显愣了下。

    屏幕上还是周太太的照片。

    “你……”灵琼捂着肩膀,抬眸就被那金灿灿的大字给闪到眼睛。

    崽!

    “对不起。”对方将手机塞她手里,快速跑了。

    “诶!”

    灵琼只看到那人头顶拉出一条金色光影,快速消失在树林拐角。

    “……”

    这算什么?

    昙花一现的崽?

    啊!!

    【亲亲,抽卡否?】

    灵琼瞬间心平气和:昙花的美好就在于它那一现。

    【……您开心就好。】反正最后哭着氪的还是你。

    -

    山影书肆。

    “老板,您回来了。”埋香正在做清洁,见她拎着大包小包回来,表情瞬间由晴转阴:“您又买的什么?”

    “没买什么。”

    “没买什么,您拎这么多袋子。”埋香咬牙。

    “……”

    灵琼拎着袋子迅速钻进里面。

    埋香跟着她进去:“您出去的时候,不是穿的这条裙子吧?您又买新的了?”

    “哈哈哈没有。”

    “……您睁眼说瞎话呢?”埋香无语,憋了一会儿,道:“老板,那件事后您是不是有什么心理创伤?”

    “我好得很。”

    “那您为什么一定要把钱都花了,咱们书肆每年的开支也不小呀!压力很大的!!”

    人员出行、书肆维护、生活费、以及其他维修费,都是不小的支出。

    特别是维修费……有时候把人家房子都快拆了,那得赔钱的呀!

    “这钱当然是花掉保险。”灵琼理直气壮。

    埋香:“……”

    这什么歪理!

    埋香越发觉得自家老板是有病,“要不,您去看看心理医生?”

    灵琼:“……”

    灵琼保证会努力工作,埋香这才打消给她预约心理医生的想法。

    “老板,周友为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周友为应该还有很多事都没说,我得见过他太太后才知道。”

    来求助他们的不一定是好人。

    埋香明白这个道理。

    “那您什么时候去见她?”

    “明天吧。”

    埋香点下头,又翻出一张信笺:“浣山那边有咱们书肆出逃异物的踪迹,您得抽空去看看。”

    灵琼委屈地接过信笺,“为什么你不能出书肆?”

    埋香翻个白眼:“您就别想这些偷懒的法子了。老板,加油哦。”

    灵琼:“……”

    没钱拿的活儿,有什么好加油的。

    ——万氪皆空——

    有月票的小可爱还是投一投吧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