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言情花园 > 女频言情 >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贺明川钱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贺明川钱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月缱绻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是知名作者“八月满”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贺明川钱橙展开。全文精彩片段:“我们是初创公司,没有设立期权池,”钱橙抱臂靠在椅背上,慢悠悠说道,“目前奖金来源主要有两部分,一个是项目分红,一个是年终奖。我们主做小程序游戏,所以没有成熟的制作人,对于人力预算,我们会提供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你们了解过现在市场上一个资深制作人的年包吗?”吴科义摇摇头,差点没笑出来。给他画饼,还嫩了点。“我们出得起。”钱橙似是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挑衅,笑着回道。“我去年的package有四百万,现在在接触的一家公司,给了百分之五十的涨幅。”钱橙低头舔了舔唇,眉头轻挑,看来不是什么大厂。“期权都到手了吗?...

主角:贺明川钱橙   更新:2024-04-15 16: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明川钱橙的女频言情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贺明川钱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月缱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是知名作者“八月满”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贺明川钱橙展开。全文精彩片段:“我们是初创公司,没有设立期权池,”钱橙抱臂靠在椅背上,慢悠悠说道,“目前奖金来源主要有两部分,一个是项目分红,一个是年终奖。我们主做小程序游戏,所以没有成熟的制作人,对于人力预算,我们会提供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你们了解过现在市场上一个资深制作人的年包吗?”吴科义摇摇头,差点没笑出来。给他画饼,还嫩了点。“我们出得起。”钱橙似是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挑衅,笑着回道。“我去年的package有四百万,现在在接触的一家公司,给了百分之五十的涨幅。”钱橙低头舔了舔唇,眉头轻挑,看来不是什么大厂。“期权都到手了吗?...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贺明川钱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等得有点久,贺明川有些烦躁,熄火下车,用力把车门带上,拉着行李箱往电梯厅走去。

坐了四个多小时的飞机,有些乏力,他进门放下行李箱,直奔浴室。

哗哗的水声和蒸腾的水汽中,嗅着醇厚的木制调,疲惫的精神有了些放松。

不知不觉,脑海子里开始重复播放出现钱橙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幕。

他觉得姜翊安不厚道。景悦华府和迈巴赫S级对他来说都不在话下,但钱橙却开着一辆这样一看就有些年头的MINI COOPER。

啧!这两人会玩。

他默默感叹了一句,关了顶喷,随手扯了条浴巾围在腰间,便走了出去。

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啤酒,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心口的燥意总算是被驱散了些。

叮——咚——

门铃响了。

他没多想,径直过去开了门。

门外的钱橙惊呆了。

眼前的男人刚洗过澡,光裸着上半身,露出线条清晰的胸肌和人鱼线。头发湿漉漉的,乖顺地贴在额头,不时有水滴滑落,顺着锁骨、胸膛,一路滑落到腰间,没入松松垮垮的浴巾。

她悄悄咽了下口水。

“什么事?”贺明川脑子比手快,这会再关门显得有些刻意,于是他镇定自若地开口。

“哥哥,”钱橙放柔了声音,换了个称呼,“衣服洗好了。”她把袋子递到面前。

“还有这个,我的赔礼,抱歉给你造成麻烦了!”钱橙表情诚恳无比。

这会她已经换上了短裤和T恤,踩着一双拖鞋,中规中矩。

他认出来她手里的盒子是早上从那个男人车里拿出来的。皱了皱眉头,刚准备开口拒绝。

女孩眼睛湿漉漉的,看向他的眼神饱含期待。

“谢谢。”

“哥哥,你的车子送去修了吗?”见对方准备关门,钱橙赶紧问道。

“已经去修了,账单出来我会来联系你。”

“好的,那我先回去了。”说完,钱橙慢吞吞地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往下走。

她刚才偷瞄了一眼,门口没有女士拖鞋,不知道是不是单身啊。

钱橙:你楼上住的谁?

姜翊安:程纪宁他表哥啊

钱橙:我说的是景悦华府!

姜翊安:不知道

他就交房的时候来看过一次,第二次就是带钱橙去物业登记住户和车辆信息了。小区里的住户,他是真没见过几个。

贺明川关上门,往书房走去。路过客厅时,他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盒子扔进了垃圾桶。他的教养不允许他当面拒绝别人礼貌的赔礼,但不代表,他会接受小金丝雀从别的男人那里拿来的东西。

他可不打算做两人play中的一环。

后面的日子,钱橙晚出早归,贺明川早出晚归,两个人的时间完美错开,再没什么机会碰面。

钱橙这阵子忙得飞起。

瞳画游戏推出的《谁是13点》跟之前的系列一样,属于h5小游戏,但不同的是可以人机对战,也可以邀请在线好友PK。

规则很简单,有点像连连看,只是上面的图案都换成了数字。只要两个数字相加之和等于13或者21,则两个数字被消除。最后剩下数字最少的人为赢家。

游戏看似无脑,但老幼皆宜,作为无聊时的消遣再适合不过,尤其是在通勤的路上。接下来一段时间,《13点》又小火了一把。

“橙子,这是上个季度的利润表。”十一回来第一天,会议室里,孟从理投屏了一张电子表格,“整体超出预期。”

“是,比我想象中好很多,”杜青阳点评道,“大家这段时间没白加班。”黄金周期间,为了保证线上运营的正常,大家都排班轮值,公司里就没空过。

“要不,过几天,大家找个远点的地方玩一下?”钱橙提议,“有什么特别急的项目吗?”

“没了,其他的急也没办法,得慢慢来。”杜青阳说得实在。

“行,我们要不去团建一下?”

“有预算吗?”孟从理问。

“看去哪里了。”公司一共这么几个人,花不了多少钱。

“实习生去吗?”

孟从理一问出来,被杜青阳白了一眼,“人家要上课。”

想到公司里的三个实习生,钱橙说道:“定下来去哪,青阳跟他们沟通下吧,他们不一定能去。”两个实习生在技术部,一个人在运营,都是杜青阳在带。

“那我可要提了啊,”孟从理兴奋地打开手机,“毛里求斯!这个季节正好,淡季,还免签!”他一直想去潜水,但最近太忙了,一直在找渠道,拉广告,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市场部,这活可不就只能他来干了。

“我可以!”刷着图片上的景色,钱橙蠢蠢欲动,她在国内玩过几次潜水,没去过毛里求斯。

“我不会潜水,你们定吧。”杜青阳弃权。

于是在黄金周后的第二周,瞳画的员工又喜提假期一周。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刚落地,便感受到了空气里海风的味道。接下来,愉快的度假时间开始了!

“贺总,今天收到了维修的账单。”昂托资本,Calvin等与会众人离开之后,向贺明川汇报道。

“把账单给我,我来联系。”

Calvin心里有些诧异。撞车事件之后,贺明川黑脸了一段时间,那会看样子是不想跟对方有牵扯的。

等办公室里只剩他自己,贺明川找出来钱橙的手机号,发送了好友验证的消息。

钱橙刚换了朋友圈置顶的照片,是她身着比基尼,戴着长长的脚蹼,在澄澈的海水里潜水的照片,旁边有几只巨大的抹香鲸游过,与她修长白皙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毛里求斯!贺明川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嗤笑了一声,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

姜翊安也在毛里求斯!

姜翊安这次去毛里求参加朋友的婚礼,因为宋明冉刚怀孕,担心不安全,故没有同行。

贺明川没有姜翊安的微信,但是他们有共同好友也在婚礼的现场,朋友圈里发了照片,不少大佬都在现场。

贺明川是港城人,跟京市圈子的联系没有那么密切,因此也没有特别关注,只是安排助理送上贺礼。

钱橙玩得不亦乐乎,看到好友申请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

“贺明川?”她皱着眉头使劲回想,能想到身边姓贺的,就是那天楼上的贺先生了。想到这里,她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钱橙:你好,债主大人

“橙子,快点!你的东星斑好了!”孟从理从远处扯着嗓子喊。

“来了来了!”钱橙胡乱擦了几下头发,把手机塞口袋里,往院子中间走去。

这次出来孟从理定的酒店是独栋带院子的,就在海边,这会大家已经换了身衣服出来烧烤。

“怎么样,杜总?”孟从理勾着杜青阳的肩。

“我尝到了金钱的味道。”杜青阳调侃着。东西是好东西,贵也是真贵。 孟从理和钱橙按照人头做了版预算,习惯了游戏制作大把烧钱的他,还是有点被吓到了。

“放松下,明年咱们任务艰巨啊!”孟从理叹道。

“得,别想这些。”钱橙听见了,过来踹了他一脚,“现在谈这些多晦气!”

一群人笑闹着,时间过得飞快。潜过水,摸过狮子,看过瀑布山崖,愉快的度假时间余额不足了。

贺明川把账单的照片发给钱橙,左等右等,没等到对方回复。

他点进去对方朋友圈,看着钱橙丰富的行程,大概乐不思蜀,没时间理他。

钱橙发了很多自己的照片,贺明川靠在椅背上,挨个点开。

看来朋友圈的背景图还是选的保守了。图片上,穿着比基尼带着脚蹼的她小小一个,在巨大的抹香鲸面前显得没有很突出。

朋友圈里的就大胆多了,水里的近照能清晰地看出她曼妙的身材曲线,比基尼在三角区斜斜往上,衬得腿又直又长,臀部和腿部的线条也也力量感十足。

还有几张在丛林里的,她编着甜美的麻花辫,穿着超短裤和运动背心,手臂和大腿的肌肉无不彰显着充沛的生命力。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喷薄欲出的青春气息。

年轻人真是有活力。

贺明川捏了捏鼻梁,重新打开电脑。一会还有线上的会议。至于钱橙……既然在玩就玩的开心点,他并不想做一个令人扫兴的债主。

钱橙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网约车不能进景悦华府,钱橙的两个行李箱是由物业专人送上来的。

“谢谢师傅。”到家门口,她礼貌道谢。

东西太多懒得收拾,她拿了睡衣直奔浴室。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她的芳邻。

“呀!”她倏的从床上坐起来,“是不是问我要钱了?”

打开手机,已经是上个周的消息了。

钱橙把图片点开,放大又缩小。还、还可以,她咽了下口水,四十八万。

钱橙:不好意思哦哥哥,我最近去旅游了,忘记回你了

钱橙:微信、支付宝还是银行卡,我转给你

贺明川把银行卡账号截图发过去。

钱橙:你还没睡吗?她把手机拿到眼前,确认了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贺明川:嗯

回完了信息,他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翻着电脑上的资料。

钱橙:明天周六,你上班吗?

贺明川:不上

钱橙:我想请你吃个饭,周末方便吗?就当我撞坏你车子的赔礼~

贺明川:不必了,已经给过了

滴滴——

银行发来短信,显示转账已完成。贺明川有点意外。他本想如果钱橙开口说自己没那么多钱,他自己多垫一些也没关系。

对方久久没再回复。贺明川揉揉眼睛,快两点了。

明天周末,他打算好好睡一觉,然后去超市采购一下。

贺明川从高中开始就在美国,多年留子生涯早就磨练出一身厨艺。北方的口味重,他吃不惯,平时休息的时间便自己下厨,权当放松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步行去楼下商场的进口超市买食材。

“哥哥,好巧!”不远处传来一道女声,听上去有些耳熟。

贺明川放下手里的牛排,看见前方的钱橙抱着两包薯片,眉眼弯弯地看过来。

“早。”贺明川绅士地后退,示意对方先走。

“你自己做吗?”钱橙走近,看见他购物车里的生肉和蔬菜,面露惊讶。

“嗯。”贺明川点点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我先过去了。”钱橙见对方不欲多说,打过招呼,从旁边过去,继续寻觅零食。

这么早店里总共没几个顾客,结账出来的时候两人又碰到了一起。

“我帮你拿吧。”贺明川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知道钱橙都买了些什么,手里拎着两个满满当当的大袋子。

两人顺路,他总不好坐视不理。

“谢谢哥哥。”钱橙把手里的零食递过去,另一袋是卫生巾,自己抱在怀里。

“哥哥你起这么早吗?”她看了眼表,现在还不到九点。

“你不也很早?”贺明川反问。

钱橙语塞。

她不是起得早,她是压根没睡。昨天洗完澡开始打游戏,后来看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开始剪辑拼接发微博,等都搞完了也快八点了,天都亮了。

贺明川惜字如金,全程几乎都是钱橙在说。

“哥哥,你平时工作很忙吗?”

“你回来很晚吗?我都没见过你!”

“你是港城人吗?口音南方得好明显!”

“哥哥,你一个人住吗?”

“有女朋友吗?”

起初贺明川只觉得钱橙聒噪,后面他终于有些忍无可忍。

“钱小姐,个人隐私不方便告知!”

“哦,那你做什么工作?”钱橙了然,这个勉强不算隐私了吧。

“投资。”贺明川开始头疼。

终于到了十九楼,他松了口气。

耳边顿时清静了。但莫名的,他突然觉得电梯里安静得有点过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陌生。

钱橙回去吃了点薯片填肚子,拉上窗帘,躺床上睡回笼觉去了。

房间里黑的像夜晚。她心满意足地躺平,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看上去十分安详。

身体说它困了,但是脑子却认为它还能动。

躺了半个多小时,钱橙睁大眼睛,认命地爬起来去客厅收拾带回来的行李。

越躺越清醒。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眼下挂着两个大大的眼袋,乱糟糟的头发还有几根呆毛,一脸憔悴。

箱子里装了不少在毛里求斯买的伴手礼,朗姆酒、手工编织的小包和渡渡鸟的木雕。

傻鸟。

当时觉得好看,顺手就买了,这会越看越觉得呆。

宋明冉不喜欢这种,拿回家送老母亲又有点多此一举。

“嘿嘿!”脑子里转过一个想法,钱橙猥琐一笑,冲去卫生间快速洗漱了一下,拢了拢头发,换下了睡衣,踩着拖鞋直奔安全通道。

贺明川在煎牛排,煎到一半突然听到门铃响。

“哥哥,送你的,谢谢你帮我拿东西。”门外,钱橙笑得乖巧,语气真诚。

对方手里拿的东西看上去不算贵重,贺明川略一迟疑,伸手接过来,“谢谢。”

大门敞开着,牛排的香味顺着缝隙钻了出来,混合着清新的蔬菜香。

勾人心魄的小妖精!

“你在做饭吗?”钱橙眼神往里瞟了瞟,咽了下口水,“好香。”

“还没吃饭?”贺明川皱眉。

“没有……”她嗅着空气里的焦香味,有些挪不开腿。

昨天晚上回来已是深夜,今天的早午饭吃了些薯片凑合。但是,这哪能跟牛排比呢!

“进来吧。”贺明川看着小邻居垂涎欲滴的样子,鬼使神差地侧身让她进来。

“我去翻个面,你先坐。”扔下这句话,贺明川转身去料理他的牛排了。这会肉有些焦了,这也是钱橙闻到的“焦香”由来。

“哥哥,有没有室内拖鞋?”钱橙关上门,站在玄关没动。

“没有,直接进。”

“喜欢吃几分熟?”贺明川问。

“全熟。”

楼下的布局跟楼上差不多,也是开放式厨房。钱橙坐在餐桌上,刚好看到他忙碌的背影。

高大的男人穿着藏蓝色的围裙,一点也不违和。

“哥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吗?”坐了一会儿,她有些良心不安。

“不用,水在冰箱里,要喝自己拿。”贺明川头也不回地说道。

钱橙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下午一点了。

人家不会觉得她是来蹭饭的吧!

钱橙有点心虚。她下来的时候没看时间,周末也没有午饭的概念,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来了。

好在没有空手。

她现在想给这个傻鸟磕一个。

“好了。”

贺明川把牛排端上来。他买回来刚放冰箱一会,还没有冻住,这会再多一份倒也顺手。

“酱汁只调了这一种,尝尝看。”眼前递过来一副刀叉。

“谢谢哥哥。”

钱橙早已饥肠辘辘,这会手上动作飞快。

“去了毛里求斯?”贺明川明知故问。

“嗯,跟朋友去的,玩了一周,那里好有趣,我还摸到了狮子,看了海底瀑布!”钱橙讲得绘声绘色。

“哥哥,你去过那里吗?”

“嗯,跟朋友去过。”

“你去跳伞了吗?”

“跳过。”

“我这次没敢,”钱橙嘟了嘟嘴巴,语气满满的遗憾,“回来我就后悔了。”

“下次可以再去。”

“哥哥,你工作很忙吗?”

“挺忙的。”

“我还不习惯。”钱橙托着腮,叹了口气,“我不能996。”

“这才哪到哪。”贺明川见她一脸惆怅,好笑地摇摇头。

“刚毕业?”

“嗯,我六月才毕业。”

贺明川垂眸,她素颜显小,看上去确实年纪不大。

“哥哥,你自己在京市吗?”

“嗯。”

“那你会不会不习惯?”

“我在美国上学,那边也会下雪。”

“我本来本科毕业也想去美国读硕士的,”钱橙舔了舔嘴唇,“可是我不会做饭。”

“自己做会方便一些。”贺明川的母亲当年想让家里的佣人过去照顾他生活起居,被他拒绝了。于是一些硬技能就这样练出来了。

“你是硕士毕业?”贺明川挑眉。

钱橙点头。

“你多大?”

“快二十四了。”

那就是二十三,怪不得精力充沛。

“平时工作不忙?”贺明川有些好奇,她看上去懒懒散散的样子,确实不像996的社畜。

“忙,但是我不加班,”钱橙挑了挑盘子里的芦笋,“我跟同学一起创业,做h5小游戏。”

这让贺明川有些意外。

“不喜欢吃?”他目光落在被扎成筛子的芦笋上。

“啊?”

“不喜欢吃芦笋?”他又重复了一遍。

“有点。”钱橙有些不好意思。她不喜欢吃莴苣笋类这种绿色柱状的蔬菜。据她母亲顾知韵女士说,可能是钱橙小时候,她图省事,把莴苣烫熟了凉拌给她吃,吃一次拉一次,导致钱橙对这类似的东西有了阴影。

“知道了。”

贺明川看钱橙放下刀叉,于是起身收拾餐具。

“放这里就行,一会用洗碗机洗。”他指了指水池旁边的台子。

钱橙依言放过去。

都是贺明川在忙, 没有钱橙的用武之地。她等对方收得差不多了,准备告辞离去。

她正要离开,听见后面的男人开口:“喜欢吃山竹吗?”

“喜欢。”钱橙答得顺口。

“这箱你带回去。”他指了指门口的一个箱子,“朋友给我寄的,我很少吃。”

他的塑料发小,宋元竺在泰国度假,给他寄了几箱水果,早上刚到。他几乎不吃山竹,便原样放在门口。

“谢谢哥哥。”钱橙眉开眼笑。

山竹不便宜,她也不会挑,买起来都是凭运气靠手感。

贺明川弯腰拎起来,有些重。

“我送你下去吧,”他好心解释,“太重了。”

钱橙的好心情在回家拆箱之后达到了顶峰。

箱子里的果实外表光滑,还带着翠绿的叶子,无一不在疯狂炫耀着它的新鲜。

钱橙开了几个。果肉瓣瓣晶莹剔透,饱满嫩滑,清甜多汁。

圆满!

她剥出来一颗完美的果肉,托在掌心,拍照,发圈。

楼上,贺明川挂了电话,微信上提示有人提到他。

他点进去,见钱橙朋友圈里的照片,目光在纤细的手指上皴巡。山竹外壳的汁水在指尖染上了一点紫红色,显得格外诱人。

看来她是真的喜欢。
她美又飒,大佬把持不住沦陷了全章节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